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校长国会听证后受抨击,是捍卫言论自由还是双标?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莫莱斯

全文共 5692 字,阅读大约需要 11 分钟

 

最近,由于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以及宾州大学校内出现了支持巴勒斯坦、反以色列的游行示威,校内的一些口号,包括“从河到海,巴勒斯坦终将自由”、“只有一个解决方案:起义革命”以及“起义全球化”,被一些人认为是煽动反犹甚至呼吁种族灭绝。这三所大学的校长前往国会在听证会听证。

 

在长达五个小时的国会听证会上,立法者们就反犹太主义这一话题向三所大学的校长们发问。结果,她们无法就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是否违反学校行为政策做出直接表态。

 

 

批评马上接踵而来。宾大校长尽管公开道歉,但仍在几天内辞职。哈佛大学校长也已对她的证词道歉,但截至目前,学校管理委员会宣布支持她继续留任。

 

在听证会上,纽约州共和党众议员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向校长们的提问似乎引起了最广泛的关注。斯特凡尼克希望校长们直接回答特定的语言是否构成违规,而校长们纷纷表示,特定语言要放到特定的上下文背景中考量,这凸显了校园环境中言论自由的尺度问题。

 

陷入两难的校长们

 

斯特凡尼克询问了 “起义”(intifada)的定义,“起义”是阿拉伯语,意为 “起义 “或 “抵抗”。斯特凡尼克把呼吁起义等同于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

 

在听证会上,斯特凡尼克问宾大校长利兹·马吉尔:“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是否违反宾大的校规或行为准则?是还是不是?”  

 

马吉尔多次拒绝回答 “是”或 “否”。她强调,宾大的政策考虑的是 “言论是否变成了行为”,如果变成了行为,就会被视为骚扰。斯特凡尼克继续要求一个明确的答案。

 

马吉尔回答说,如果言论是 “有针对性的、严重的、普遍的,那就是骚扰”,学生是否会受到惩罚则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决定”。

 

这一回答成为批评马吉尔的一个热点。

 

听证会第二天,马吉尔在校方发布的视频声明中说,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将被视为骚扰或恐吓。

 

尽管如此,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校友和捐赠者还是向董事会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要求马吉尔辞职,这场运动可以追溯到秋季早些时候,当时宾大允许在校园内举办巴勒斯坦文学节,尽管有指控称一些演讲者在其他言论中表现出反犹主义。

 

上周末,在捐款人越来越大的压力下,马吉尔和校董会主席斯科特·博克(Scott Bok)辞职。

 

哈佛大学的克劳迪娜·盖伊也被斯特凡尼克问及类似的言论是否会违反哈佛的政策。她给出了与马吉尔类似的回答,强调任何纪律处分决定都会考虑背景以及言论是否转化为行为。

 

“反犹太言论一旦演变成行为,就会构成欺凌、骚扰和恐吓。这是可诉行为,我们会采取行动,”盖伊说。

    

“所以答案是肯定的。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违反了《哈佛行为准则》。对吗?”斯特凡尼克问道。

 

盖伊重申,这取决于具体情况。

 

斯特凡尼克回答说:“这并不取决于上下文。答案是肯定的,这就是你应该辞职的原因。”

 

听证会结束一天后,盖伊在校方发布到X平台(前身是推特)上的一份声明中谴责了针对犹太学生的暴力呼吁。在接受《哈佛深红报》采访时,盖伊进一步表示,她“卷入”了一场关于政策和程序的交流。

 

她说:“在那一刻,我应该冷静下来,回到我的指导理念上来,那就是,对我们犹太社区的暴力呼吁,对我们犹太学生的威胁,在哈佛没有立足之地。”

 

盖伊面临着与马吉尔类似的批评,知名捐赠者和校友要求她辞职。但数百名教职员工团结起来支持她,要求董事会让她继续担任领导职务,并表示哈佛的管理不应该受到政治压力的影响。

 

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莎莉·科恩布鲁斯在被问及同样的问题时,她回答说,针对个人的言论,而不是公开声明,将被视为违反欺凌和骚扰政策。

 

斯特凡尼克接着问道:“是还是不是?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不构成欺凌和骚扰?”

