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B泄密,普京接班人是蒙古人 | 今日美政(附音频)

作者 | Eric


封面图来源:The New Yorker

 

 

第24集

 

 

最近,有一份被称为“联邦安全局秘密报告” 的资料在英国泰晤士报上被披露。联邦安全局 FSB 是前苏联克格勃组织在俄罗斯继承者,也是俄罗斯最高的国家情报机构。这份报告被称为是一个FSB 内部的情报分析人员因不满普京发动对乌克兰的战争而透露给俄罗斯反政府力量的。

 

这份报告称,克里姆林宫将会发动对乌克兰的全面战争,这一决定 FSB 并不知情,而且也没有做出合适的评估。

 

报告中,将俄罗斯这次入侵乌克兰的战争称为是“完全的失败”,并将此战争和纳粹德国的崩溃相提并论。

 

报告中表示,整个军方的行动,并没有和 FSB 沟通。FSB 完全不知道军方会突然发动战争,也没有对之后可能面临的经济制裁做出适当的评估。这位分析师透露说,俄军的死亡人数可能已经接近 一万人,但军方给出的数据则是 498 人。一些俄罗斯士兵的家属不得不动用乌克兰人提供的热线,来试图找到他们在前线作战的俄罗斯亲人。

 

FSB 的报告抱怨说,他们和军方失去了正常的联系,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因此无法为军方做出合适的情报评估,但反过来,他们又被指责应该为入侵的失败负责。在FSB 被要求对西方制裁对俄罗斯的影响做出评估的时候,他们事实上只能做出克里姆林宫感到满意的答案。也就是说,FSB 必须出一个假报告,让克里姆林宫感到俄罗斯必将胜利,西方的制裁不会摧毁俄罗斯。FSB 没有机会做出客观的评估。

 

这位俄罗斯的情报人员说,“基本上,俄罗斯没有出路,没有可能的胜利,只有失败。”

 

他还透露说,车臣领导人曾经派突击队去杀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但失败了。车臣武装力量和俄罗斯的协作可能会出现裂痕。报告说,即使泽连斯基被杀,俄罗斯也没有希望占领乌克兰。“我们至少需要 50 万人的部队来做这件事。这还不包括提供后勤供应的人员”,报告说。

 

FSB 的首脑是波特尼科夫,他和普京是苏联时期的同事,也是非常好的朋友。而波特尼科夫的儿子丹尼斯,则是俄罗斯最大的国有外贸银行 VTB 的董事长。大家是不是很熟悉这种政治结构?

 

极权政治结构中,个人对个人的忠诚十分重要,事实上这一现象在任何权力自上而下赋予的政治结构中都很重要,比如白宫的幕僚对总统的忠诚(白宫幕僚属于总统私人班底),川普私人律师Michael Cohen 对川普的忠诚等等,他们的忠诚度都会直接影响到权力结构本身。但如果权力是自下而上赋予,是选票选出来的,那么上级对下级没有剥夺权力的能力,下级对上级也没有出卖背叛的动机,双方的合作不是基于个人忠诚,而是基于权力分配契约的,大家按规章制度做事,各管一摊,就可以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在极权社会中看到裙带关系,甚至在川普的政府里也可以看到类似的关系,但在一个健康的民主政府中,很少看到裙带关系的原因。裙带关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提高对领导的忠诚度的。

 

我们说回来。

 

这份报告最后还给出了俄罗斯崩溃的期限,大约在今年 6 月份,报告的作者认为这个时候俄罗斯的经济将会撑不下去了。但作者也同时警告说,俄罗斯可能会以发动新的战争来威胁西方解除经济制裁。“在那种情况下,我不排除我们会卷入一场真正的国际冲突,就像 1939 年的希特勒那样。”

 

那么这份报告的真实性到底如何呢?

