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罕布什尔初选,拜登预计胜出,为什么他是自荐候选人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詹涓

全文共 4500 字,阅读大约需要 9 分钟

 

题图:1月20日,拜登的支持者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曼彻斯特举行集会,以提高人们对他们推动在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选票上直接写下拜登名字的认识。来源:Getty 

 

今天(1月23日),新罕布什尔州的选民们纷纷走向投票站,参加美国的首场初选(从技术上来讲上周二的爱荷华州选举不是初选,而是党团会议)。该州大部分区域的投票在东部时间晚上7点结束,CNN目前预测川普赢得共和党初选,而拜登赢得民主党初选,但他获胜的方式对很多人可能很陌生,叫自荐/自填(write-in)候选人。          

在新罕布什尔的第4选区投票站外,支持拜登的简妮特·梅森和支持前总统川普的玛丽·赫伯德举着各自候选人的标语,她们表示,将文明地面对政见分歧。来源:seacoastonline

 

对于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和尼基·黑利的选情,我们将在晚些时候提供分析,但现在先在视线转向民主党一边,来看几个也许会让你感到困惑的问题: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的选票上出现了21名候选人的名字,但为什么没有拜登?拜登又为什么被预测作为自荐候选人获胜?这对选举意味着什么?考虑到拜登年事已高,如果他突然退出2024年大选,又将会发生什么? 

 

民主党将新罕布什尔州踢出了首场初选的位置     

 

两党都有自己的初选日程,但早在1920年,共和党和民主党都遵循着大致相同的时间表:爱荷华州举行首场党团会议,然后新罕布什尔州举行首次初选。共和党今年仍在这么做。 

 

抢初选的“头啖汤”有好处:每隔四年,政治聚光灯就会为这个人口稀少的小州带来大量州外资金、媒体和关注。 

 

但民主党人大幅改变了2024年的初选时间表。民主党的计划是在南卡罗来纳州举行第一场初选,因为这个南部州更加多元化,在那里,拜登在2020年的初选中首次获胜,并重启他的白宫之旅。 

 

民主党人还指出,新罕布什尔在挑选最终候选人方面的记录很糟糕:在现代史上,它只选出了一次最终的候选人,那就是约翰·克里,他来自邻近的马萨诸塞州。 

 

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奥巴马的白宫助手迈克尔·布莱克(Michael Blake)解释说:“我们很难继续告诉黑人和棕色人种,你们是我们基础的核心,但前两个初选州是美国白人最多的两个州。” 

 

但新罕布什尔州的民主党人拒绝让步,援引1975年通过的一项州法律表示,该州的初选应至少比其他任何州提早7天举行。 

 

通常情况下,该州会决定本州23名承诺代表的分配,但陷入了这种拉扯中,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表示,在周二的竞选中,该州不会再有代表。          

 

在预选和初选中表现良好的候选人会获得代表票。候选人获得的代表票越多,他们就越接近在今年夏天各自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本党总统提名所需的最低人数。共和党候选人需要2429张代表票的1215张。民主党候选人需要3936张代表票中的1969张。 

 

拜登竞选团队很久以前就决定遵循民主党的指导,不在那里参选。拜登的竞选经理对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人说:“虽然总统希望参加初选,但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他有义务遵守党规。” 

 

但拜登在该州仍然进行非官方的竞选     

 

在新罕布什尔州之外,拜登的21个初选挑战者出现在了选票上,其中一个可能会赢得这场初选。但由于该州已经失去了所有代表票,这使得这场初选纯粹是象征性的,或者更直白地说,它的结果至少对于总统提名毫无意义

 

拜登最有名的挑战者是明尼苏达州众议员迪安·菲利普斯(Dean Phillips)和作家玛丽安·威廉姆森(Marianne Williamson)。他们一直在该州努力竞选,倾向于反对民主党的反建制观点。 

 

与此同时,一群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的草根领导人发起了一项运动,敦促选民在选票上填写拜登的名字,以选民自荐(write-in)的方式参加竞选。          

 

这项活动始于去年10月,在启动后的7天内就聚集了1000多名志愿者。吉姆·德默斯(Jim Demers)是这次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他在周末的一次投票动员活动中表示,这些努力“每周都在继续变化”,该组织已经实现了预算目标。     

 

拜登的缺席对初选意味着什么? 

