天赐神人,他是畸恋症候群的救主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3814 字,阅读大约需要 10 分钟

 

马上进入2024,这是全民肾上腺素飙升的大选年份。

 

华人节日聚会因政治岐见而爆发口水之争,不在少数。美国家庭聚会也有此尴尬,这是近几年日趋严重的社会炎症。

 

政坛更是如此,过去麦凯恩和希拉里同为国会参议员,虽各为其党,却惺惺相惜。如今跨党派的私谊已成绝响。

 

这种汉贼不两立的态势,我在青少年时期曾经见过,那时是大规模的派性对立和冲突。

 

驴象党争恶化,可溯源到1994年共和党议长金里奇,他将斗争意识植入这个百年老党,国会山最流行的话语就是“说不”。1999年,金里奇因丑闻缠身而辞职。

 

但即使是那个时候,两党对立还未到撕裂的地步。根据1994年的调查数据, 共和党人对民主党人抱有反感的只有21%,民主党这边更低,只有17%对共和党人反感。

 

到了2022年,皮尤中心的调查显示,对民主党人反感的共和党人已占62%。民主党人这边数据也不好看,有54%对共和党人反感。

 

2024大选年亦是拱火之年,不知皮尤中心调查数据难看到什么地步。我写过感恩节餐桌口舌之争的花絮,到了2024感恩节,几十年的老友记还能不能坐到一张餐桌,殊难预料。

 

寻找我们的共同点

 

于是想到,不同人群的价值理念不尽相同,难免和别家想法磕磕碰碰,但都不宜上升为政治攻击和人格讨伐。

 

不幸的是,现在蓝红两边都有超过一半人认为对方冥顽不灵、不道德、不诚实。这已经把岐见人格化,只要彼此都抱定这种判断,已不可能坐到一张餐桌上。

    

有时只要对政治激情作冷处理,回到真正的普世价值基础,就会发现,第一夫人吉儿·拜登(Jill Tracy Biden)可能比总统拜登更具有人文精神。她是这么说的:我们美国人身上的共同点比我们的分歧多得多。

 

是的,美国人陷入时政争论、价值分歧、文化战争之时,常常忘记了这一点。美国不是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国家,不是由主体民族构成的国家,而是由各色人种在一个共同理念下团结起来的国家

 

我就常为一些自己很难接受的言行上火。譬如川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在选举中失败、拒绝认输、拒绝权力和平移交的在任总统,我对他的反感难免延及依然迷恋他的川粉。

 

但我觉得自己还好,不至于过分,还能区分拥川的普通支持者与MAGA铁血斗士。后者是要闹革命的主,要砸烂旧世界,建立一个红彤彤的理想国。

 

在MAGA“重新伟大”的那个虚幻国度盛满白人民族主义(班农的钢铁信仰)、基督教国家主义(新议长约翰逊的精神图腾)、孤立主义、厌女反同反犹反黑反穆反移民……这一锅麻辣烫的大杂烩。

 

比如近日在爱荷华川普造势大会上,一个福音派牧师向公众演讲:“这次选举是一场属灵争战的一部分。有恶魔的力量在起作用。但审判即将来临。当川普成为第47任总统时,所有在这个国家宣扬邪恶的人都会受到报应。”        

 

牧师的祷告内容。有评论称,“这在我看来不太符合基督教。”来源:X截图。
    

然而,他心目中的神赐之人,偏偏是最不符合教会道德规范的典型,不必列举他的污秽的私生活、说谎成瘾、从不去教堂,说不出圣经任何一句箴言,单说川普对福音派的轻蔑,就会让那个神棍牧师背过去气去。据川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在他的自传《不忠》(Disloyal)中披露,2016大选期间,川普和一批福音派宗教知名人士在川普大厦开过一次会议,他们为川普祈祷。事后川普对科恩说:“你会相信那些废话吗?你认为人们会相信那些废话吗?”   

 

福音派要将宗教信条变成国家政治及社会生活的至高戒律,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川普身上,至于他道德上够不够格,那不重要。  

     

我觉得这些神棍和匿名者Q谣棍是一路,诸如“撒旦魔鬼”、“食婴者”、“恋童癖”……他们是真信,脑子里的幻象千奇百怪,有的认为川普仍在执政,拜登的白宫是虚假蜃楼;有的认为拜登已死了,是奥巴马在操纵着一群木偶。    

 

福音派牧师为川普祷告。

 

他们宛似生活在一个平行世界。老实说,我很难勉强自己去尊重他们,同情倒有一点。    

 

但我更悲哀的是拥有辉煌历史和光荣记忆的共和党,居然被邪教般的MAGA势力挟持,已面目全非。     

   

我是老布什执政期间来到美国的,我得到过教会和自由主义者团体的帮助,我过了很久才开始学习辨识美国的政治光谱。无论如何,我对共和党始终存有一份感情。

    

我对一位共和党人朋友表示自己的无限惋惜,朋友很豁达,他说2024大选后会好转的。他认定2024川普必输。共和党会从MAGA高烧谵妄中魂兮归来。

  