 

科恩布鲁斯回答说,她没有 “在我们的校园里听到过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

 

三位校长都表现得很糟糕,表现出道德上的迟钝和冷酷且墨守成规,许多犹太人对这段病毒式传播的视频感到痛苦和愤怒。       

  

什么时候言论自由受到保护,什么时候不受保护

 

自从哈以冲突爆发,美国校园的抗议活动风起云涌,有关大学师生言论尺度是否逾矩的讨论也一直在进行。

              

10月12日,学生们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示威支持巴勒斯坦人。图片来源:路透社

 

如果一名学生走出哈佛校园,走上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街道,为犹太人遭到种族灭绝辩护,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将禁止以仇恨言论起诉她。

 

如果同一名学生回到哈佛校园继续咆哮,根据学校的行为准则,该学生可能会被校园警察噤声,并被停学或开除。

 

这个虚构的案例表明,大学校长所主张的“上下文”确实很重要,哪怕人们发出的是最卑鄙、最恶劣的言论,也仍然需要考虑法律和背景,包括学生身在公立还是私立学校。

 

首先,我们来谈谈法律。第一修正案承诺,政府不会禁止或限制言论自由,其中包括被认为是冒犯或仇恨的言论。

 

例如,在2011年斯奈德诉菲尔普斯案(Snyder v. Phelps)中,美国最高法院以压倒性多数裁定,支持威斯特布路浸信会(Westboro Baptist Church)在军事葬礼上摆出写有“上帝讨厌f–s”和“为死去的士兵感谢上帝”的标语。

 

1977年,联邦法院保护了纳粹分子的言论自由权,他们此前没有获得在伊利诺伊州一个小镇游行的许可,那里住着许多前大屠杀幸存者。

 

所以说,如果有学生在校外高喊“巴勒斯坦将获得自由”时,这种言论自由获得宪法保护。  

 

但是,也不是所有形式的言论都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政府不能惩罚言论,但政府可以惩罚与该言论有关的犯罪行为。根据个人权利和言论基金会(FIRE)的宪法倡导者的说法,如果言论是一种威胁,煽动迫在眉睫的违法行为,威胁严重的身体伤害,或导致立即破坏和平,它可以被认为是不受保护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报告说,它也没有阻止对恐吓或骚扰他人的言论的惩罚。

 

如果有学生直接对某位犹太或巴勒斯坦裔同学发出了直接的威胁,或者像今年10月纽约曼哈顿库珀联盟学院的犹太学生遭遇的那样,被亲巴勒斯坦抗议者堵在了图书馆里,这种言论和行为就涉嫌构成了歧视、骚扰甚至个人伤害。法律评论员David Lat举了一个非常简单易懂的例子:“如果我反复向一个犹太学生发送反犹太邮件和短信,这比我建立一个面向全世界的反犹太网站更有可能构成骚扰。”     

  

私立大学又有不同

 

这里说的是第一修正案的边界。而具体到大学的性质,其政策也有所不同。

 

作为政府的延伸,公立大学在法律上受第一修正案的约束,在允许什么、不允许什么进入校园以及不歧视法律方面的余地较小。

 

但是,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是私立大学。与公立学校不同,它们不受第一修正案的约束,因此它们拥有巨大的自由,能够制定自己的言论政策,对学生做出承诺,鼓励自由交流思想和观点,因此从一定意义来说,私校的言论自由尺度可以更大,师生可以做出更具冒犯性的评论。但是,尽管它们不受法律约束来保护言论自由,但作为接受联邦资金的教育机构,它们必须保护学生免受歧视性骚扰,包括(在某些情况下)学生之间的同侪骚扰,比如民权法案第六条,该条款禁止基于共同祖先的歧视。

 

所以在听证会上,议员追问的其实是这个问题:你们的学生喊出的三个口号,是不是违反了贵校的行为规范?现在,是不是有必要厘清行为规范?

 

三位校长因此都表示,由于学生没有针对某个单个学生或群体发出威胁、实施骚扰,光看议员问题中列出的这三个口号,无从判断动机和伤害,因此也无法评判是否违反了校规:虽然这种说法完全缺乏了对犹太裔师生的同情,但这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虽然“从河到海”这个口号的潜台词是将以色列从世界版图上抹去,带有种族灭绝的意味,但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很多学生并不知道它指的是哪条河哪个海,更不清楚它的含义,而且在了解了基本事实上表示不再支持该口号。但校长们的回答显然让谁都不满意,许多知名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一起谴责她们的证词,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指出校园言论规范过于虚伪,“选择性执法”。   

          

选择性执法?