 

新罕布什尔州不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摇摆州,但它本质上仍然是一个摇摆州。对于拜登的盟友来说,他们非常了解这个州,这就是为什么拜登缺席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并不影响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但他的盟友们仍然在关注着这场选举的结果。 

 

几位著名的民主党市长和国会议员已经代表总统前往新罕布什尔州。伊利诺伊州州长普利兹克(J.B. Pritzker)和新泽西州参议员布克(Cory Booker)等拜登的知名代表也参加了动员选民的记者招待会。包括新罕布什尔州参议员玛吉·哈森(Maggie Hasson)和马萨诸塞州州长莫拉·希利(Maura Healey)在内的其他人也在最后几周加入了现场的努力,这表明,拜登的表现对民主党人来说很重要。 

 

新罕布什尔大学和CNN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3%的该州民主党初选选民会写拜登的名字,而10%的人会支持菲利普斯,9%的人支持威廉姆森,11%的人会提到其他候选人。 

 

2012年,当时的总统奥巴马在新罕布什尔州的连任中赢得了大约81%的选票,没有遇到多少明显的阻力。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他达到60%的支持率,应该可以打消党内的担忧。然而,大规模的选民自荐活动是一项相当困难的政治努力,一些媒体今天在投票站现场观察发现,很多民主党选民仍然不知道拜登不在选票上的事实,因此他的一些盟友正试图在这种不寻常的情况下降低对他的期望。一个支持拜登的草根组织上周在一份备忘录中写道,“1月23日乔·拜登的总票数将低于他在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人和独立人士中的实际支持率。” 

 

民主党内还有别的人能挑战拜登吗? 

 

现在,2024年拜登VS川普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一个疑问是,民主党有没有别的强有力候选人? 

 

民主党人纷纷提出党内雄心勃勃的后起之秀的名字,作为可能的初选挑战者: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加州州长加文·纽森、伊利诺伊州州长普利兹克、佐治亚州参议员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

 

但考虑到总统竞选所需的时间、计划和资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在此时与拜登竞争的可能性都非常小。挑战现任总统被普遍视为政治生涯的杀手,几乎所有被认为是拜登可能的替代人选的民主党人都表示支持他。 

 

普利兹克正在帮助计划和资助今年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纽森已经主动提出代表拜登与共和党的二线候选人进行辩论。惠特默和沃诺克等人物几乎没有表现出与白宫存在分歧的迹象。 

 

但是如果拜登退选呢? 

 

民主党初选将于2月开始,6月结束。他们将于8月在芝加哥举行代表大会。预计拜登将在轻松的初选过程后赢得民主党的提名。

 

但是,如果因为种种原因拜登退出,美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局面,但专家们说,各方都有针对这种情况的应急计划。 

 

第一种场景,如果是在2024年6月的最后一次初选之前,拜登退出竞选,可能会看到一个(或10个)新的民主党候选人试图加入竞选。但是,这批新加入候选人将无法确保在投票箱中获得多数代表,因为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许多州的选票上。截至1月5日,31个州或地区的总统候选人申请截止日期已经过去,这些州或地区约占民主党代表人数的三分之二。              

 

大部分州(上图灰色部分)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申请截止日期已经过去。来源:538

 

尽管如此,对于这批民主党候选人来说,获得大量代表的支持并非不可能。他们可以上法庭,试图改变一些初选的提交截止日期,或者合作的州立法机构可以重新安排这些截止日期,甚至整个初选。新的候选人可以尝试在申请已经截止的关键州发起跟拜登类似的选民自荐选举运动,这样他们仍然可以在这些地方赢得一些代表。     

 

然而有些州不允许自荐候选人。此外,非提名候选人都可能难以获得足够的选票,达到民主党要求候选人在州或地区一级获得代表的15%的阈值。 

 

总之,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任何候选人都很难获得多数代表的支持,这意味着被提名人将在8月的代表大会上决定。 

 

第二种场景,如果拜登是在2024年6月的最后一次初选后退出,重头戏也将是8月的芝加哥代表大会,代表们将可以自由地投票给另一位候选人。这肯定会导致包括贺锦丽和纽森在内的众多总统候选人之间的竞争,以说服4000多名民主党代表把这个职位给他们。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成员、选举专家伊莱恩·卡马克(Elaine Kamarck)对路透社说,“如果他在全国代表大会前退出,我们就会遇到一个传统的代表大会,代表们基本上要决定投票给谁,而不管他们被选为代表谁。” 

 

第三种场景,如果拜登因为任何原因在大会后退出,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初选政治》(Primary Politics)一书的作者卡马克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435名成员随后将举行特别会议,选出一名提名人。 

 

换掉被提名人是有先例的。

 

1972年,当时的参议员托马斯·伊格尔顿(Thomas Eagleton)因接受抑郁症治疗的消息被揭露,被迫退出竞选,他退出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治·麦戈文(George McGovern)的副总统竞选搭档。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填补空缺,并选择萨金特·施莱弗接替他的职位。麦戈文输掉了选举。       

  

如果一位领跑的总统提名人因为种种原因在最后关头退出,所有投票、代表、大会和政党事务都变得更加混乱。但政治学家、《角逐美国总统:有抱负者的政治机会主义》一书的作者拉拉·布朗(Lara Brown)告诉大选数据网站538,她不认为主要候选人的去世会极大地破坏美国政治的稳定,因为宪法和党内规则已经规定了很多内容。             

 

布朗说:“在现代,政党和候选人基本上已经协调起来,确保更可预测的结果,因此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我们采取应急计划,我们的系统就会失败。我们只是在要使用B计划——B计划通常不是最佳,但它是有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