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猛了,川普有那么多荣誉勋章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4210 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今冬寒冷多雪。这天一位新结识的律师朋友约我饮茶,谁知天公不作美,纷纷扬扬下起雪来。疫情三年多甚少进餐馆,但这位经历丰富的朋友有一肚子故事,与他聊天既有雅趣又长知识,便冒雪欣然赴约。

 

毕竟是初识,虽然席间谈笑风生,但我不忘感恩节朋友聚会的教训,为免徒生口舌之争,聊天并未涉及美国现实政治。

 

然而,朋友是大律师,三句不离本行有点夸张,一席饮茶还能不提到本行?只缘不知彼此政治倾向,便莫谈国事。朋友温文儒雅,比我更晓得分寸,但三十句之内总会提及本行。

 

果然,话题进入美国司法程序,谈到它一板一眼的缓慢进度。律师朋友说,英美法律体系就是如此,但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它就不会停下来。

 

换言之,进入程序之后就不会受政治因素和舆论影响,被告人地位的升沉亦不会左右法律运行,它会有条不紊地进行到底。

 

这正是川普挣脱不了的困局。

 

川普陷害自己

 

川普对基本盘喊话,他视刑事起诉为荣誉勋章,“我是为你们被迫害的。”

 

好家伙!川普荣誉勋章多达91个,胸襟都不够地方佩戴,要挂到裤子上了!

 

这种话术对MAGA铁粉很管用,他们激愤得肾上腺素爆表,而对川普有无触犯法律并不介意。但美国是法治国家,法律不会体恤他们对川普的深厚感情。

 

川普性侵专栏女作家卡罗尔的民事官司本已结案,川普被判赔500万。结果川普偏要“陷害自己”,再多输一阵。    

 

裁定川普犯有性侵及性虐待的陪审团由六位男性三位女性组成,他们入选陪审团的资格事先经双方律师同意。九个陪审员听取了卡罗尔的证词,确认她在事发后和两位友人的诉说和2019年公开此事的叙述前后一致。

 

陪审团又听取了川普的证词,他说不认识卡罗尔,此说马上被照片证物推翻。 

        

E·简·卡罗尔(E. Jean Carroll)在2022年向纽约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提交了这份证据。在这张上世纪90年代的照片中,唐纳德·川普(背对镜头者)与卡罗尔(左二)一起出现。

 

川普又说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这听上去是合适的辩护词吗?但连这都不能成立,因为川普两次当庭辨认卡罗尔照片,都把她认成是自己的第二任前妻玛拉·梅普尔斯。难道川普娶了不喜欢的人为妻?    

 

川普的第二任前妻玛拉·梅普尔斯。

 

还有另外两个起诉川普性侵的女性,遭遇和卡罗尔非常相似。其中一位在飞机上被川普用手侵犯下体,之后川普也说这女子“不是他的菜”。

 

另一关键证据,川普在录制“走进好莱坞”电视节目时忘记关掉麦克风,向主持人比利·布什炫耀:“你知道我对美人毫无抵抗力,我就直接亲下去,像磁铁相吸,直接强吻,等都不想等。”  

     

接下来是关键部分,川普说:“抓住她们的下体,然后你就能为所欲为。”(Grab them by the pussy, you can do anything.)    

 

他又说:“你如果是个明星,她们就会什么都让你做,所有你想的到的事情都可以做。”(And when you’are a star, they let you do it. you can do anything.) 

   

法庭上川普被问道:“你认为自己是明星吗?”川普答:“无论不幸抑或幸运,事实就是如此。”    

 

之后,陪审团裁定川普罪名成立。法官判决川普的赔偿是500万。    

 

有位远方朋友对此判决一万个不服,说:“你看她从法院出来笑成那个样子!”如果卡罗尔抹着眼泪出来,这位朋友是否又说她为碰瓷成功喜极而泣? 

 

这位远方朋友并非生活在故土,比那还要远,是另一个大洲。他居住的地方也是法治国家,同属英美法律体系。学会尊重法治接受法庭判决有那么难吗?只要是川粉,委实不容易。因为川普就是表率。     

 

川普输掉大选都不认账,遑论这宗官司!他变本加厉地攻击卡罗尔,于是法治又向人们展示它是如何运作的。

    

卡罗尔追加起诉川普诽谤,索偿1000万美元。这次陪审团由七男二女组成,仅花三小时就裁定川普罪成,须付1830万美元的补偿性赔偿,另外追加65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总共8330万美元。    

 

卡罗尔是否要抹平笑颜,悲悲戚戚地走出法院,才会让我的远方朋友信服?   

 

法庭上有此花絮——当原告律师卡普兰作最后结案陈词,川普在被告席气呼呼站起来,向旁听者喊话:“这很不美国!”然后径自离开。法官即打断律师结案陈词,让书记员记录下来“此时川普离开了法庭”。    

 

原告律师卡普兰事后接受电视访谈,她说:“我去过很多法庭,见过很多法官。我从未见过有谁像川普那样公开蔑视法院权威,蔑视司法系统的公正性和合法性。”又说:“他的言行向陪审团表明,他不相信自己受到任何规则或法律的约束。”  

 

川普如此,他的死忠粉丝亦是如此。        

 

保守主义者康威律师在CNN节目中如此评论川普:“他是一个令人深感不安的、道德沦丧的人。他没有良心,没有道德,没有同理心,没有悔恨。正如人们在审判期间所见,他是一个虐待狂……他对这个女人只有蔑视……这是一个病人,一个坏人。”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黑利的结论更句句扎心,她说:“我绝对相信陪审团,我认为他们是根据证据作出的决定。”早在2016年时她还说过这句话,“川普的行为,就是我教育我的孩子在幼稚园不要做的一切!”    

