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的悲哀,梦游到毒菜园子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4070 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利兹·切尼出版新书《誓言与荣耀》,有几个看点——


她写道,川普被共和党阿谀者称为“橙色耶稣”,何解?须知川普每逢现身公众场合,必先在脸上喷抹橙色,因为美国人视小麦色为健康肤色。据前白宫人士披露,疫情期间川普拒戴口罩也和橙色涂料有关,因为口罩被染上橙色,他脸上也会留下痕迹。


切尼还在书中透露,2020大选两天后,麦卡锡曾打电话告诉切尼,他已和川普交谈过,川普承认自己输了,麦卡锡说:“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但川普公开否认大选结果,麦卡锡就上电视改口说川普赢了。


大选三周后,麦卡锡去海湖庄园朝觐前总统。切尼问为何要去?麦卡锡答:“因为川普很沮丧,吃不下饭。”切尼愕然:“什么?你去是因为他不吃饭?”答曰:“是的,他真的很沮丧。”麦卡锡带了一罐炸鸡去探视,那是川普嗜好的垃圾食品。这个细节出现在切尼回忆录,将来会成为黑色幽默的电影桥段。


麦卡锡的献媚表忠,并没有换来他想要的。选议长时被MAGA派极限羞辱,最后还被罢黜了。他刚刚宣布金盆洗手,年底就辞去国会众议员。他的戏剧性浮沉,对所有川党都是警示。


切尼新书又写道,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告诉她,他会投票弹劾特朗普。后来麦康奈尔改变了主意,他认为川普败选后会自动消失,“但他在这一点上犯了错误。”切尼如是说。   

 

切尼抨击共和党不肯与川普切割,“权力的诱惑如此强烈,以至曾经看似理性和负责的男男女女,出于政治权宜和效忠川普而违背对宪法的誓言。”  


切尼又在电视访谈中说,“我们不完全理解现在国会共和党人被拉拢的程度……我们今天看到的就是美国梦游到了独裁统治。”她又说,那些共和党人以为只要川普当选,周围有制衡就没问题。但新议长迈克·约翰逊的故事就是反证。“他所做所说的都是错误的,但他愿意这样做,只为了取悦川普。这就是危险所在。”


切尼说得更痛切的是:“投票给川普可能是你最后一次选举……人们必须认识到,投票给川普等于投票反对宪法。”“作为一生都在共和党里长大和度过的人,看着我的政党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是痛苦的。” 


这并非切尼一个人的看法。前新泽西共和党籍女州长克里丝汀·惠特曼也说:“我不认为现在还有共和党,川普周围有一个邪教党。”“川普告诉我们保持什么立场,我们就照着做。”     


当然,还有前马里兰共和党籍州长霍根、还有另一个新泽西前州长克里斯蒂、还有罗姆尼、伯尔、金辛格……他们都是迷途象群中拒绝走向毒菜园子的独醒者。 


翻炒隔夜饭是什么滋味   

     

接下来。话题转到上文提到的节日餐桌口水战。


早闻这位朋友认定2020大选是非法政变——注意,朋友并非指1.6国会暴乱是政变,而是川普败选是遭到舞弊的变相政变。所以朋友在餐桌上重提“弊选”阴谋论,在所难免。


或许部分华人觉得那是一碟隔夜饭,再争这个徒伤感情。的确,那绝非节庆话题,美国家庭聚会也忌讳谈政治。但大选年马上要到了,这毕竟是一个绕不过去公共话题。


进入2024,相信隔夜饭又会被回锅翻炒,继续刺激着民众的肾上腺素分泌。


在此有必要向一些分不清“见解”和“事实”的华人普及一下,那位川粉朋友的叙事就属于观点和见解,不会因为他坚执这种见解就成为事实。何谓事实?经得起验证的才是。


美国人喜欢说“数字不会说谎”,大选开票结果就是看数字。上次大选,七个战场州票差在3%之内,川普赢了三个州,输掉六个。差额最细微的两个州乔治亚和亚利桑那都反复点票超过三次,包括机器点票和手工点票。这两个州都是红州,点票都是两党一同监督。

 

结果证明数字真的不会说谎。相差最细微的乔治亚州是川普输了11779票,于是有了这则轶事——川普给该州共和党州务卿要求他“找到11780张票”,剩下的事交给国会共和党议员去做。现在川普正被乔治亚州起诉“干预选举”,明年春天开审。


这里插一句,按照绝对数字,亚利桑那州差距更小,拜登只赢10457票,但该州居民少,按比例是赢0.30%,而在佐治亚州是险胜0.24%。


无论如何,选票数字没有说谎。川普团队在2020年最后几周雇请了外部研究公司“伯克利研究集团”(Berkeley Research Group),安排这个无党派专业团队专门审计输掉的那六个战场州,重点核查“重复投票、死人投票、非法移民投票、机器篡改、选票收集、地址变更、投票率异常、出生日期异常”等等。这些专家共同撰写报告,结论是未发现舞弊,找不到川普获胜的证据,反倒找出不少反证据。


川普团队将这份研究报告束之高阁,另外雇请一个专业调查公司去核查,这家Simpatico Software Systems公司负责人肯·布洛克(Ken Block)对《华盛顿邮报》说:“没有发现实质性的选民欺诈行为,也无法证实我们被要求查证的任何外部欺诈。我们被要求调查的每一项欺诈指控都是虚假的。”    


