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絮语:谁是害虫,谁在毒化美国?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4357 字,阅读大约需要 9 分钟

 

2024到了,元旦是普世为世界和平祈福许愿的日子,但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攻城掠地乐此不疲的北极熊不是;犯下反人类暴行的哈马斯不是;将以色列捆绑到极右战车上“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内塔尼亚胡也不是;在圣诞节发帖诅咒政敌“让他们在地狱腐烂”的川普更不是。

 

2024见不到俄乌与哈以和平曙光了。但新的一年聚焦点是美国大选,它比世界上其他事情重要得多。这场选举将决定美国宪政的兴衰,也决定着整个世界民主体制荣枯。

 

我没用“存亡”这个词,只缘川普要做美国的掘墓人,斤两还不够。但是,他会使得整个国家五劳七伤。

 

川普灌输给死忠拥趸的认知是,自由媒体是“假新闻”和“人民的敌人”。他颇为自得地炫耀,自己是故意那么说的,这样会使得那些批评他的媒体可信度降低。接下来,他要摧毁美国选举和司法制度的公正性、权威性,宣称这些都是假的。

 

不用往远里说,我周围认识的朋友就被这套话术蛊惑得五迷三道,至今仍为川普选举和诉讼失败而激愤得血脉贲张。

 

现在川普更发毒誓,一旦重新执政要取消新闻自由,反对他的媒体“要付出代价”,只有支持他的媒体才可以存在。他更要把不同政见者关进监狱。

 

希拉里说,川普一旦当选“我认为是我们国家的终结。”她拿希特勒和川普做比较,前者未上台时还比较隐晦,川普却摆在明处。“你都不用猜疑,你听他怎么说就行了。”

 

再听共和党名宿罗姆尼最新评语:“他是一个将自己意志强加给司法机构、立法部门和整个国家之上的人。毫无疑问,他有独裁意愿并会付诸实行。这对国家是危险的。他在任期最后几个月所做的许多事表明,如果他再次当选,他会做什么。”

 

做稳“模范”,却不配姓赵

 

并非希拉里一个人拿川普和希特勒相比,很多论者都有此发现。虽然川普否认读过《我的奋斗》,但这与他的亲属回忆大有出入。

 

这点无须繁琐考证,事实证明纳粹主义不是希特勒独家的思想,也从未随着他的骸骨灰飞烟灭。    

 

前一阵川普喷道:“来自亚洲和非洲的移民在毒化我们国家的血液。”又把不同意他的人贴上各种分子某种主义的标签,然后统称为“害虫”。

 

此类造句都直接来自法西斯主义。希特勒指犹太人、吉普赛人、残疾人“毒化德国血液”,把所有异见者都称为“害虫”。

 

甚至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创意也来自希特勒“让德国再次伟大”。

 

最早心领神会的是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2016年川普以MAGA口号竞选,美国三K党的党刊《十字军》就发表社论:“川普想让美国再次伟大,我们必须自问,首先是什么让美国伟大?美国所以伟大不在于我们的先人做过什么,而在于我们的先人是谁。美国建立时是一个白人基督教共和国,因白人基督教共和国而伟大。”    

 

2016年,三K党党刊公开表示支持川普,这份党刊的定位是“白人基督徒美国人的政治心声”。

 

讽刺的是,以我在微信群所见,远方知识人衷心拥护此说的乌泱泱一大片。他们相信美国是凭基督教立国,乐见美国是白人为主导并握有话语权的国家,这更符合他们对灯塔国遥远而美好的想象。    

 

美国华人当中也不乏为种族主义吆喝的声音,但嗓门远大于实际人数。2016大选投给川普的华人仅占24%。到了2020大选,投给川普的亚裔有36%。但根据AAPI Aata民调机构将华人从亚裔中细分出来统计,支持川普的只有20%。

 