 

在听证会结束后,哈佛大学法学教授劳伦斯·特赖布(Laurence Tribe)在社交媒体上说,“我不是斯特凡尼克的粉丝,但我支持她。克劳迪娜·盖伊的犹豫、公式化和奇怪的闪烁其辞的回答深深困扰着我和我的许多同事、学生和朋友。”

 

作为背景,特赖布教授是川普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斯特凡尼克则是川普最坚定的捍卫者之一。而现在,特赖布居然调转过来,你应该能看到,某种罕见的政治奇点已经实现。

 

批评人士指出,大学领导人表现出了他们的虚伪。他们容忍了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呼吁,而多年来,大学一直在惩罚那些被视为冒犯其他少数群体的言论,这些言论远没有那么令人反感

 

例如,2021年,麻省理工学院撤回了一位批评平权法案的地球物理学家的演讲邀请。

 

2017年,哈佛大学取消了10名发布色情表情包的学生的录取通知,其中一些是针对少数群体的。2022年,作为强制性反偏见培训的一部分,哈佛大学警告其本科生,异性恋、肥胖羞辱和使用错误代词是虐待行为。

 

也不仅仅是常春藤名校,根据第一修正案法律专家的说法,无论是居于政治光谱中的哪一侧,都有演讲者被剥夺了在大学支持的活动中发言的平台,或者教授因为发表言论而受到大学工作的威胁。

 

个人权利和言论基金会今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在过去20年里,因大学教授的言论而受到惩罚的案例急剧增加,从2000年的4起增加到2022年的至少145起。

 

近年来,学生们也认为,在校园言论自由是否受到保护方面发生了变化。2022年Knight-Ipsos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自2016年以来,认为言论自由权利非常安全的学生比例从73%下降到47%。  

 

 

与此同时,大学生们对于异议的容忍度似乎也极低。2023年的一项全美调查显示:

  • 46%的学生支持用声音压过与他们意见相左的演讲者。

  • 51%的学生认为一些话题应该禁止在校园里讨论。

  • 45%的学生认为,针对仇恨言论采取肢体暴力是合理的。

 

也就是说,当大学对师生的行为采取了前后不一的惩处标准时,学生的态度也是相互矛盾的:自己不愿意容忍异议,但同时又认为校园对于言论自由的保护不够。

    

三位校长在国会作证的余波未了。一些人认为,国会开听证会声讨大学的做法,为政治干预学校的学术行为开了很坏的头。

 

但许多人也认为,这场正在进行的辩论为大学提供了一个机会,以解决在如何在校园内应用言论自由方面的不一致。

 

甚至于,它对我们每个人也是一种启发。最近关于言论自由的争论是否能促进我们更加热情地捍卫言论自由?如果你对哈以局势有强烈的看法,就像你最近几周可能一直在社交媒体分享的那样,请记住:其他人也有同样强烈的看法,你之所以有能力分享自己的观点,这是基于言论自由的文化,这种文化需要允许其他人也分享他们的观点。

 

我们应该强有力地捍卫我们最不同意甚至厌恶的言论。引用一句老话,“我有言论自由,但你没有,这根本就不是言论自由。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3/12/13/opinion/college-free-speech-antisemitism.html          
https://twitter.com/tribelaw/status/1732419593225044246          
https://www.wsj.com/articles/from-which-river-to-which-sea-anti-israel-protests-college-student-ignorance-a682463b          
https://theconversation.com/why-university-presidents-find-it-hard-to-punish-advocating-genocide-college-free-speech-codes-are-both-more-and-less-protective-than-the-first-amendment-219566          
https://buckleyinstitute.com/content/uploads/2023/09/NATL-Undergrad-9-19-23-Executive-Summary.pdf          
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aclu-defends-free-speech-furor-university-presidents-handling/story?id=105497367          
https://abcnews.go.com/US/free-speech-debate-intensifies-after-controversial-hearing-university/story?id=105583764          
https://time.com/6548491/university-hate-speech-history/              
https://www.nytimes.com/2023/12/10/opinion/antisemitism-university-presidents.html          
https://davidlat.substack.com/p/against-free-speech-hypocri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