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上桌,莫谈国事,但“特赦门”来了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3846 字,阅读大约需要 7 分钟


美式春节感恩节是家庭聚会的大日子。如今世风有变,感恩大餐上桌,要维持乐也融融的家庭气氛,切记莫谈国事。


线上平台Preply有一项民调,最受欢迎和最不受欢迎的感恩节团聚话题是什么,前者不同世代各有所好,后者却高度一致——拜托,别扯政治!


民调显示,今年感恩节最不受欢迎的十大话题,“2024大选”高踞榜首;“川普”排第二;“拜登”排第五;“战争(俄乌及以巴)”和“阴谋论”并列第十。


饶有意趣,民调还显示,家庭团聚时,婴儿潮一代的长者最不愿意被问及是否接种疫苗和投票给谁。而有超过三成的Z世代则选择和朋友一起过节,宁可放弃家庭聚会,以避免在餐桌上争吵。


不同世代超过九成都同意,最不愿意在共享天伦的温馨时刻谈论政治。


派对餐桌的政治烽烟

 

感恩节到圣诞节、新年期间,向来是派对密集的季节。因为大疫数年,今年派对特别兴旺。我就接到了不止一处邀请,初代移民在美亲戚没那么多,朋友聚会就是节庆乐事。


于是我参加了其中一个,都是几十年交情的老友记。我有先见之明,决意免谈政治,席间有人提起川普官司,我也不欲多言,只说“尊重法庭判决”吧。毕竟座中有铁杆川粉,最好彼此规避,免伤和气。


却要说,川粉朋友起初也很得体,但血液里酒精达到一定浓度,就管不住舌头了,我并非单说人家,自己也不能免俗。酒酣耳热,朋友开始谈1.6国会暴乱是大冤案,是政治迫害。


朋友是1.6挺川集会的参与者,但没有参与冲击国会。朋友形容集会气氛和平,追叙MAGA们的集体祷告和吹宗教仪式的羊角号。接下来,朋友的叙事延伸到另一个时空,进而描绘自己没有目睹的事情。


朋友说,那个牛头人(钱斯利,全名Jacob Anthony Angeli Chansley)什么都没做,只因扮相怪异就被抓起来判刑。

  

我酒精上头,居然卷入口舌纷争,称朋友所言并非事实。在餐桌上争论这类话题,既不能佐酒,也无助于巩固友情,我实在不智。


却要说,我亦非现场目击者,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互联网,只要谷歌搜索一下,就知道牛头人做过什么。


牛头人钱斯利用扩音器煽动骚乱者冲入国会;他以QAnon萨满巫师的身份祈祷“感谢上苍赐机除掉叛徒”;他拔起国会大厅长达六英尺的尖矛旗杆挥舞;他坐到副总统彭斯的席位上,并留下字条“这只是时间问题,正义将至”。


钱斯利被联邦起诉,指控他“在没有合法授权的情况下故意进入或留在任何受限制的建筑物或场地”,大白话说,就是指他非法闯入国会进行了上述那些不法行为。这份起诉书也可谷歌搜索到。


钱斯利被判刑41个月,他已认罪,并在量刑听证会向法官表示,自己“进入国会大厦是错误的”,他愿为这种行为承担责任。他又说自己不是暴力犯罪分子,亦非国内恐怖分子,而是“受川普号召”,才跟别人一起去阻止国会认证大选结果。他说:“我是一个触犯法律的好人……我为自己的行为真诚忏悔。”


牛头人钱斯利在听证会上认罪并道歉。
    

他律师阿尔·沃特金斯(Al Watkins)也在电视台采访时表示,钱斯利“非常后悔,不仅因为被川普欺骗,还因为被骗做出了错误决定。”


联邦起诉书没说他有暴力犯罪,所以他被量刑41个月,入狱一个月后,钱斯利通过他的律师郑重发表声明:“重新评估了自己的生活,对冲进国会大厦感到后悔,并为给别人造成恐惧而道歉。”并表示已和QAnon撇清关系。


钱斯利服刑27个月后,于 2023年3月被转移到凤凰城社区惩教中心,亦即不用坐牢,但要接受行为监管。他日前提交意向书,报名以自由意志党身份参加明年国会众议院选举。但作为重罪犯,目前他并无投票权,明年5月刑期结束,还赶得上选举——如果他在自由党内取得候选资格的话。


这就是牛头人的来龙去脉。


此时,席间有一位颇通美国司法史的朋友出声,立论持正,指出FBI办案是根据监控录像逐格观看取证。亦即执法部门对犯罪行为必须验明正身,才能转交司法部处理。

如司法部决定起诉,罪名成立与否并非由法官决定,而由电脑随机抽选的普通公民组成的陪审团来决定。这些都是美国公民知识的ABC,我还要花这么多笔墨,真是多余。


口水抛物线的延长

 

然而,酒精作用不可低估,下一个争吵主题又摆上桌——“大选舞弊”论。两边口水的抛物线在延长,好在没有不散的筵席,否则一场餐聚会把所有歧见都摊出来吵个没完。


据知,这位朋友反同、反BLM、反堕胎、反疫苗、反清洁能源、反巴黎气候协定……还有就是推崇普京。只有最笃诚的川普追随者才能臻至这个维度。


幸好大家没足够时间展开,否则会葬送节日气氛。但1.6话题已经浪费足够多的口水,对几年未碰过面的老友情谊有损无益。


不过我也理解,这个话题被搬上餐桌,其来有自。犹记上次麦卡锡刚当上众议院议长,就将1.6当日的全套监控录像独家交给福克斯电视台,那时舌灿莲花的极右翼名嘴塔克·卡尔森还未被炒鱿鱼。    


