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儿响叮当,送给川普与老朱的圣诞礼物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4531 字,阅读大约需要 9 分钟

 

题图:一名抗议者站在曼哈顿川普大厦外,要求州政府根据第14修正案取消前总统川普在2024年的投票资格。来源:Getty

 

圣诞节到了,圣诞老人和快递公司都忙个不停。这几日,连续有几份大礼物送到收件人手里。川普收到的是什么礼物?

 

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以4:3裁定川普不得出现在初选名单上,法理依据是1868年通过的第14宪法修正案第三条:凡是宣誓“支持” (support)宪法却参与叛乱者不得担任公职。

 

这个条款是为了阻止参加叛乱的南方官员在南北内战后东山再起,凡有叛国行为的公务员(officer)均不得再参加竞选。川普成了被该宪法条款制裁的第一个总统候选人。

 

科罗拉多州高院这个判决,已有铺天盖地的评议。我只简略说几句——  

 

首先,此案原告是六个选民,里面没有民主党人,都是共和党或独立选民。原告只要求川普在共和党初选名单上除名,如果成功,效果也等于2024大选川普在科州失去资格。

 

此案先由丹佛地区法院审理,法官莎拉·华莱士裁决,川普参与了叛乱,但宪法第14修正案第3条只针对参与叛乱的官员,没有列明总统包括在其中。川普名字可以留在初选选票上。

 

判决出炉,川普欢呼胜利,但仍对法官确认他参与叛乱提出上诉。那边六名原告也在民间团体“华盛顿责任与道德公民组织”(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 in Washington)协助下提出上诉。

 

科罗拉多州高院审理后,维持下级法院关于川普参与叛乱的裁定,但推翻了华莱士法官第14宪法修正案不适合于总统的意见。

 

川普一方原初提出的抗辩总统不是“公务员”,川普就职时的誓词是“恪守、维护、捍卫宪法”(preserve, protect and defend the Constitution),而不是第14修正案中的承诺“支持”宪法。

 

在有正常思维的人看来,这种逻辑怎能成立?但打宪法官司等同释宪,有时就是咬文嚼字,还是来看科州高院怎么判。

 

下级法院采纳总统不是公务员的辩词,被州高院推翻,裁定总统和所有政府官员都是服务于人民的公务员。

 

这难道不是基本常识吗?

 

科州高院另一判决,厘定总统就职的“恪守、维护、捍卫宪法”的誓词和第14修正案的“支持”宪法的定义并无区别。判词写道“总统宣誓就职的誓词用字遣词,意思跟宣誓支持宪法并无任何不同。”

 

这难道不是基本常识吗?

 

但是常识只属于凡人,法学专家咬文嚼字也有其道理。以前有过判例,“公务员”是指被任命的官员,而总统、副总统则是选举产生的。所以,科州判决颇具争议。

 

我的立场一而贯之,应该在2024大选再度堂堂正正击败川普,这对国家最好,对治愈人民之间的岐见嫌隙最好。  

 

再者,川普在蓝州科罗拉多州本来就没戏,这个判决的现实意义不大。把法律争端推向未知领域,或会对未来会有深远影响。

 

科州高院当然清楚这宗官司终须打上美国最高法院,所以这一裁决暂不执行,预留时间给川普上诉。

 

与此同时,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也在要求高院裁定,总统到底有没有刑事豁免权?川普一直宣称自己有总统特权的“丹书铁券”。史密斯要求高院快速审理,作出厘定。

 

有句成语叫“虎尾春冰”,来自《尚书·君牙》:“心之忧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这就是美国最高法院此刻所处的艰危局面。自小布什VS戈尔之后,高院又一次被卷入选举争端。

 

9大法官中有6个保守派3个自由派,由于此前一系列判决极具争议,导致高院形象跌落最低点,大法官里不止一人道德操守不端,正被千夫所指。现在全美国都在屏息等待着最高法院的判决。

 

川普此前两次用总统特权来要求撤销1.6暴乱的起诉,都被联邦地区法院楚坎(Tanya Chutkan)法官拒绝。最高法院很难找到理由否定楚坎的裁决。

 

更关键者,最高法院以前对尼克松总统有过判例,调查水门事件的特别检察官莱昂·杰瓦斯基(Leon Jewaski)提出动议,要求高院厘定可否起诉在位总统?总统能否用行政特权拒绝交出文件(白宫录音带)?