这份调查结果同样锁入保险柜不见天日。但特别检察官史密斯已获得这两份报告,并传唤这些专家作证。因为川普宣扬大选舞弊和煽动1.6暴乱,是在得到这些审计报告之后。


美国的思想先驱托马斯·潘恩有一名言:“如果某人极力宣扬自己都不相信的东西,他就做好了干任何坏事的准备。


大选三年过去,我的川粉朋友似乎已不再提“重复投票、死人投票、非法移民投票”,至少不再强调,而将阴谋论都倾注到“邮寄选票”上,认为是万恶之源。


尽管各州(不论红州蓝州)都有无数官方指南,详解邮寄投票的程序,绝无可能大规模作弊。但“事实”却动摇不了铁杆川粉的“见解”。邮寄投票自美国立国就有,根据历史学家亚历克斯·凯萨(Alex Keyssar)的著作《投票权:民主的争议历史》,在17世纪的马萨诸塞州,如果男性的房屋“容易受到印第安人的攻击”,他们就可以在家投票。美国第一次大规模尝试缺席投票是在内战期间,因为许多有资格投票的男性都在外地参加战斗。


1864年10月29日的《哈珀斯周刊》上,刊登了宾夕法尼亚州士兵投票的插图。在这场总统选举中,联邦士兵在营地和野战医院进行投票。图片来源:美国国会图书馆

1996年大选邮寄选票只占7.8%,到了2016大选已占20.9%,连川普女儿伊万卡和夫婿库什纳也选择邮寄投票。社会越加速演变,人口流动性越大,邮寄投票的选民只会越多。去年中期选举,亚利桑那州共和党选民选择邮寄投票已达50%。


学会做法治社会的守法公民

 

退一万步说,你真怀疑邮寄选票有问题,甚至整个投票系统、投票机有作弊嫌疑。那也属于“见解”,如果专业审计都说服不了你,那就请走司法途径。


我在餐桌就是这么和川粉朋友说的,但朋友扔回一句:“要是法官被贿赂了呢?”我答,那要拿到证据,另行起诉。朋友说:“等着吧!”这一等已经等了三年。离朋友此前“川普必胜”的誓言,还差一年就可以验证了。


川普律师关于大选诉讼的62场官司,仅赢了一个无关要紧的程序问题,其余悉数败诉。这些法官由不同的总统任命,谁能告诉我这些法官都被贿赂了?


这种阴谋想象,来自川粉朋友的故土记忆,但这是另一个国邦,有着不同的文化与制度。


接着说,川普团队要求联邦地方法院阻止宾夕法尼亚州认证选举,被法官驳回;川普律师团再上诉,川普任命的第三巡回法庭比巴斯(Stephanos Bibas)法官裁定:“自由公正的选举是民主制度命脉。不公正的舞弊指控是严肃的。指控需要具体事实为依据然后加以证明,但是在这个诉状里没有看见。凭此就称选举为不公正,显然无法成立。是由选举人而不是律师来选举总统,是由选举人而不是简报来决定选举结果。”


另外,川普团队入禀乔治亚州北区联邦法院,指控该州选举违宪,要求下令“暂停确认拜登胜选”。同样也被川普任命的联邦法官格林伯格(Steven Grimberg)直接驳回。理由简明:“我没有发现事实或法律依据。如果就此停止认证,会导致混淆和选民权利被剥夺。”


法官所说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不是听来的无数版本的舞弊传闻,也不是川粉朋友所言的“洪水般的证据”,而是拿得上法庭的铁证。在美国法庭,“听说”和“谁说”的二手证词不会被接纳,法庭一定要求提供信息来源的那个人自己来说,而且是在法庭宣誓后作证。  


2020年11月20日,在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的威斯康星州中心,选举工作人员(右)核实选票,作为重新计票观察员(左)观看密尔沃基手工重新计票。

这就滑稽了,川普团队60多场诉讼,事前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证人”,出庭时刻都作鸟兽散,无一人敢宣誓作证


席间一位颇通司法史的朋友举例,朱利安尼自称手握大量证据,到法庭宣誓之后,法官问:你说大选有舞弊吗?他答: “不是,那不是舞弊。”朱利安尼自己是律师,还当过检察官,他清楚作伪证的后果是什么。


但一离开法庭,朱利安尼又换了嘴脸,口水四溅地大讲舞弊阴谋论。朱利安尼后来被律师公会纪律委员会调查,他的辩解是:我没有宣誓,就不算撒谎。  


对媒体对公众撒谎,那是他的“见解”,属于操行问题,也会招来民事诉讼。川普以及朱利安尼、鲍威尔等人遭刑事起诉,不是因为说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   


关于这点,我原也有点不明白,多谢那位颇通司法史的朋友赐教。我不解的是,那个“海怪”律师西尼·鲍威尔在乔治亚州认罪,换来宽宥处理。不两日,她又说自己是被舆论胁迫认罪的,她依然认为大选有舞弊。我当时问这位朋友,她这般翻口覆舌,难道不可以取消她的认罪协议吗?    


朋友告诉我,法庭只认宣誓后亲笔签署的文件,只有这才有法律效力。至于她在外面说什么,那属“见解”,人们不会因为观点见解而被判罪。当然,那并非事实,她签署的认罪书才是法律认定的事实。  


她有权不签认罪协议,交给陪审团裁定,判决结果也是法律认定的事实。其他都是废话。 


多谢朋友赐教,顺便一提,他是共和党人。    


最后用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的话来做结束语:“每一个认为或谈论选举被窃的人,都在对美国说谎。每一个提出1月6日是在无人引导下参观国会大厦的人,都在对美国说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