 

一位对俄罗斯FSB 较为熟悉的调查记者将这份报告交给两位 FSB 的情报人员辨认(一位前任官员,一位现任官员),这两位FSB 官员均表示这很可能出自他们的同事之手,也就是说确认了这份报告的真实性。另外,披露报告的俄罗斯反腐败的这一民间机构有着较好的信誉记录,而且这份报告很长,不太像是伪造的。但也有一些人怀疑这份报告的真实性,认为俄罗斯人不太可能将普京和希特勒相比(这就好像中国人不太会把自己厌恶的领导人比作侵华日军一样)” 当然,即使这份报告是真实的,这份报告也只代表FSB 中少数官员的不满情绪,并不一定反应全部的真实情况。

 

令我感到比较奇怪的是,这样一份来自俄罗斯核心部门的报告,并没有得到美国新闻界的关注。在英国,报道这份报告的主流媒体还比较多,但在美国,只有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报道了此事,其他主流媒体没有给与足够的关注。这也许他们不太相信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也许他们认为这只是FSB 内部的一些少数抱怨者的声音。但无论如何,这依然是一份很重要的报告,这显示俄罗斯政府机构内部,对这场战争有着不同的看法。

 

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形式:由于乌克兰是一个民选政府国家,而且乌克兰人和格鲁吉亚人不太一样,他们反俄罗斯的情绪极高,他们自认自己是欧洲人而不是俄罗斯人。因此格鲁吉亚模式几乎无法在乌克兰重现。普京的战争即使进行顺利,也只是征服了一个随时会反叛的国家。长期统治乌克兰几乎是没有可能的。那么如果俄罗斯的目标仅仅是限制乌克兰加入北约,那么完全没有必要发动战争,只需要不断在乌东地区闹分裂就可以了。因为一个内部有独立倾向,外部和俄罗斯有冲突的乌克兰本身也不满足加入北约的要求。如果俄罗斯以达到这个目的就撤军,就显得非常可笑了。这会成为普京的一个巨大的政治负资产。所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必须达到另外两个目标,就是乌克兰承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和乌东顿巴斯地区至少高度自治。而目前在全世界支持乌克兰,乌克兰内部民族主义高涨的情况下,这两个目标要达成的可能性比较小。

 

因此,战争会反作用到普京的身上。普京会下台吗?我在之前的节目中提到过,美国著名的新闻人 Zakaria 认为普京可能缺乏一个继承者,因此不会下台。但实际上,俄罗斯内部,还真的有普京的继任者候选人。他的名字叫:希尔盖绍伊古Sergei Shoigu。

 

绍伊古目前是俄罗斯的国防部长,是普京的近臣之一,或者说是最得到信任的近臣,属于俄罗斯政治核心圈子“西罗维基”的成员(西罗维基不是一个严密的政治组织,而是类似一个好友俱乐部性质的圈子)。绍伊古的父亲是突厥蒙古人(在俄罗斯被称为图瓦人,这一民族在中国被归入蒙古人,是讲突厥语的蒙古部落),而母亲则是乌克兰人。

 

绍伊古是土木工程师出身,并没有从军的经历,但却是俄罗斯陆军上将。

 

在 2012 年,他被任命为国防部长。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是绍伊古对普京的忠诚和他们之间共同的政治信念。绍伊古是一名坚定的爱国者,他要求在俄罗斯军队中开展爱国主义政治教育,军官们每天早上必须播放俄罗斯国歌并学习爱国主义书籍,他重新设计了俄罗斯军人的军服,使之看上去更像斯大林时期的苏军。绍伊古动用军方的力量帮助普京清除自己的政敌,将政敌逮捕后发配到边缘的部队驻地看管而不是投入普通监狱。他坚定地支持普京向乌克兰开战的决定,最近俄罗斯制造的所谓美国在帮助乌克兰发展核武器和生化武器的消息,也是出自绍伊古的办公室。

 

第二个方面,是因为绍伊古要求俄罗斯军队现代化的主张,和普京相当合拍。俄罗斯在近年来加大了对军事技术研究的投入,提高了部队的现代化程度,发展了隐形战机和无人机技术,都来自绍伊古的大力推动。在克里米亚和叙利亚,俄罗斯军队的现代化程度,是有很明显的提高的。事实上这两场战役,是绍伊古迅速得到普京重用的主要原因。绍伊古非常懂得宣传,在大量的阅兵和军方宣传片中,俄罗斯军人的形象在国内得到很大的提高。

 

但是,在乌克兰俄军的进展并不顺利。包括落后的后勤、准备不足的部队和缺乏系统性的战略,这些都可能伤害到绍伊古的形象。

 

绍伊古可能面临的两种结局:一是成为普京下台后的接盘侠,可能为俄罗斯的权力交接和转型提供一个较为平缓的过渡;二是成为乌克兰战争失败的替罪羊,最终为普京的权力献出自己的所有。在一个极权政治中,政治人物的命运是很难预测的,从火海跌入冰窟,往往只是一闪念之间的就完成的决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