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的神话和编造的历史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坚妮

全文共 2714 字,阅读大约需要 6 分钟


题图:感恩节真正的主人公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与殖民者之间的互动也远非传说中描述的那样平和。图片来源:Smithsonian Magazine   


在美国过了几十个感恩节,感恩节的教科文宣一直说,为了摆脱宗教迫害而逃离欧洲的第一批Pilgrims(朝圣者),1620年乘五月花号到达北美,为感谢印第安人帮助他们渡过了寒冬,在1621年秋收后,与印第安人一起庆祝他们的第一个丰收年。他们用遍地都是的火鸡烤了全鸡,做了肉馅烤饼(pie),还有红薯、南瓜、玉米、蔓越莓甜烤饼,丰盛的感恩节宴席一直流传到今天,成为美国人感恩节家宴必定上桌的菜单食谱。           


入乡随俗,我吃了很多年的感恩节大餐,无论是到美国亲友家,还是自己招待亲友,也一直相信这感恩节动听的神话,直到神话的细节一个个被质疑、识破。          

 

某年我从旧书店掏到一本英国人写的小书,内容讲的是一个英国在17世纪有一条法律,如果死刑犯能出得起400英镑,英国政府就会将该死刑犯放上一条海船,配备足够一年生活的粮食和种子与工具,将其流放到维吉尼亚的海岸,任其自生自灭。


这本小书的女主人公受因穷困而盗窃的男友牵连被判死刑,用钱买了流放到北美。一来因为内容有很真实的细节,挑起了我的好奇心,二来我就住在维吉尼亚,我住的小镇入口就有一个牌子写着“本镇成立于1667年”,让我有了对了解美国历史的直观立足点:从用死刑犯开发立足,到建立文明社会的乡镇管理机构,这期间经历了多少从死刑犯到自由人的过渡与变化?美国历史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文宣,而是可以根据很多具体历史细节推敲的反问。

 

第一批在如今美国登陆的欧洲人,既不是五月花号船民,也不是为逃脱宗教迫害,而是英国商人买船出钱送到维吉尼亚,明确要开发殖民地(colony)的殖民者。这三艘船到达现今名为詹姆斯镇的日期是1607年,比五月花号早了14年。这个殖民地的第一批落地者既没有来耕种开发的准备,也适应不了当地气候,病饿冻褛,船长开船回英国搬救援,一年后再回来,整个殖民地的人都神秘地消失,尸首不见。我住在维吉尼亚州这些年,不时看到有发现了第一批殖民者遗迹的报道,然后又是无法证实真伪。


英国人没有因此放弃维吉尼亚的殖民地,继续用船将一批一批的死刑犯和开发者送到詹姆斯城,而且在1619年送达了第一批从西非海岸贩来的黑人。所以第一批登陆的黑人也比五月花号早一年。而从15世纪末哥伦布登陆美洲近百年,这块大陆已经被西班牙葡萄牙和英法各国争先恐后地派出多艘满载殖民者的船只,五月花号上的人也无非是其中一群殖民者。


这幅插图描绘了殖民者在1607年登陆维吉尼亚。图片来源:纽约公共图书馆数字馆藏。


感恩节故事里面的火鸡、红薯、烤馅饼都是后人添加编织的细节,而领头的印第安人也不是什么酋长,他的名字叫Tisquantum(Squanto),是1614年被英国人在如今的麻省当地抓捕的一名印第安人,之后被贩卖到西班牙,流落到英国,学了英文,1619年回到新英格兰,发现他的族人(Patuxet)全部被殖民者带来的天花病毒消灭——这也是五月花号殖民者能够到岸就有一块适合安居的营地的原因,那是被天花消灭的印第安人空置的村落!


Tisquantum自然也就在他被毁灭的家园上,成为了帮助附近印第安人和五月花号殖民者之间沟通的翻译。根据人类学历史学家的考古,1621年的五月花号殖民者既没有可以烤馅饼的牛油面粉,也没有烤炉,印第安人(Wampanoag族)带来了三只野鹿和一些野鸡飞禽,当时红薯也还没有进入北美,他们只有玉米、南瓜和蔓越莓。整个感恩节的回顾神话实际上起始于1830年,而且是到1863年林肯在盖蒂斯堡纪念内战维克斯堡战役时才把感恩节定为节日。


历史中关于Tisquantum传授给玉米施肥的记载。来源:wiki


是逃避宗教迫害,还是寻找建立神权统治的乐土?我们一直被告知,欧洲人和五月花号上的人是为逃避宗教迫害渡海。其实,五月花号的殖民者来自荷兰,当时荷兰并没有宗教迫害。而且当时也没有所谓逃避宗教迫害的“朝圣者”,因为宗教原因举家跟着教会搬迁的,被称为分离主义者,朝圣者是1880年后才被冠上的名称。欧洲教庭和皇权统治者之间,因为争权夺利而引起各种迫害和分裂的战争从来不断,长达多个世纪,美国国父建国制定宪法将神权和政权分离,一来是吸取欧洲的历史教训,二来也是因为殖民地的宗教势力需要约制。

 

我阅读美国18和19世纪人写的殖民和西部开发故事的一个印象,就是教会在美国殖民地和开发者中间不仅是精神领袖,也发挥组织管理作用,于是也难以避免地在地广人稀之地,出现借宗教名义而统治人民的小独裁者,或者借宗教整神弄鬼愚惑民众的假神父或者政客。


当今天的欧洲人无法明白为什么反堕胎运动可以在美国闹得如火如荼,获得那么多的支持者,甚至最高法院里面会坐进那么多保守倒退的大法官,我会说,逃脱宗教迫害其实是一个神话,在新大陆真空地带建立神权至上的权力和政教分离之争,一直是美国人没有真正解决的问题,所以才有那么顽固的宗教保守势力,散布在幅员辽阔的各州,打着宗教的旗号,假借圣经和上帝的名义,做倒行逆施的事情,妨碍美国伟大。    


是与印第安人共存,还是赶尽杀绝?无疑,五月花号的后人在维护他们祖先的历史和宣传上面可以领头奖,但是这条船的故事和整个殖民地历史需要分开看待,因为殖民地历史后面很多的真实细节,不是被后人有意忽略,就是被殖民地统治者刻意隐瞒,最典型的就是款待过五月花号的印第安人,最后都被殖民者赶尽杀绝,美国的殖民地开发历史,就是一部对印第安人赶尽杀绝的历史。


与其说每年美国人却在感恩节这天感激印第安人(这难道不是非常有讽刺意味?),不如说壁炉前围绕着餐桌吃大餐,不过是借节日家庭团聚,印第安人的不幸遭遇不仅早就被掩饰历史真相的有心人掩埋,而且将殖民者美化。


美国人喜欢暴露前人的丑恶,不掩饰,所以才有几百年后的翻案,才有还原历史真相的可能。那些生前做了见不得人勾当的,害怕丑行被曝光,才要在生前把知情人封口灭绝,才要编造故事,以便名留青史或者荫余后代;那些不喜欢面对真相的后代,或者是有延续的现实利益需要保护,或者是认为今天的人不需要为前人的罪恶忏悔,这种回避历史的态度,为历史重演创造了方便。翻案和揭露真相需要时间,需要勇气,寻求正义不是为了复仇,而是还原真相,避免重蹈覆辙。当人们想清楚了其中利弊,其实揭露历史真相有利无弊,揭一点伤疤就如注射了疫苗。


——写于2023 感恩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