 

当时最高法院以8:0裁定,总统触犯刑事罪,不受行政特权保护。为何少了一票?是因为9大法官里有一人曾在尼克松政府任职,所以回避此案。

 

1974年7月24日高院颁布裁决,16天后尼克松就辞职灰溜溜离开白宫了。

 

现在史密斯检察官效法扳倒尼克松的莱昂·杰瓦斯基,要求高院表态。就算九大法官里保守派居多,川普提名的就占了三个,但他们能有不同版本的判决吗?

 

至于科罗拉多州的案子,美国最高法院甚有可能推翻。但无论怎样裁决,高院都会很挣扎。

 

只说一个花絮,YouGov的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人赞成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取消川普初选资格的裁决。54% 同意。35%的人不同意。分得再细一点,84%民主党人同意,48%独立人士也同意。  

 

有意思的是,支持者里有38%表示强烈支持,反对者里只有28%表示强烈反对。更有意思的是,共和党人里居然有24% 支持科州判决,有66%的人不同意。

 

此案很快就会在最高法院见分晓,不妨拭目以待。

 

老朱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这又说到朱利安尼,他收到的大礼真是一言难尽。

 

老朱没有料到,率先把他逼到绝境的不是1.6暴乱联邦刑事起诉;不是乔治亚州干预大选的州级刑事起诉;不是两家投票机公司天文数字的民事索赔;也不是他的私人助理邓菲的民事索赔,而是乔治亚州一对无拳无勇的非裔母女。

 

莎耶·莫斯是乔治亚州富尔顿郡社区小业主,属于最草根的平民。2020大选让富尔顿郡暴得大名,现在起诉川普团伙干预乔州选举的就是该郡检察官法尼·威利斯(Fani Willis)。

 

莎耶·莫斯在选举站工作时。来源:Getty

   

自2017年起,莎耶·莫斯就在富尔顿郡任登记和选举部门的全职员工,因疫情缺人手,加上大选日工作量吃重,2020大选时,她让母亲也登记做义工帮忙。莎耶之所以成为选举工作人员,只缘祖母从小就告诉她,投票权来之不易,一定要珍惜这神圣权利——此番教诲饱含少数族裔尤其是南方黑人往昔的无限苍凉。

 

然而,本届工作经历成了莫斯全家挥之不去的噩梦,母亲、祖母、莎耶未成年的孩子,都成为被人诅咒、霸凌、仇恨和精神追杀的对象

 

大选揭晓,拜登在传统红州乔治亚险胜0.24%。川普输在都市亚特兰大及其郊区,他在全美所有受教育程度较高的都市区都输,2016大选好歹还赢了一个凤凰城都市区,2020连这都输掉了。

 

川普团伙策划推翻大选“多州协同计划”,大选被窃的谎言如野火蔓延,乔州富尔顿郡首当其冲。有身份不明人士发布监控视频,展示莫斯母女把选票装入手提箱,是“实锤”作弊证据;还有莫斯母女在传递USB硬盘,是在篡改票数。

 

但代表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却不敢上法庭宣誓作证指控舞弊,只向乔治亚州参议院提交上述监控录像。他向媒体公布了这对母女的名字,扬言执法部门必须搜查她们的住宅。说选务人员在偷运非法选票。

 

乔治亚州共和党籍州长及州务卿都拒绝这种谎言。《今日美国》(USA Today)的事实核查证实,监控录像真相是选举站当日计票时间已结束,工作人员将未计算的缺席选票封存起来。

 

但川普依然坚称这对母女是“骗子”和“专业作弊者”,川普打给乔治亚州务卿那通长达一小时的著名电话,莫斯母女的名字被提了18次。川普以“起诉”威胁,亲口要求州务卿“找出”他所需要的选票。这通教唆作弊的电话被州务卿办公室录音向媒体公布了。

 