 

不管你投票给谁,都应知法守法    

 

下面再普及一点法律知识——川普输掉官司马上扬言上诉。他确有这个权利,至于是否真的上诉则难说。    

 

纽约法律规定,上诉期限于30日之内,同时要预先缴纳判决赔偿额的120%,就是先垫付9960万,将近一亿!如果上诉失败,这笔款不退回,而是直接给原告。  

 

川普此案已经输掉两场了,纽约最高法院凭什么会推翻两个陪审团的判决?   

 

再者,共和党动用党产基金为川普的官司付了5000多万法律费用,这已经很违规了。但性侵官司和川普集团财务诈骗官司,和任总统期间的政治麻烦没有关系,共和党找不到名目出这笔钱。

        

仅2023年,川普的两个特别行动委员会就用了逾5500万美元在他的法律费用上。来源:华盛顿邮报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数据制图
              

川普不是自诩有140亿资产和4亿现金吗?且看他是否舍得拿将近四分之一现金来上诉。    

 

还须进一步普法——川普哪怕赢得2024大选入主白宫,他可以叫停司法部起诉和赦免自己,但他取消不了法院已判决的民事赔偿,必须照单全付。  

 

川普也左右不了乔治亚州的刑事判决。一旦罪成,即便当上总统,一踏入乔治亚州将被逮捕归案。    

 

美国宪法没有限定身背刑事罪的人不能当总统,那是因为开国先贤们不曾想到会有这种情况。但宪法明确保障州权,而高院判例明确总统没有刑事豁免权。乔治亚州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州长没有豁免权的州,所以无法为他免罪,总统最终会被依法押上囚车吗?      

 

接下来说到另一法律问题,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规定:“不得要求过多的保释金,不得处以过重的罚金,不得施加残酷和非常的惩罚。”

 

两百三十年前的这一权利法案没有定义何谓“过重”,所以经常被援引的是最后一句,比如死刑和监狱环境恶劣,就涉及“残酷”和“非常”惩罚的法律纷争。

 

川普案赔偿额从500万升级到8330万,是否“过重”,上诉时可以讨论。但人们肉眼可见,惩罚性赔偿起作用了,川普已经闭嘴不再对卡罗尔进行人身攻击。    

 

类似情况也参见朱利安尼对乔治亚州投票站母女的诽谤案。乔州民事法庭判决朱利安尼败诉,须付给原告4800万美元。这对母女并没有索要更多赔偿。  

 

但此案的州级判决提交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庭,以确认其法律有效性时。由五白三黑组成的八人陪审团裁决,在原赔偿额上追加一亿惩罚性赔偿。变成1.48亿!    

 

这和川普诽谤案有相似之处,当乔治亚州已作出判决,朱利安尼仍大放厥词继续诽谤这对母女。而他的辩护律师在结案陈词如是说:朱利安尼应该赔偿这对母女,但希望陪审团“记住他曾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快80岁了,请多给他一点同情吧,他就像“地平论者”,永远不会停止“选举作弊”的阴谋论。  

 

试想你听了这番说词会同情他吗?    

 

陪审团一致意见——朱利安尼不但散布谣言诽谤这对母女,要害在于摧毁民众对选举制度的信心,必须严惩。最终补偿性赔偿加上惩罚性赔偿金额是1.48亿。

    

朱利安尼已宣布破产。川普呢?  

 

纽约法院刚要求川普另外付100万给独立财政监管员,这笔钱是法定诉讼费用。

 

在40名证人提供了两个月的证词后,这起诈骗案的审判于今年1月结束,这些证人包括前川普的中间人迈克尔·科恩、川普集团的高管、参与川普生意的成年子女以及前总统本人。纽约市检察长詹乐霞要求对川普除了3.7亿美元的罚款外,还需终身禁止川普从事纽约的房地产业务。法官预计在2月中旬做出判决。    

 

最终罚款如果定格在3.7亿,加上诽谤案,近5亿大出血。哪怕川普自诩有4亿现金也不够使了。  

 

此外,2月8日美国最高法院正式开始审理科罗拉多州取消川普初选资格的案件,缅因州将同一案件搁置,等待最高法院的判决。    

    

上周五,美国一群最顶尖的金牌大律师联署入状最高法院,要求高院裁定1.6是叛乱,并裁定川普丧失竞选公职的资格。高院还必须就史密斯检察官的请求,对川普有没有刑事豁免权作出决定。    

 

高院已经无法回避,加上媒体与法律界学者把法理展示得淋漓尽致——川普成日喊话要把拜登关起来,却又声称自己有总统行政特权,即便过界了也不能起诉。那么法律要遵循哪一条标准?

    

最高法院有过判例,裁定尼克松总统没有刑事豁免权,特别检察官有权起诉犯罪的在位总统。为何川普会有此特权?    

 

别忘记乔治亚州干预选举案将于3月开审;1.6颠覆选举的联邦起诉5月开审。川总实在太忙了。    

 

不过川普也有好消息。1月31日,密件案主审法官坎农(Aileen Cannon)和特别检察官史密斯有闭门会议,律师与记者不得在场。法律上称之为ex parte meeting(单方面会谈),目的是讨论何时开庭和审理方式。    

 

前联邦检察官乔伊斯·怀特·万斯 (Joyce White Vance)在她的博客中分析认为,坎农一向亲川普,她似乎是基于《机密信息程序法》,在该案中不合理地给予川普拖延。    

 

这是川普的佳音。但坏消息更揪心! 

   

民调显示,在决定大选走向的七个战场州,只要川普面临的刑事起诉被判有罪,23%的共和党选民将不会投票给他。    

 

现在该明白,黑利为何死战不退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