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Images 2147960428
美国华人杂谈

美国社交媒体是有问题,禁TikTok却只是政治秀

营造一个健康的媒体生态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也只有政府能够合法合理地承担这个责任。这,才是国会应该做的事情。美国媒体有重重问题急需解决,禁TikTok是治标不治本。

041624 trump hero cxpfst
美国华人杂谈

法庭前戏,瞌睡乔变成了瞌睡川

美国法治的基本价值在于,宪法至高无上,根据宪法制定的法律也高于政府意志,最后这些法律裁决权也交还民众。哪怕不谙法律的普通民众,他们根据常识、事实、良知去判决,要比法官更不会滥用权力,也比律师更不会玩弄法律。陪审员制度的设计初衷,就是确保在法律面前每个人权利平等和受到保护。

1713015916990 n theweekend DBlock1 130424 1920x1080 gvalu4
美国华人杂谈

谁让我们死,他也别想活

围绕堕胎问题,以前撒的谎,已经被摆在人们面前最坏的事实曝光,这将是让妇女和中间选民今年的总统大选和地方选举擦亮眼睛改变态度的重要因素:你既然不要我好好活,我也不会把我的一票成全你

images (1)
美国华人杂谈

搬板凳看大戏,这仅仅是序幕

这仅是第一宗开审的川普刑事案,但它的终局很快就会揭晓。只有华洋川粉还在傻乎乎地力挺,追随领袖上刀山下火海,此情不变。然而,根据路透社和益普索的最新民调,64%的登记选民认为,川普面临的法律指控“有些严重”或“非常严重”。

review from clash of civilizations to clash of scholarship 1687413522 6953
美国华人杂谈

社会发展的不同模式:谈文明碰撞 | 张小彦博士专栏

当自封的或被推崇的“绝对真理”被政客和统治者用来维护某个集团和群体的利益时,它就会成为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甚至引发战争的根源。人类必须放弃追求社会发展的绝对真理,增强不同文明之间的理解和交流,不争对错,尊重各自的选择才能走出可能导致世界毁灭的战争阴影。

image1
美国华人杂谈

社交媒体让人们连接,但也加剧了美国的分裂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并不是十恶不赦。这些平台和工具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方便和愉快,也经常成为主流媒体的补充。我们需要做的是,充分利用这些工具,同时尽可能将其不利因素减少到最小。

660dd94764bd0.image
美国华人杂谈

可以和北岛睡一张床吗

近些年网络社交媒体发达,造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部落化。信息茧房效应推动了社会撕裂和政治极化。阴谋论不再屈居区区一脉亚文化,而要分割主流话语的份额。美国阴谋论大流行,正好成了每个人的智商、理性、逻辑、常识的测试。

640
美国华人杂谈

移民问题在美国为什么会如此有争议?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坚妮 全文共 4161 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题图:2021年12月,一批海地移民从南美洲经由亚利桑那州尤马的边境到达美国,在这里,边境墙存在巨大的缺口。来源:Getty   美国边境的乱象,成为今年总统大选的焦点。油管和各种社交媒体不断推送现场实录非法移民涌入南部边境的情况。像我这种对如今社交媒体存疑之人(因为新闻报道因此变质,成为政客和大众因掌握媒体而自信心大爆棚的谣言平台),也难免会受到对非法移民“入侵”的焦虑的影响。非法移民究竟对美国有什么危害,为什么川普花几亿建墙和拜登的综合救治方案都无法有效阻挡跨境者?   我四十年前在纽约留学时到中文报纸打工,非法移民问题就是我们追踪报道的题目之一,非法移民和非法打工被抓到,便会被递解出境。中餐馆和衣厂里面不乏非法移民和非法打工之人。我拿学生签证,打工也属非法,不知道报社用什么办法支付我的工资,跟在餐馆洗碗工一样的水平,还心甘情愿被血汗报馆老板剥削。作家哈金跟我聊天时听到这里,说他当年想去中文报馆打工人家都不收,因为他不会广东话。这之前,我在中餐馆打工,厨房的洗碗和打杂甚至大厨不是非法移民就是本地美国高中生。   那时我特羡慕那些移民的朋友,他们可以到政府开办的学校免费读英文和职业培训,可以免费读大学和研究院,而我却要拿最低工资干有身份的人不肯干的工作。等我拿到学位有了工作和身份,大公司里面的移民都是合法有身份之人,有学问的干与知识匹配的工作,没有学位的做下层的杂工。多年转战美国工、商、传媒到政府各界,基本如此。   非法移民躲在哪里工作?在厨房仓库地下工厂见不得人的地方,在那些农业州,哪怕是九十年代的加州,夏天冒着百度高温在田里劳作的一半都是他们。在偏僻城镇加工厂的流水线上,他们甘心情愿地拿着最低工资劳作。我们小镇上路边站着等候承包商来找临时工的,多半也是他们。替我的花园剪草,给我装修地下室搬家运重物的清洁房屋的,几乎都是他们。后来连麦当劳和中餐馆里面的本地高中生都被有色人种取代,还多半是西班牙语裔,他们拿着极低的工资,干着高质量的工作,通过漫长的与家人分离和申请,最后获得合法身份。那些被他们“抢”了饭碗的装修工承包商我也不是没有雇用过,就是欺负你不懂抬高价格,质量还不行。为什么?因为在吃苦耐劳上比不过人家,不需要学习新技术与时俱进也可以过日子。而那些没有身份退路的,只好用更勤奋更低工资来竞争拼搏。这跟当年建立太平洋铁路时爱尔兰德国移民的劳工排斥华工的情景何其相似?所以我对非法移民抢了美国人饭碗之说,嗤之以鼻。          在这里,我不是把非法移民合理化,而是强调,美国非法与合法移民的同时存在无论在过去和现在,都是事实。   移民推动美国进步   回顾美国的发展,移民是推动美国进步的巨大经济力量,也是美国政治文化左右摇摆的晴雨表。   20世纪初的头15年,美国每年接受100万移民,主要是从东欧和俄国,因为早期的西欧国家移民潮减退,劳工市场需要劳动力。到1924年,劳工市场饱和,国会便颁布国籍源地法,之后更设定每年只给5万移民名额,并且主要给英、法、德和爱尔兰人,限制天主教徒、犹太人和亚洲移民。如此维系到1960年代,推动平权的肯尼迪总统想要改变如此明目张胆的歧视,居然毫无办法,直到他被刺身亡,他的弟弟司法部长才借国人对肯尼迪的怀念,推动国会通过了对所有国家移民一视同仁和帮助亲人团聚的移民法。可立法者没有预料到,亲人团聚打开了给亚洲人移民的大门,因为亚洲人最讲究亲情,一连二二连三就把半个村子的“亲人”都带契过来。这自然也引起了传统白人社会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