华人投票给川普,只要大选揭晓后接受结果,就是合格公民,他们不是种族主义拥趸。偏有那么一些人,对坐稳“模范少数民族”的席位倍感荣光,唯恐想做“模范”而不得。他们对“毒化”美国血液的南美和亚非移民报以白眼,否定美国自民权运动以来的巨大进步。殊不知,在白人至上主义者眼中,这些“模范”们根本不配姓赵。

 

非我族类,其“血”必异——此类种族主义谰言早就在毒化美国。川普的老爸就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曾在纽约组织三K党游行被警察逮捕。到了川普,这类谰言扩展到不限于种族,只要价值观不同,就是“害虫”。

 

在1927年的阵亡将士纪念日,1000名身穿白袍的三k党成员游行穿过纽约牙买加社区,最终引发了一场全面的斗殴,七名男子被捕。其中一名被捕者是住在牙买加社区德文郡路175-24号的弗雷德·川普。他是前总统川普的父亲。

 

里根有句名言:“你可以去法国生活,但你不能成为法国人。你可以去德国、土耳其或日本生活,但你不能成为德国人、土耳其人或日本人。但任何人,无论来自地球的任何角落,都可以来到美国生活并成为美国人。” 

       

川普却设誓:上任第一天就遣返移民,还要取消出生地公民权。

 

但不要忘记,川普现任妻子梅拉妮亚是英语都讲不利索的斯洛文尼亚移民。他的第一任妻子,亦即伊万卡及两个弟弟的生母,是来自捷克的移民。川普的母亲是苏格兰移民,他的祖父祖母都是德国移民。

 

阿拉斯加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抨击川普的反移民言论:“除了阿拉斯加原住民(Alaska Natives)和印第安原住民,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移民的子女,移民来到这个国家是为自己和家人追求更好的人生……川普可恨的言论在毒害我们的国家。”    

 

川普又自诩“历史上从未有过美国优先运动,在我之前你们从未听过它。”殊不知一百多年前 “美国优先” 就是三K党就发起的。到了上世纪30-40年代,一度泛滥的美国纳粹主义也推动过“美国第一”运动。

 

三K党在纽约宾厄姆顿举行“美国优先”游行。1920年代。来源:Getty

 

美国许多学者、评论家都指出,川普并没有发明任何主义,他只是把被历史埋葬的腐尸刨出来薄施脂粉重新现世。    

 

ABC高级记者特里·莫兰(Terry Moran)评论道:“他唆使我们放飞人性中最坏的一面,让美国人从体面、教养的条条框框中逃脱出来,使人性恶得以畅快释放,把道德顾虑踩在脚下——对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来说,这是充满诱惑和难以抗拒的经历。”

 

在2017年维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团结右翼”集会骚乱,在1.6国会山暴乱,都看到人性恶的狂野释放,看似已丢进阴沟的各种糟粕沉渣都翻上来冒泡。

 

只不过,往昔并无华人跟着三K党、纳粹党、白人至上主义者起哄。如今不同了,来自特定地域的某些人群,此前参与的公共话题现在太远够不着了,便一头扎到美国政治里刷存在感,却又用自家尺子去度量新大陆,他们以为站队某一边就是在“拯救美国”。

 

美国真要他们来拯救,只怕地球都在他们所否认的气候变化中毁灭了。

 

盗版伟人和历史囚徒

 

说到川普反对援乌,也在历史上有迹可循,30-40年代的“美国优先委员会”就反对美国援助英国抵抗法西斯,认为这会把美国拖入战争。代表人物查尔斯·林德伯格(Charles Augustus Lindbergh)曾驾驶单翼飞机成功横跨大西洋,是著名探险家和社会活动家,他公开赞赏德国纳粹反犹和保护白人,他在1941年珍珠港遇袭之前还声称:英国人、犹太人和罗斯福政府是怂恿美国参战的三股势力。  

 

在那个年代,“美国优先”运动和本土纳粹主义的主张与今日川普完全一样。历史照片存留影像,他们打标语喊口号是“军援英国=延长战争”、“凭什么打击希特勒?他没有进攻我们”,“为何不和希特勒谈判?”    

