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离暴力最远,但离残忍并不远

181126 tijuana mexico border cs 220p

我就是从这片文化土壤移居到另一邦国的,和我来自同一地方的移民都有类似的残忍记忆,也定义了他们对生命价值的理解。我自然不能免俗,经过35年来现代文明浪潮的冲刷,才慢慢淘洗了若干旧观念,学会尊重生命。

哥伦比亚大学、学术自由和摇摇欲坠的象牙塔

AP988508276516 1714035465

现在的政治局面极度复杂,大学既希望保护合法的抗议,也面临着反对偏见和仇恨言论的压力。但大规模逮捕和平抗议者和审查演讲者的政治观点,从长远来看只会破坏学术自由。这是一个高风险的时刻。政客们鄙视学术自由。管理人员也没有为它辩护。但它让我们的大学变得伟大——当它消失时,我们会怀念它。

醒世恒言:更喜欢不被捉住的人

240206 donald trump al 1025 2608b0

有的川粉朋友则认为拿“下三路”说事很无聊,谁没有这种事或者想做这种事!我说,这案子不是关于桃色秽闻,不是关于金钱掩口。这些与刑事罪无涉。此案要害是把封口费做假账,划入公司法律费用,还拿这笔钱抵税。此外就是涉嫌捕杀封锁不利于自己的信息,触犯选举法

​[述评] 亲巴勒斯坦抗议活动席卷美国高校,大量逮捕是否只会导致局势升级?

下载

一些大学校长很难在捍卫第一修正案和令所有学生感到安全方面保持平衡。但越是艰难时刻,对话、表达、抗议的自由越是弥足珍贵。民主和自由从来就不是零或一的东西,而是一种多与少的存在,是由许许多多本文所谈的两个细节这样的东西构筑起来的。这样的细节越多,民主和自由就越有保障。

谁让我们死,他也别想活

1713015916990 n theweekend DBlock1 130424 1920x1080 gvalu4

围绕堕胎问题,以前撒的谎,已经被摆在人们面前最坏的事实曝光,这将是让妇女和中间选民今年的总统大选和地方选举擦亮眼睛改变态度的重要因素:你既然不要我好好活,我也不会把我的一票成全你

移民问题在美国为什么会如此有争议?

