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不能再对枪支政策保持沉默,我们必须正视对社区的威胁

 

封面图来源:NBC

本文翻译整理自多篇文章。

 

根据NBC在1月30日的报道,目前在半月湾枪击案件的7名受害人的名字和年龄已经被公布,分别是73岁的Zhishen Liu、66岁的Qizhong Cheng、43岁的 Yetao Bing、74岁的Aixiang Zhang、64岁的Jingzhi Lu、50岁的Marciano Martinez Jimenez和38岁的Jose Romero Perez。


而更多被披露的细节表示,许多工人和他们的家人没有住房或收入,而且这个行业存在着剥削的问题。

 

据说枪手赵春利(Chunli Zhao,音译)告诉执法部门,他之所以决定开枪,是因为他的老板要求他支付100美元来修理工作中损坏的铲车。

 

加州州长纽森承认他们的生活条件 “很糟糕”,在第一起枪击案发生地加州泰拉花园(California Terra Garden)-这些工人住在海运集装箱里,每小时只拿到9美元的工资,远远低于该州15.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

 

在该地区没有专门支持受害人的情况下,位于旧金山的华人权益促进会(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 和“停止歧视亚太裔”联盟(Stop AAPI Hate)等团体正在试图填补这一空白。在半月湾为幸存者提供食物、住房选择和多语言服务。为帮助些生计受到影响的人筹集资金,华促会等组织也建立了一个GoFundMe界面以进行筹款。华人权益促进会的联合执行主任,“停止歧视亚太裔”联盟的共同创始人崔贞文(Cynthia Choi)说,北加州的中国工人群体是一个一直被掩盖和遗漏在对话之外的社区。在半月湾枪击案发生后,亚裔幸存者和家庭被留在了资源荒漠中。

 

“这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和枪支暴力问题,使一些已经相当糟糕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变得更加复杂,” 她在事件发生后前往了半月湾,与幸存者会面。她说,自己与那些仍在为满足基本需求而挣扎的社区成员交谈:“一些人因为之前住在农场,而现在已经没有落脚之处……显然,他们不想回去。”

 

我们必须正视对社区的威胁

 

在这一系列令人悲痛的事件中,枪支暴力问题不可忽略,而亚裔在以往似乎很少在关于枪支暴力的问题上被提到,但它已经深刻地影响到了我们的社区。

 

在文章以下内容翻译自文章:《亚裔不能再对枪支政策保持沉默,我们必须正视对社区的威胁》(Asian Americans can no longer be silent on gun laws. We must confront threat on our community.),作者为“停止歧视亚太裔”联盟(Stop AAPI Hate)的联合创始人崔贞文(Cynthia Choi)和曼朱莎·库尔卡尼(Manjusha P. Kulkarni)。

 

在加州蒙特利公园市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的恐怖中,有一个令人震惊充满勇气的英雄。在附近舞厅工作的布兰登·蔡(Brandon Tsay)夺下了刚刚夺走11名亚裔生命的男子手中的枪。

 

这是一个无私的行为,在1月21日晚上拯救了许多生命。但当被告知他被称为英雄时,蔡说:“很多人都在告诉我,我有多大的勇气。但你知道什么是勇气吗?勇气不是没有恐惧,而是当令人恐惧的事件发生时,在恐惧中抗争。”

 

这种想法,即勇气不是没有恐惧,而是不顾恐惧而采取行动的能力,在我们更广泛的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社区中有更强的代表性。它表明了许多在暴力、不公正和仇恨面前表现出勇敢的人的经历,从早期的亚太裔民权先驱到那些与最新的反亚裔仇恨浪潮作斗争的人。这个时刻要求我们所有人——我们的社区、我们的领袖和我们的民选官员——把这种勇气带到关于结束枪支暴力的对话中,以保护亚太裔社区。

 

布兰登·蔡,图源:usatoday

 

今天,我们面临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使亚裔丧命的重大的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后果。虽然我们可能不知道蒙特利公园市或半月湾的犯罪动机,但我们知道结果:悲惨的死亡,悲伤的家庭和两个社区的安全感被剥夺。

 