正所谓向死而生,这不但对共和党有好处,对国家也善莫大焉。所以我并不乐见川普在2024大选前被判罪成入狱,让他再结结实实输一次,MAGA们才会开始精神治愈疗程,或许很艰难,有的走火入魔者会死不回头。但川普政治生涯已永远终结,甘为川普殉葬者不会太多。    

 

何况,共和党MAGA粉无非三成许,更多共和党人是守法公民,他们秉持保守价值,但善良正直,川普主义对他们也是一场梦魇,只要翻篇,林肯时代的党魂就回来了。    

 

让共和党重新伟大  

 

这位共和党人朋友与我同龄,经历却大相径庭。他少年时已从香港来美,远比我熟悉美国政治,尤其是美国的司法制度,他写过几本书,最近又有关于美国司法史的大部头即将面世。

    

我是在和他交流之中,以及在生活之中,认识到何谓真正的共和党人。

 

老布什2016年投票给希拉里,小布什2020没透露投票给谁,只知没投给川普。所有在世的共和党前总统副总统都拒绝川普主义。 

 

两位布什总统在2016年均表示,他们不会背书川普。

 

川普政府的44 名内阁成员中只有四人公开示支持他连任,剩下的一些人表示,将积极阻止他的提名。

 

前共和党众议员亚当·金辛格在众议院第二次弹劾川普时投赞成票,他接受CBS访谈时说,如果2024还是拜登VS川普,他会投票给拜登, “我甚至不会犹豫。我同意拜登所做的一切吗?不,当然不。他是民主党人。我会说,我是老派共和党人。但我相信他是个好人,我相信他尊重宪法。我相信他不会像川普那样违宪。”  

 

金辛格还表示,他仍以共和党人为荣, “每一个民主国家都需要自由派或进步派以及保守派运动,因为那种牵制和推动,确保一个国家以正确的速度前进 ——并不总是完美。我将继续为共和党而战,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投票给共和党。”    

 

川普任内的前国防部长马蒂斯说:“川普低智,像个五年级学生”;麦克马斯特将军说:“他是个蠢蛋,幼稚园的白痴”;埃斯佩尔上校说:“川普不负责任”;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说:“疯子”;黑廷将军说:“白痴”。   

 

川普政府前任白宫办公厅主任、海军陆战队出身的凯利将军说:“川普疯了,一个精神错乱的白痴。”他投书向传媒证实,川普称美国军人为“混蛋”和“失败者”,拒绝祭奠阵亡将士公墓,他不肯和负伤截肢的退伍军人在一起出席仪式,因为“这对我来说,看起来很不好。”

 

凯利将军还证实,川普在任上要求司法部和国税局武器化,用来打击政敌。凯利将他的话都记录下来了。而现在川普却在指控现届政府把司法部“武器化”。

 

共和党籍前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说,白宫律师早就告诉川普,他做的那些事,将使得自己余生都陷入刑事诉讼的纠缠,所以川普现在的困境是他自找的。克里斯蒂还说,川普招募明知违法仍要卖身的律师和公务员,“他们将成为下届川普政府的成员,一群疯狂的阿谀奉承者,他们至法律和宪法于不顾,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毫无疑问,到那时像班农、马特·盖茨、泰勒·格林、雷克等死忠而又极端的人将加官进爵,纷纷入阁。    

 

另一位共和党籍前新泽西州长克里丝汀·惠特曼说:“我不认为现在还有共和党,簇拥在川普周围是一个邪教党。”        

 

前共和党籍国会议长保罗·瑞安说:“川普不是保守派。他是一个独裁自恋者。”    

 

前国会共和党议员乔·沃尔什说:“川普最大的遗产是对真理的破坏,在川普这样的病态骗子领导的政党里出现乔治·桑托斯这样的病态骗子,一点也不奇怪。”

    

共和党名宿罗姆尼最近在访谈中说:“我想我们都同意,他(川普)的行为表明,他是一个会尽可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司法系统、立法机构和整个国家的人。”他抨击川普谋求“独裁统治”,“对这个国家来说是危险的”。罗姆尼还表示,自己既不支持川普再次竞选总统,也不支持拜登连任。他认为拜登“太老了”,而川普“太疯狂了”。

 

他们才是真正的共和党人,保守而正派。“让美国重新伟大”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在川普话术中,美国正在沉沦和毁灭,他要拯救和使之重新伟大。事实却是,美国一直在砥砺前行,我们期望她更加伟大,而不是“重新伟大”。需要重新伟大的是共和党。

 

现在共和党竞选总统的候选人中,海利是这种濒临失传的共和党精神传承者。我不会赞同海利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远离巴黎气候协定、退出联合国人权组织的退群主张,但她不是美国制度的颠覆者。我不会投票给她,但她如当上总统,不会是美国民主宪政的末日。

 

最后回到吉儿·拜登那句话:美国人身上的共同点要比分歧多得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