640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坚妮 全文共 4161 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题图:2021年12月,一批海地移民从南美洲经由亚利桑那州尤马的边境到达美国,在这里,边境墙存在巨大的缺口。来源:Getty   美国边境的乱象,成为今年总统大选的焦点。油管和各种社交媒体不断推送现场实录非法移民涌入南部边境的情况。像我这种对如今社交媒体存疑之人(因为新闻报道因此变质,成为政客和大众因掌握媒体而自信心大爆棚的谣言平台),也难免会受到对非法移民“入侵”的焦虑的影响。非法移民究竟对美国有什么危害,为什么川普花几亿建墙和拜登的综合救治方案都无法有效阻挡跨境者?   我四十年前在纽约留学时到中文报纸打工,非法移民问题就是我们追踪报道的题目之一,非法移民和非法打工被抓到,便会被递解出境。中餐馆和衣厂里面不乏非法移民和非法打工之人。我拿学生签证,打工也属非法,不知道报社用什么办法支付我的工资,跟在餐馆洗碗工一样的水平,还心甘情愿被血汗报馆老板剥削。作家哈金跟我聊天时听到这里,说他当年想去中文报馆打工人家都不收,因为他不会广东话。这之前,我在中餐馆打工,厨房的洗碗和打杂甚至大厨不是非法移民就是本地美国高中生。   那时我特羡慕那些移民的朋友,他们可以到政府开办的学校免费读英文和职业培训,可以免费读大学和研究院,而我却要拿最低工资干有身份的人不肯干的工作。等我拿到学位有了工作和身份,大公司里面的移民都是合法有身份之人,有学问的干与知识匹配的工作,没有学位的做下层的杂工。多年转战美国工、商、传媒到政府各界,基本如此。   非法移民躲在哪里工作?在厨房仓库地下工厂见不得人的地方,在那些农业州,哪怕是九十年代的加州,夏天冒着百度高温在田里劳作的一半都是他们。在偏僻城镇加工厂的流水线上,他们甘心情愿地拿着最低工资劳作。我们小镇上路边站着等候承包商来找临时工的,多半也是他们。替我的花园剪草,给我装修地下室搬家运重物的清洁房屋的,几乎都是他们。后来连麦当劳和中餐馆里面的本地高中生都被有色人种取代,还多半是西班牙语裔,他们拿着极低的工资,干着高质量的工作,通过漫长的与家人分离和申请,最后获得合法身份。那些被他们“抢”了饭碗的装修工承包商我也不是没有雇用过,就是欺负你不懂抬高价格,质量还不行。为什么?因为在吃苦耐劳上比不过人家,不需要学习新技术与时俱进也可以过日子。而那些没有身份退路的,只好用更勤奋更低工资来竞争拼搏。这跟当年建立太平洋铁路时爱尔兰德国移民的劳工排斥华工的情景何其相似?所以我对非法移民抢了美国人饭碗之说,嗤之以鼻。          在这里,我不是把非法移民合理化,而是强调,美国非法与合法移民的同时存在无论在过去和现在,都是事实。   移民推动美国进步   回顾美国的发展,移民是推动美国进步的巨大经济力量,也是美国政治文化左右摇摆的晴雨表。   20世纪初的头15年,美国每年接受100万移民,主要是从东欧和俄国,因为早期的西欧国家移民潮减退,劳工市场需要劳动力。到1924年,劳工市场饱和,国会便颁布国籍源地法,之后更设定每年只给5万移民名额,并且主要给英、法、德和爱尔兰人,限制天主教徒、犹太人和亚洲移民。如此维系到1960年代,推动平权的肯尼迪总统想要改变如此明目张胆的歧视,居然毫无办法,直到他被刺身亡,他的弟弟司法部长才借国人对肯尼迪的怀念,推动国会通过了对所有国家移民一视同仁和帮助亲人团聚的移民法。可立法者没有预料到,亲人团聚打开了给亚洲人移民的大门,因为亚洲人最讲究亲情,一连二二连三就把半个村子的“亲人”都带契过来。这自然也引起了传统白人社会的不满。       不过美国政府算过一笔账,政府投放给一个新移民的早期安居成本,是可以通过他们的儿女成几倍甚至十几倍收回,因为通常移民子女比美国出生多代人子女要勤奋进取。今天财富500强里面50%的人是移民子女一代或者二代,36%的专利发明来自他们,一半是亚洲移民,而且他们中80%都会有自己创业的可能。   美国人还做过一个跟阿根廷的对比调查,认为阿根廷政府在贝隆上台之前,跟美国一样走的是通过吸收移民发展经济的路线,也是南美洲唯一可以跟美国匹配的国家。但是贝隆搞民粹主义后停止了移民,一元化的阿根廷最终变成今天的烂泥潭,跟贝隆启动的封闭政策不无关系。   美国共和党在1980到90年代都不是一个反移民的政党。1986年在纽约自由神岛上庆祝自由神像落地100周年的仪式上,里根总统到场致词,称赞这些移民“他们为了让儿女丰衣足食和受到教育,自己终身劳累,在工厂、船坞、铁路和工地上劳作,他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教师、伐木工人、裁缝、记者……” 我本人当时就在纽约华人报馆当记者,庆祝活动之前,纽约市政府要将当年关押过移民的爱丽丝岛建成博物馆,请华文记者上岛帮助他们解读关押过华人的“监仓”墙上的中文诗句,我还写过报道。   当时并没有被政客煽动的排挤移民运动,发生过最有代表性的“Vincen陈果仁” 案件,是一位华裔二代被失去工作的底特律蓝领白人当作日本人在酒吧打死,理由是日企引发了美国企业的失业潮。这更说明从19世纪的排华和种族歧视到现在,谁更具有移民资格,本身就是一个政治问题,也被无知人士拿来做种族歧视和个人泄愤的借口。         研究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国家人口下降,直接影响经济发展和国计民生,如今许多亚洲和欧洲国家都面临出生人口下降引起的下一代供养不足的问题。   美国一直是靠移民增加劳动力的国家。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对靠移民填补出生人口不足作出过四种估计,按目前美国总人口3.3亿计算,如果美国维持过去十年的移民人数,今后两代人(2060和2100年)都可以维持人口不变,一旦降低移民或者杜绝移民,美国只靠自身人口增长,36年后则会下降到3亿,出现人口倒退和老年化的劳动力不足的情况。如果大大超过目前的移民数量,36年后美国人口将达到4亿。因此,有理性的联邦政府决策者,是依靠专家和经济数字决定接受美国移民的人数,调节经济发展。吸引的移民既需要有知识的高科技人士,也需要普通劳工。        为什么移民问题被如此极化?   那么既然美国需要移民,无论是合法进入还是非法,而且从来就有将非法移变为合法的程序和安排,为什么今天非法移民问题成为一个总统选举的焦点呢?     首先是全球化经济和科技发展,让落后国家想逃脱贫困战乱的人能找到比以往更方便的手段越境。另外是战乱和气候变化等原因给更多地区人民带来无法安定生存的困境。过去这些人无工具和手段出走,如今有了出走的可能,自然涌向发达国家,一下子增加了非法涌入的人数。   美国并不是唯一受影响的国家。欧洲大陆早已经有大量非法移民和难民涌入,德国最先顺势而为,吸纳移民解决人口增长不足,使得其经济大大收益,当然也免不了让过惯平静生活、习惯了单一化人口的德国人一时难以接受。普通老百姓在乎的是家门口的干净清静,不会去担心自己几十年后退休拿不到养老金的原因。   美国有着绵长的边境线,根本不可能完全用建墙来阻挡这些难民。而且从边境传来的视频照片也可以看到,高墙可以翻越和打穿,铁丝网可以剪破和用厚布覆盖通过,行之有效的办法,是要截源和筛选可以合法留下的人。   截源需要外交手段和工商业界配合,以前美国工商业把中南美洲当作掠夺资源的法外之地,只顾赢利,对当地的文明司法建设不做回报投入。如今在墨西哥和中美洲的外包工厂开始改变以往模式,通过投资当地建设来共同富裕,用就业消除美国和邻国的贫富差距,让边境南边的人留在南边安居乐业,是个可以截源的办法。这就需要政府配合,通过贸易协议互惠互利,闭关主义完全不能解决非法移民问题,只会加剧。联邦政府不仅需要拨款加强边境的巡逻和加速处理越境非法移民,还需要给边境州拨款,给予安置补助。   […]

述评:质疑主流媒体没问题,转向做塔克·卡尔森的听众才是问题

gettyimages 1988744879 658c0f59fcaa14339df7782e3b9441af9ca95e97 s1600 c85

对卡尔森和普京,这的确是一个双赢的采访。那么谁是输家呢?当真相被扭曲,谣言泛滥时,受到伤害、付出代价的永远是社会,是公平、正义和民主,哪怕没有直接伤害到一些个人和机构。是时候重新审视政府对媒体的管理,恢复、加强类似《公平原则》这样的规范,营造一个健康的媒体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