这些枪击事件发生的时刻,正是亚太裔社区在身体上和情感上都感觉到了成为被反亚裔仇恨针对不断的上升的一段时间。但是,仅仅因为蒙特利公园市和半月湾的枪手是亚裔,并不能使这些事件的危害性比那些由种族主义驱动的事件小。任何形式针对我们社区暴力都能造成创伤。

 

“停止歧视亚太裔”(Stop AAPI Hate)成立于2020年,旨在跟踪和应对针对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的仇恨事件。到2022年3月,我们的系统共收到了了近11,500起仇恨事件的报告,而一项全国性的调查表明,这只展示了冰山一角。

 

我们中的许多人代表我们的社区而战,要求提供民权保护、教育和社区投资。现在,我们也必须团结起来,要求防止枪支暴力。

 

亚裔在有关枪支政策的谈判中需要一席之地

 

枪支暴力也是亚裔的问题。在针对反亚裔的攻击数量上升之前,枪支问题就已经对亚太裔社区造成了破坏。从2015年到2019年,超过3000名亚裔死于涉枪自杀、凶杀和意外事件。

 

最近发生的杀戮只展示了亚太裔漫长历史的一部分——从1989年加州斯托克顿的小学枪击案,一名枪手杀害了5名亚裔学生,到2021年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枪击案中的8人被杀,其中大部分是亚裔。作为一个整体,亚裔强烈支持采取行动结束枪支暴力,但我们通常不被包含进有关这些政策的对话。我们也需要在这类对话中拥有一席之地。亚太裔组织正聚在一起,倡导采取行动。第一次全国性的亚太裔和预防枪支暴力倡导者集会在上周举行。

 

上周,亚太裔反对枪支暴力指导委员会(AAPI Against Gun Violence steering committee )——包括来自亚太裔胜利联盟(AAPI Victory Alliance)、华人权益促进会(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母亲崛起(Moms Rising)、纽敦行动联盟和(Newtown Action Alliance)希望与治愈基金(Hope and Heal Fund)的代表——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敦促就枪支暴力对亚裔的影响采取行动并进行教育。

 

而这仅是一个开始,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解决美国的枪支暴力问题当然充满了困难。对于亚太裔社区和领袖来说,他们的声音和需求长期以来一直被忽视,围绕这个问题团结起来可能看起来充满了困难。尽管获得枪支会使以仇恨为动机的暴力更加致命,我们依然必须解决对种族主义的恐惧如何导致自己社区的枪支拥有率上升的问题。

 

布兰登·蔡说,当他意识到如果他不把枪从枪手手中夺走,舞厅里的其他人可能会被杀害时,他决定采取行动。在那一刻,蔡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同时也意识到他有能力对此做些什么。像他一样,我们必须承认枪支暴力对整个亚太裔社区构成的危险,认识到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并鼓起勇气采取行动

 

我们所有人,从社区领袖和政策制定者到社区成员,都可以在制定合理的枪支政策方面发挥作用。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以同样的方式有力地动员起来反对反亚太裔仇恨,克服巨大的困难,我们可以围绕预防枪支暴力动员起来。

 

我们应该得到保护。我们应该感到安全。而且我们不会在逆境中退缩。

 


華人權益促進會已獲美國司法部認證,可合法提供有限度移民法律服務。 

 

本中心將為居住在三藩市的低收入家庭免費提供移民法律諮詢服務, 主要包括以下項目:

  • 入籍申請及諮詢
  • 童年抵達者(DACA)暫緩遣返申請
  • 綠卡更換
  • “公共負擔”相關諮詢
  • 轉介至三藩市免費或低收費移民律師
  • 其他移民法律諮詢

 

有任何關於移民法律相關疑問或想查詢個別情況,請致電本中心移民法律留言信箱留言: 415-761-3222任何身處在美國境內人士,不論其移民身份,均享有美國憲法賦予的權利:

  • 面對執法部門時,有保持沈默的權利
  • 面臨刑事指控時,有正當司法程序的保障
  • 有權拒絕移民執法部門不合法的搜查

 

参考资料:

 

https://www.nbcnews.com/news/asian-america/half-moon-bay-shooting-victims-families-lived-farms-left-homes-income-rcna68246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opinion/voices/2023/02/01/monterey-park-shooting-asian-americans-speak-up-gun-laws/1114579200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