但莫斯一家的命运却从此坠落深渊,非但遭到铺天盖地网暴,莎耶·莫斯的社交媒体更收到大量诽谤和死亡威胁,诸如“你应该庆幸这是2020而非1920年(白人可对黑人动私刑的年代)”之类的种族主义恐吓。

 

母女二人的家均多次被恶徒闯入和破坏,甚至祖母的家也不能幸免,连莎耶小小年纪的儿子都受到恐吓。

 

最离谱的是,有两个人自称奉“高层人物”指示上门,以“被判入狱”的威胁来强迫莎耶承认参与舞弊。她报警后,来人在警察面前依然嚣张纠缠。如今这两个人都在乔州起诉名单上。  

 

莎耶·莫斯在国会众议院听证会作证,母亲当日在投票站递给她的根本不是什么U盘,不过是姜汁薄荷糖而已。她却被“选举舞弊”的大谎言追剿,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失去了名字,她不敢再给别人名片,不向别人自我介绍,不敢接电话,连订外卖都不敢说出名字。莎耶原来形象端丽,但由于不敢出门,她发胖了60磅。

 

极右华川粉有一点上和三K党高度雷同,他们见到黑面孔就极为鄙视。这和美国社会的主流认知完全不同,正因为这对非裔母女孤苦无助,她们受到最多的大众同情与支持。

 

大选三年后,恃强凌弱的朱利安尼和俯仰由人的平民母女角色逆转,老朱成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标本。这个诽谤案由乔治亚州民事法庭判决朱利安尼必须赔偿4千8百万美元。

 

这就完了?谁知没完!高潮戏还在后面。

 

在此感谢一位通晓美国司法体系的朋友赐教,他告诉我,在美国不管居住何处,凡是赔偿金额超过7万5千元,联邦都有管辖权。因为州的法律判决很难在别州执行,比如这对非裔母女赢得乔治亚州的赔偿判决,无法在朱利安尼居住的纽约州执行。这时联邦就要介入了。

 

老朱是在华盛顿特区最先诽谤乔州母女,所以非裔母女的律师要求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庭确定乔州判决的有效性。华府联邦法庭组成了5白3黑的8人陪审团来审理。将几段庭辩精华抄录如下——

 

原告律师开场白:受害者面对的是庞大集团,连三更半夜都有几十个狂徒在外面叫骂和砸门,要把她送入监狱!FBI警告有生命危险,建议暂避,于是她住了20多年的家宅不得不交给房地产经纪,躲到没人认识的地方隐居,“试问美国还是文明国家吗?”震撼全场!

 

再来听被告辩护律师西布利(Joe Sibley)的开场白,他说朱利安尼已到破产边缘,血赔近5千万,这不是形同经济死刑吗?更搞笑的是西布利的结案陈词,他把朱利安尼比喻为“地平论者”,永远不会停止念叨“选举作弊”的谎言。辩护律师请求陪审团对朱利安尼“表示同情”,并指出“他已经快80岁了”。

    

求爷爷告奶奶让陪审团可怜他,这样的辩词有用吗? 

       

12月14日,朱利安尼和律师来到华盛顿联邦法庭。来源:美联社

     

高潮戏来了——8人陪审团做出裁决,4千8百万赔偿额之外再加码1亿!

 

陪审团一致意见:朱利安尼散布的谣言性质严重,不止诽谤这对母女,要害在于摧毁美国人民对选举制度的信心,必须严惩,以绝后患。

 

陪审团宣读裁决意见后,法官签发13页裁决书,要求朱利安尼立即支付1.48亿。老朱哭穷说实在拿不出。法官回答:“我是你的法官,不是你的财务管理人。”

 

就在昨天(12月21日),朱利安尼宣布破产了。这是他送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而法官裁决书特别写明,不得以破产来逃避赔偿。至此,老朱在纽约州和佛罗里达州的房产不再属于他,只要出售这些房产,所得都会扣下作为赔偿金。

 

后面排队索赔的两家投票机公司和老朱私人助理都拿不到钱了,但官司还在继续。

 

老朱被告倒了,这对非裔母女还会告川普吗?一定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