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湖南农村的华人律师和他的团队是如何打赢“微信禁令诉讼案”的?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正义补丁”独家首发。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张小彦博士

封面图来源:wired.co.uk


手机和微信已经成为几百万在美生活的华人,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醒来我和夫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信查看朋友圈里的新闻和视频。但就在两年多前的2020年8月,华人社区有多少人忧心忡忡地寻找新的社交平台以防微信被美国政府封杀。“微信禁令诉讼案”是美国华人历史上一件惊心动魄事件。


最近我有幸结识了发起微信禁令诉讼案的来自中国湖南农村,现居加州硅谷的华人律师朱可亮。他生动细致地讲述了此案从决定起诉美国政府到最后拜登政府撤销微信禁令艰难起伏的历程。近两个小时的交谈在不知不觉中度过。在感叹朱律师和他的团队的勇气、智慧、和毅力的同时,我意识到微信禁令诉讼案的胜利不但为华人社区解决了通讯与社交上的燃眉之急,成为在美华人告倒美国总统的第一案,它更为如何应用美国法律制度维护在美华人权益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朱可亮律师


战略定位


2020年8月6日,白宫颁布了一道总统行政令:禁止美国人与腾讯及其相关联公司发生任何与微信相关的“交易”(transaction),并规定此禁令45天之后(也就是9月20日)生效。禁令的关键词“交易”包括所有用户(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商业还是民用)使用和下载微信APP。一旦生效,其后果将是对微信在美国的全面封杀。


初步研究了微信禁令内容的朱可亮律师与三百多万每天使用微信的在美华人一样感到震惊和愤怒。作为诉讼律师的他想到了要对美国政府起诉,阻止这道总统令的执行。另外四位华裔律师(曹英、倪非、袁刚、吴圣洋)正好也和朱律师想到了一起,他们五人以公益律师的身份迅速发成立了“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简称美微联会),一场微信维权的战役拉开序幕。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 application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正所谓“上兵伐谋”,微信禁令案的诉讼的战略定位是关键的第一步。律师团队一致同意“我们千万不能将这个案件做成我们代表腾讯或中国政府对抗美国的事情,不要涉及到中美之间敏感的政治关系。我们要尽量‘去政治化’,我们只讨论美国微信用户的美国宪法权力被总统令非法剥夺的问题。”


这个战略定位的实质是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从美国人口结构的角度看,在美华人有四重身份:我们是美国人,是少数族裔,是亚裔美国人,又是华夏子孙。(见下表)


美国总人口全体美国人民三亿三千万100%
少数族裔人口拉丁裔,非裔,亚太裔,其他小族群一亿四千万42.2%
亚太裔人口亚太裔两千四百万7.2%
华裔人口华裔五百五十万1.6%
美国人口普查局:2020人口普查数据


在维护华人社区权益上,我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同时,我们与所有美国各族裔人民是同一个命运共同体,只有美国繁荣昌盛、社会稳定我们和后代才能幸福。微信诉讼案“美国微信用户维护自己受美国宪法保护的权益”的战略定位既保护了华人社区的权益,也维护了美国宪法的尊严,同时为其少数族裔提供了维权案例,实现了族裔利益与美国人民根本利益的统一。


诉讼策略


决定了诉讼的战略定位之后,朱可亮和他的团队仔细研究了案情,共同制定了诉讼策略:既然“交易”(transaction)包括了美国微信用户的聊天功能,那么微信禁令的执行就等于限制了美国人使用微信聊天的言论自由。因此这道总统禁令违反了美国宪法保护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


美国是个法制国家,政府在宪法的框架下建立的,宪法是告诉政府那些事可以做,那些事不可以做的法律文件。当美国人民的个人权益受到政府的侵犯时,受害的个人和群体可以用宪法为依据起诉政府,维护自己受宪法保护的权益。


律师团队进一步查阅了特朗普禁止多个穆斯林国家的人入境美国的总统令颁布后受到华盛顿、加里佛尼亚、弗吉尼亚、夏威夷等州法官的判决而暂停实施的案例。考虑到微信禁令将在45天生效,最佳策略应是马上发起一项基于宪法的诉讼,先向加州的联邦地区法庭申请临时禁止令。


战术操作


战略定位和策略选择之后的诉讼案实施和操作面临一系列挑战:时间紧迫,资金缺乏,原告不愿出头,华人内部的反对声音和对起诉动机的质疑。朱可亮和他的律师团队没有退缩,也没有理会无根据的猜疑,而是不计个人收入上的损失,放下正常律师业务,全身心地扑到微信禁令诉讼案的公益维权工作中。