工于阴谋论的卡尔森从四万个小时的录像剪辑出所谓“五大谎言”,其中第一个就是重建牛头人的故事,完全是反转事实、颠覆认知的版本。当时MAGA铁粉亢奋无比,谁知这套离奇叙事很快就臭了街。


国会警察局长汤姆·曼格(Tom Manger)痛斥,这个弥天大谎是对历史的“冒犯”、“误导”和”令人反感”。他得到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力挺,麦康奈尔批评卡尔森从暴乱当天“刻意挑选”一些平和时刻,没有说明发生在国会大厦的暴力背景,将这场骚乱描述为一场基本和平的抗议活动。


这正是我的朋友在聚会餐桌上的那个叙事版本。


再来看看其他共和党人怎么说。罗姆尼参议员表示:“看到卡尔森加入制造虚假的骗子行列,真是可悲!” 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克莱默(Kevin Cramer)指卡尔森把暴乱说成是“童子军和平游行”,实属“谎言”。北卡州联邦共和党参议员蒂里斯(Thom Tillis)说自己当日就在现场,他驳斥卡尔森“胡说八道”,“不可原谅”。


未几,卡尔森就被福克斯炒鱿鱼了。但颠覆真相的努力没有结束,1.6是川普主义和MAGA运动最黑暗的一页,不推翻对事实的认知,一切都无从话起。


故此麦卡锡下台后,新议长约翰逊也做了同一件事——选择性释放了一些1.6监控视频,把冲击国会的暴乱渲染成温馨祥和“童子军”活动。


川普时代的新语汇“另类事实”,朱利安尼的金句“真相不是真相”,就是此种产物。让我想起了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里的“新话”。这部奇书最著名的新话就是“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一九八四》还写道:“如果党能够插手到过去之中,说这件事或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么这肯定比仅仅拷打或者死亡更加可怕。 如果别人都相信党说的谎话——如果所有记录都这么说——那么这个谎言就载入历史而成为真理


另一精警之句是“一切都如消失在迷雾之中,过去被抹去痕迹,抹去的过程被遗忘,谎言就变成了真话。”(Everything faded into mist. The past was erased, the erasure was forgotten, the lie became truth.)    


在MAGA的反乌托邦世界中,也充斥类似“新话”——刑事起诉就是政治迫害;输掉选举就是选举大胜;叛乱就是爱国;控制女性生育就是保护生命;执法者是非法的……

 

我在不同的体制里见识越多,就越觉得《一九八四》充满真知灼见。


云谲波诡的“特赦门”

 

依照起诉即迫害的新话,新的“迫害”又来了——特赦门(Pardongate)。


纽约时报深度报道,川普在白宫最后一日签署的特赦名单共有147人,其中有个乔纳森·布劳恩(Jonathan Braun),身负贩毒和放高利贷的重罪,却神奇获得特赦,川普女婿库什纳的家族在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川普在任的最后几天赦免了大量罪犯。

川普在他任期的最后一天签署了对布劳恩的特赦令,尽管他拼错了这名毒贩的名字,而且在一年后的集会上呼吁“绞死”毒贩。


不过别着急,这宗特赦门大案还未锁定川普,而先锁定他的身边人。据纽约时报等报报道,在川普任期最后几天,朱利安尼等人都曾公开兜售特赦名额。


纽约时报报道称,遭刑事起诉的前CIA探员约翰·基里亚库(John Kiriakou)从中间人那里得知,朱利安尼承诺以200万的价码帮他搞掂特赦。基里亚库没有应承,但他的前同事听闻此事后认为朱利安尼在兜售特赫,向FBI举报。 


这份报告促使众议员拉贾·克里希那莫提(Raja Krishnamoorthi)给川普政府的代理司法部长杰弗里·罗森(Jeffey Rosen)写信,要求严查这种犯罪行为。罗森并无回复。


大家都知道,朱利安尼被前女秘书诺埃尔·邓菲(Noelle Dunphy)起诉,诉状里关于性骚扰的内容姑且略过,但邓菲诉状写明,朱利安尼问她知不知道有谁要特赦,一个人200万,“我和川普平分”,“我们不需要通过白宫的律师和司法部,就可以直接搞掂。”


美国政府行事有规矩方圆,总统特赦要走程序,首先向司法部预报,司法部交FBI核实清楚再写意见给白宫,白宫的联邦政府律师开会议定后再呈报总统。但川普下令这些程序全部免了,他直接签字即可。


当时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气得不行,打电话给白宫律师,怒吼:“起码要给我一份名单吧?”白宫律师回答:“我奉命行事,不能做主。阁下有问题请直接找老板。”


这两日全美热议特赦门,库什纳和朱利安尼都在劫难逃,莫非这又是“政治迫害”?


犹记当时微信群里的川粉热捧伊万卡2024继任总统,她却最早察觉大事不妙,急于与老爹拉开距离,但抽身退步已经太迟。库什纳与沙特王储过从甚密,在华邮专栏作者被谋杀肢解的惊天大案后为王储辩护,离开白宫后从王储那里获得二十亿美元“投资”。库什纳和伊万卡都沉溺太深了。


特赦门话题很火爆,幸而曝光于感恩节之后,让朋友聚会少喷了一点争吵口水。谢天谢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