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枪手是亚裔!”并没有让我们的痛苦变得不重要

翻译 | 美华杂谈

全文共 2077 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封面图来源:USA Today

 

本文翻译自《今日美国》(USA Today)发布的文章,原文作者Jenna Ryu。部分补充内容来自《洛杉矶时报》(LA Times)的文章。

 

在过去的几天里,加州的亚裔社区发生了两起悲剧,而这两起悲剧都发生在我家门口。

 

在1月21日晚上,一个72岁的男子在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的一个舞蹈室里开枪打死了11人,原本应该是一个欢乐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以破坏性结束。两天后,在离我仅一小时路程的半月湾(Half Moon Bay)发生的枪击案中,有7人被杀。

 

我知道此时此刻最好不要对美国的枪支暴力感到震惊。不幸的是。但这两起枪击案是因为错误的原因才变得如此引人注目。

 

两起案件的嫌疑人都是年长的亚裔男子——这并不是人们所期望的那样。

 

然而,这是一个我不断被提醒的事实,被那些试图淡化上周末的严重性的人所呼应。”事实上,枪手是亚裔!” 这是对任何支持我的社区的本能驳斥,仿佛枪手是亚裔,就能使这件事带来的伤害就可以被降低。

 

就好像它掩盖了像我这样的人们多年来一直浏览的无休止的、真实感受到的恐惧。

 

无论枪手是谁,家庭都被击垮:农历新年的大规模枪击案给已经处于紧张状态的亚裔美国人带来了更深的创伤。

 

枪手是亚裔被模糊成关注点

 

十八人死亡。一名受害者是”充满爱的阿姨、姐妹、女儿和朋友”,她在星期六去蒙特利公园市的舞蹈室,因为这是她“喜欢做的事”。另一位受害者是充满爱的丈夫,舞蹈室的”核心”人物,在勇敢地试图阻止枪手时被杀。

 

这个周末有这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生命,或者是他们所爱的人。然而,看到这种缺乏同情心的情况是可悲的——一些人更执着于指出嫌疑人的族裔,而不是向一个从连续的创伤中挣扎出来的社区送去哀思、祈祷和慰问。

 

枪手的族裔并不重要。亚裔仇恨仍在上升。不管嫌疑人是否为亚裔,无辜的生命被夺走了。族裔身份并不能改变这一事实。

 

“停止歧视亚太裔”(Stop AAPI Hate)联盟在本周二(1月24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写道:”在针对亚裔社区的袭击事件发生近三年后,这些令人震惊的事件加剧了我们许多人在加州和全国各地感受到的痛苦、恐惧和创伤,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应对来自外部、内部和我们社区之间的多种形式的仇恨和暴力,最近这两起屠杀事件中枪手的身份并没有、也不应该使我们的痛苦和恐惧变得不重要。”

 

特别是自疫情以来,亚裔经历了空前的种族主义和仇恨。这是我们的现实,不仅有生活经验的佐证,也有统计数据的支持。

 

我们最初担心的是口头上的骚扰和诽谤。现在,我们又增加了在地铁轨道前被推向死亡的恐惧、被枪杀、亚裔女性被性化。甚至在公共汽车上被人反复刺伤头部的事件。

 

亚裔需要改变“模范少数族裔”的假象

 

在周一(1月23日)的烛光悼念仪式上,许多人告诉《洛杉矶时报》的记者,“自己人”做了这件事,这让整个事件变得更加难以承受。

 

新当选的圣盖博市(San Gabriel)的市议会成员陈履正(Eric Chan)说:“反亚裔仇恨是当下一个巨大问题,这十分可怕。但作为一个亚裔,我为我的种族感到骄傲。但我们听说这是一个亚裔犯下的罪行?这很可怕。”他摇了摇头接着说:“只是想到在我们自己的社区内,我们中的一员心中有那么多的敌意和仇恨,无论它来自哪里。当它是由我自己的人犯下的时候,我感到特别糟糕。”

 

这是一种痛苦的感觉,我很容易认识到,不幸的是,非裔社区太了解这种感觉了。

 

由于许多原因,包括长达几个世纪的结构性种族主义,非裔家庭一直哀叹自己的社区这是一个自我毁灭和自我挫败的恶性循环。

 

然而,即使非裔在仇恨行为中被杀害,比如去年一名18岁的白人至上主义者驱车200英里,在纽约州水牛城的一家超市里行凶后,过不了多久,话题就会转移到”但芝加哥呢?”或者当活动家们走上街头谴责警察夺走另一名非裔生命的暴行时,总有声音说:“但是非裔对自己人的犯罪呢?”

 

这种受害者指责的做法,在”那又怎么说”(whataboutism)话术的保护下,几乎没有为我们社区的痛苦留下任何余地,也没有为进行有关经济公平和心理健康的实用政策对话留下任何空间。相反,它暗地里灌输了羞耻感。

 

我们不应该通过如此令人震惊的枪击案来认识到,人们有许多未解决的需求。而任何社区都不应该因为要求政府给予必要的关注和资源以防止未来的伤害而感到羞耻。

 

这对亚裔和非裔来说都是如此。

 

“赋权信仰与社区”(Faith and Community Empowerment)组织主席兼首席执行官Hyepin Im说,现在是摒弃神话并解开模范少数族裔刻板印象的时候了。因为,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一个人的问题,如果不加以解决,很快就会变成所有人的问题。

 

“当你的社区有人犯下令人发指的行为时,这总是令人难过。我们总是很害怕,‘这是还是我们自己的族裔吗?’,而我认为,这就是美国的现实。”

 

参考资料: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opinion/voices/2023/01/25/california-shootings-suspect-race-doesnt-negate-anti-asian-hate/11114357002/

 

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3-01-24/monterey-park-half-moon-bay-asian-american-mass-shooting-gunm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