  1. 与时间赛跑


从8月8日决定起诉和成立美联会到9月20日总统禁令生效日仅有43天时间。朱可亮的团队开始了与时间的赛跑:8月8日到8月26日,18天里他们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为诉讼做准备,8月16日请到了经验丰富的旧金山RBGG律师所的迈克尔·比恩出任首席诉讼律师,8月20日确定了5位个人和2个组织作为原告,8月26日完成了5位专家证人的确认。与此同时,前三周的募捐筹集了5万多美元的资金。


8月21日,起诉方在加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递交诉状并立案,并在一星期后递交了法院禁止令的动议申请。


  1. 几经周折


诉讼过程几经周折,惊心动魄。首先,美国司法部在9月8日向法庭递交反对禁止令申请的回复,并附上了1200多页证据。朱可亮的团队收到回复后连夜加班加点审阅对方上千页的证据,分析内容,重新审视法院禁制令的动议申请,为9月17日法院召开的第一次听证会做好了充分准备。在第一次听证会上,双方律师答辩之后法官表示将尽快做出判决。


没想到9月18日,听证会第二天的凌晨美国商务部突然发布总统令的实施细则,中午法院紧急召开第二次听证会,下午3:30我方递交修改版禁止令动议申请,5点递交修改版诉状,6:30司法部递交回复,晚上8点我方递交最后一轮回复,8个小时之内与法院几经来回,分秒必争。


紧接着在9月19日,法院紧急召开第三次听证会,双方律师进行了又一轮答辩。法官在9月20号凌晨发布判决,同意我方申请并发布在美国范围内暂停实施总统令和商务部细则的禁止令。


法官在判决书中写道,“禁止使用微信将侵犯数百万主要依靠微信的华裔美国人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他们主要依靠微信与在美国境内以及与中国的亲戚和朋友交流。而美国司法部提供的微信对国家安全构成所谓威胁的证据又明显不足,几乎没有证据可以表明禁止所有美国用户使用微信可以解决这些担忧。”


消息传来,华人社区的微信用户一片沸腾,纷纷在微信群中发帖“胜利了!”并祝贺美微联会首战告捷,支持微信禁令诉讼案的捐款也纷踏至来。


  1. 操作中的挑战


微信禁令诉讼案难度非常大:首先,挑战美国总统行政命令成功率很低;第二,“9·11”事件后美国总统在国家安全领域获得了非常广泛的权力,挑战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的法令更加艰难;第三,一个缺乏政治背景和成熟组织的草根华人组织,美微联会诉讼操作实践起来很难;第四,由于没有类似法院判例的先例,说服法官做一个新的决定很难;第五,时间紧迫。


要打赢难度如此之大的官司需要找到在相关领域最优秀的律师才能提高胜算,尽管名律师的费用很高。朱可亮通过关系找到了旧金山的一流律师事务所的迈克尔·比恩(Michael Bien)作为此案的主诉律师。比恩曾两次被评为加州年度律师,专门从事民事权利和人权问题的诉讼。更重要的是,比恩是个犹太律师,他决定接手这个案子也是为少数族裔维护权益。他这样对记者说:“我是一个犹太人,犹太人在历史上一直受到压迫和歧视。我们的宗教和历史告诉我们有义务帮助反对排外主义,并尊重每个群体的权利。我个人对美国的排外、反华和反移民倾向感到愤怒,这导致了许多限制性的法律、政策、种族主义言论和暴力。微信禁令就是一个危险的官方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表达。”


迈克尔·比恩(Michael Bien)律师


选择最佳起诉人也是增加胜算的关键,但寻找起诉者的工作却出乎意料的艰难。朱可亮坦言,他最开始接触的很多华人都不愿意做原告,个人出头起诉美国总统,很多华人是有担心和顾虑的。结果第一位同意作为原告的人竟是个使用微信与他在中国的朋友交流的美国白人。通过大量的说服工作,美微联会终于找到了5名个人(1名白人男性、1名华人男性、3名华人女性)和一家华人公司作为原告。他们当中既有使用微信和中国朋友保持联系的人、通过微信为中国偏远地区儿童和患有精神疾病的华人家庭服务的公益组织,还有应用微信开展教会活动的人,以及使用微信为中餐馆做商业宣传推广的企业。这些个案从不同方面体现了微信的重要作用和不可替代性,使律师团能充分利用美国宪法下保护各种私人权利的法律规定。