    

儿童漫画家苏斯博士讽刺“美国优先委员会”的漫画,一位身着“美国优先”服饰的大人捧着一本标题为“阿道夫之狼”的书,对孩子们说,“然后,狼一口吞下了小孩,吐出了骨头……但那些都只是外国小孩,所以完全不打紧。”

 

今日“美国优先”反对援乌,理由也是会把美国拖入战争。班农和塔克·卡尔森等白人民族主义者公开赞赏普京坚定捍卫基督教保守主义。 

   

现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当中,只有前南卡州长海利和前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仍主张援乌,其他都笃信“美国优先”孤立主义。

 

川普今年在CNN访谈中拒绝称普京是战犯,认为必须停止给乌克兰军援。而他在福克斯电视访谈说出“24小时”摆平俄乌战争的秘诀,就是要小泽割地求和。这段话连福克斯都不好意思播出,给掐掉了。

 

就在逼近年底的12月12日,国会众议院以310对118票通过年度国防预算法案。投反对票的全部是共和党MAGA派议员。因为这个法案包含一项力重千钧的条款——未经国会批准,美国总统不得单方面宣布退出北约。

 

这是针对川普度身定制的法案条款,也为了防止日后美国再出川普式的总统。

 

众所周知,川普四年任期内北约几乎被废了武功,就算架子还在,也失去了大部分威慑力,故此才有俄乌之战。如果川普卷土重来入主白宫,一定会完成夙愿,把北约变成一只手撕鸡。

 

这个法案随后在参议院获得批准并由拜登签署,成为国家法律。以后任何一届美国总统都无法以一己之念从北约退群,像乌龟一样缩回孤立主义的甲壳。

 

我每次努力尝试去捋顺极右翼的思维逻辑,都觉得智力被拉低了一截。比如威斯康星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罗恩·约翰逊公开反对援乌,称:“正因为我们向他们提供武器,乌克兰人正在被屠杀,因为俄罗斯正在屠杀他们。”你能理解这种逻辑吗?    

 

我确实不能理解,自己认识的一些川粉朋友何以对川普手撕北约那么由衷赞叹和拥护,他们对大鹅肢解邻国又是那么无动于衷,他们对以色列平民遭到哈马斯血腥恐袭的义愤,却不能转换成对乌平民遭受的血腥杀戮的同情。

 

连乌平民都得不到他们的垂怜,就更不会对巴勒斯坦平民在非理性报复滥炸下的哀哭有丝毫怜悯。毕竟,加沙平民的命也是命。难道人类的道德良知有厚此薄彼的另一套标准?

 

我不免感喟,来自特定地域身上带着文化胎记的某些华人,“普世价值”这个词用得甚为顺溜,对其内涵却不求甚解,甚至从来都未曾进入过。    

 

在这一点上,美国极右翼华人甚至比不上故土川粉,远方自由派虽然挺川者众,他们热爱自己心仪的偶像,但其中亲俄反乌者却属珍稀物种,这和他们的集体记忆有关。

 

美国死忠的华川粉则不同,他们是听“狗哨”行事的。川普的金口玉言,都一句顶一万句;只要川普赞赏的人物,他们怎能逆向而行?

 

于是想到,凡是盛产伟人强人的地方,人们都酷爱追捧偶像。哪怕他们不喜欢眼前现成的,也要到别处认一个来追随和拥戴。偏偏美国最不出产此类人物,二百几十年好不容易出一个盗版强人,却唬弄不了太多美国人。

 

但是,来自越南古巴和类似地域那些移民,他们不幸身为历史的囚徒,很难挣脱与生俱来的精神枷锁。

 

2024,将是他们对强人表达无限忠诚的最后机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