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战机和福山的预言| 今日美政(附音频)

作者 | Eric
全文共 3151 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封面图来源:military-today

 

 

第25集

 

 

上周二,波兰表示,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大约 24 架米格 29 通过部署在德国的美国空军基地交付给乌克兰。但这一举动遭到美国的否决。波兰在做出这一声明之前,没有和美国通气,这一否决决议使得北约表现出内部的意见分歧。

 

一些人可能会感到奇怪,为什么北约和其他西方国家可以提供给乌克兰大量的武器,包括数千具实战效果很好的单兵使用的反坦克和防空导弹,而拒绝提供战机呢?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

 

第一, 运输问题。如何将大型的战机运入乌克兰呢?乌克兰派飞行员去德国把飞机飞过来不就行了?但这是行不通的,或者说,风险太大。说行不通,是因为这些飞机是战斗机,只要起飞,就具有攻击能力。那么只要俄罗斯派飞机拦截,这就等同于从德国起飞的战斗机直接和俄罗斯的飞机开战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波兰不能直接从自己的机场飞到乌克兰,而必须先飞到德国的美军基地再考虑飞往乌克兰的原因。否则就相当于波兰战机直接和俄罗斯空军对抗了。而根据北约的共同防御条例,如果波兰或者德国起飞的战机被俄罗斯击落,则北约就面临要和俄罗斯全面开战的可能。这一后果过于严重,目前还不在北约的考虑范围内。从陆地和海上运输的可能性也不大,因为飞机再怎么拆,庞大的翼展始终是很显眼的。如果从翻喀尔巴阡山,则很容易被俄罗斯军队拦截;而黑海通道也完全被俄罗斯海军封锁。

 

第二, 米格 29 (Mikoyan MiG-29) 是1970 年代研制的飞机,目前在俄罗斯属于退役序列中的落后战机。即使进入乌克兰,按空军的行话,叫做“飞行的棺材”,是无法与俄罗斯主力的空军苏 27,苏 35 相抗衡的。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乌克兰空军出动战机的次数比较少的原因:尽量避免和俄罗斯空军发生空战,要出动也主要出动乌克兰空军现有,具有全天候攻击能力的苏27 以增加胜率。而乌克兰空军对地攻击则主要使用土耳其生产的TB2 无人机。这一战术在战场上取得了较好的战绩。俄罗斯在乌克兰大平原上被击毁的坦克和其他运输车辆,甚至俄罗斯的移动导弹发射器,大多数都是被这些小巧的无人机击毁的。请注意,土耳其的 TB2 无人机速度慢,无隐身功能,如此频繁得手,也从侧面反应了俄罗斯军队防空力量的薄弱。

 

因此,向乌克兰运送米格 29 战机,这是一件风险大,收益小,而且政治后果严重的事儿。美国和西方国家目前至少在公开场合上,拒绝了这一方案。但一些小道消息还是认为可能在某种西方觉得安全的情况下,秘密向乌克兰输送这批战机。但这些消息只是基于合理的想象,毕竟制空权在现代战争中是非常重要的。

 

接下来我们看看美国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对于乌克兰战争的看法。福山以他的“历史终结论” 而闻名。他反对自己的老师塞缪尔亨廷顿的文化冲突论,而认为人类历史将会进入一个较为稳定的所谓“终结时期”,也就是绝大多数国家都会进入民主政治和资本主义经济模式,意识形态冲突减小,社会变得较为稳定,国家间冲突会逐渐减少。福山的理论曾很好地解释了冷战之后国际社会的走向,但对于后来的极权主义、民族主义和极右翼势力回潮缺乏较好的解释。2014 年,福山也对自己的“历史终结理论” 做出了一定的修正,认为人类正在进入一个民粹民族主义 (populist nationalism) 的时代,这一时代中他的老师亨廷顿所描述的民族和文化之间的冲突,会成为主要的国家间冲突的原因。

 

有趣的是,福山对于我们上述的米格 29 战机的问题,和大多数人的看法一致,认为米格 29 不会给乌克兰带来明显的实力增加,而相反,标枪、毒刺、TB2 等现在西方援助乌克兰的武器,则能起到更大的作用。福山预言土耳其的无人机会成为畅销货。

 

福山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会遭到彻底失败。因为俄罗斯的整个战略计划是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假设上的。这个假设就是“乌克兰人喜欢俄罗斯人,俄罗斯一旦入侵,乌克兰人就会崩溃,然后换一个政府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这一假设忽略了大量客观的民调资料的数据,几乎是在一种完全逃避现实的情况下做出的假设。

 

俄罗斯动用了大部分可以使用的军队来进行这一次入侵,俄罗斯缺乏后备力量,而且因此存在巨大的后勤供应问题。目前战局的僵持,加上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制裁,将继续恶化俄军的供应问题。可能会出现俄罗斯军队的突然崩溃。

 

而普京在俄罗斯军事行动的失败之后,很难保住自己的位置。普京得到支持,是因为他有一个强人的形象和光环。强人一旦失败,就难以生存,这是强人的宿命。


福山认为这次入侵对于世界上目前弥漫的民粹主义是一次巨大的伤害。要知道这些右翼保守势力曾经都很同情普京。包括意大利的萨尔维尼、法国的勒庞、匈牙利的奥尔班,当然,还有美国的川普和共和党的极右翼。普京的悍然入侵,足够让这些人闭嘴一段时间。

 

福山希望俄罗斯的失败能够促成一种“自由的新生”,使人类摆脱目前对于全球民主状态衰落的悲观情绪,福山希望苏联崩溃时那种全球追求民主的精神能够回归。

 

也许福山是乐观的,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向福山教授这样的乐观。但我认为无论是俄罗斯还是西方,都不太可能立刻回归到追求民主自由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主导时代。

 

这是因为,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并没有一个天经地义的道德判断,也就是说,并非个人主义一定是对的选择,集体主义一定是错的选择。这要看人们所处的实际环境。比如在荒岛生存中,集体主义就是绝对的主导,否则谁都活不下去。人类选择哪一种价值观为主导,主要的参考因素是集体的安全是否受到严重的威胁。在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动物物种中,保证集体生存的安全性是首要的。在安全感不够的情况下,很难去强调个人主义。比如在中国就非常流行这样的看法:“一旦国家不安全了,我们都得完蛋,覆巢之下无完卵。” 因此,建立在个人主义价值观之上的现代民主,对民众内心的安全感要求是很高的。我们最近这十年以来,全球民主状态的衰落,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全球化导致了很多国家民众的内心安全感开始下降。这可能是因为贫富差距过大,可能是因为生活水平下降,可能是因为难民涌入,可能是因为文化多元导致自己熟悉的生活状态的改变。总之,全球化的近十年以来给人类带来的福祉,至少在西方,更多的受益者位于人类顶端的极少数人(这符合人类生产力快速提高时的一般情况,顶端先得利,然后涓滴到低层)。这使得大多数人的安全感和生活水平是实际下降的。这种情况下,个人主义虽然依然占上峰,但集体主义的右翼势力得到加强,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从全球来看,即使俄罗斯战败,但只要西方继续傲慢下去,继续把俄罗斯排斥在自己的安全体系之外,那么俄罗斯的民主化就还会困难重重。而对于西方来说,只要产业继续空洞化,贫富差距继续拉大,人类在大数据和 AI 面前还找不到一种合适的社会分配方案,那么西方自身的民主质量,也很难提高。这一点福山也看到了,也强调一个大政府在现代社会中的重要性。只是,福山教授比我要乐观了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