最让美微联会团队措不及防的是诉讼开始后碰到一些华人的反对,他们质疑五位捍卫社区权益的华人律师的动机是为了赚律师费,甚至还有人到白宫网站上请愿,要求封杀微信。律师们还收到了无数人身攻击和辱骂的留言和信件,甚至人身安全的威胁。这的确令人感到愤怒和难过。


美微联会不理会这些噪音,因为他们从华人社区得到的正面支持是巨大的。除了华人社区超出预料的慷慨捐款支持之外,一些华人全国性社团如美国华人联合会(UCA)还专门在北美微信用户中做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受访者中90%的人使用微信5年以上;95%的人每天使用微信;如果微信禁令实施,82%的人认为他们找不到替代品。这项调查为微信禁令对美国华人社区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提供了有力证据。


UCA,ACLU,EFF等社团组织还向法庭递交了法庭之友的支持文件。


为争取到更大的胜算,朱律师和团队通过各种渠道取得美国主流社会力量的支持。他们成功地得到了加州大学伯克利法学院院长,Cisco 公司前任技术总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美国电子前线基金会(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亚裔推进正义协会( 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DWT 律师事务所和 Sidley Austin 律师事务所,CNN, Bloomberg, Wall Street Journal, Financial Times, NPR 等组织在专家证人、法律咨询、诉讼参与、案件报道等多方面的免费支持和服务。


最后胜利


重审和上诉2020年9月24开始后,美微联会与美国司法部通过地区法院进行了多轮交锋直到2021年1月举办的听证会上法官当场表示将驳回司法部的上诉。美国司法部接着放弃了向美国最高法院的上诉。2021年1月20日,美国政府换届,新总统拜登宣誓就职,为案情带来了曙光。果然,2月11日,美国司法部向法院提交动议,要求暂停案件。2021年6月9日,拜登总统表示因为封杀微信的总统行政令违反宪法,因此宣布撤销特朗普总统一年前发布的总统行政令。诉讼双方同意撤销微信禁令诉讼案件。2021年10月19日,美国政府同意赔偿我方律师费90万美元,案件完胜结束。


案例反思


为什么这些美国第一代的华人律师能够打赢这场微信禁令诉讼案呢?


首先一点是因为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她的建国理念是“平民自治”,平等的民众自我治理。政府是为了保护个人的权益、建立并维护社会秩序而存在的,这就是林肯讲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宪法是限制政府权力的法律框架,政府的权力来自拥有不可剥夺基本人权(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平等民众。当个人权益受到损害时,每个美国人都有权挑战政府,甚至总统,并能够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获得胜利。朱可亮律师意味深长的问道:“为什么特朗普总统无权封杀微信,但推特、脸书等美国社交媒体可以封杀特朗普总统?”答案就是: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到限制,但个人受宪法保护的权益不可侵犯。


微信禁令诉讼案的取胜还有赖于案件的战略定位,策略选择,战术应用,实战操作层面的成功。


以美国微信用户维护个人受美国宪法保护的权益而起诉美国总统禁令的战略定位是本案成功的基石。与中国公司和中国政府无关,去政治化,使诉讼成为美国人维护自身权益案件是战略层面的智慧。


诉讼策略的选择体现了朱律师和他团队的思维敏锐和专业技能。在仔细研究了案情之后,他们选择了美国微信用户的言论自由受到伤害为切入点,以总统禁令违法了美国宪法保护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为法律依据向美国政府提出诉讼。由于时间紧迫,律师团队还选择了先向联邦政府设在加州的地区法庭申请临时禁制令。


在战术应用和实战操作层面,朱律师的团队也是成功的。他们找到了道德理念和专业技能两个方面都对诉讼案最有利的首席律师,组合了起诉人的最佳阵容,争取到了主流社会力量的支持和有信誉的专家证人,加上团队的无私奉献和废寝忘食的工作,华人社区积极捐款和支持,这一切使一个临时成立的草根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能战胜美国政府,制止了总统微信禁制令的执行,迫使新一届政府收回特朗普的微信禁令,维护了华人的权益。


我们感谢美微联会律师们的胆识,智慧,专业能力和维护华人利益的勇气和付出。我们也感谢美国“平民自治”的建国理念和权力制衡的宪法体制。作为美国华人,我们只有学会应用美国民主法制的程序,在美国宪法的保护下维护华人的权益,才能在这块自由的土地上实现我们的美国梦。微信禁令诉讼案的胜利为华人维权树立了好榜样!


注: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得到蔡金良、朱可亮、黄倩、朱小棣、王昶、燕晓哲的反馈和建议,在此一并感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