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冬,是谁说冻死也值得?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3543 字,阅读大约需要分钟

 

去年地球经历了最热的一年。美国在反常暖冬之后,又遭遇酷寒多雪的严冬。如今地球气候的反常已变成常态,虽然仍有反科学的人死不承认,反智是美国这部分人群的常态。

 

我的老邻居、美国国家气象局的专家称他们为“cult”(邪教)。左右他们思维的不是真实的感受,而是政治,却又并非真正的政治,而是一种超意识形态的力量——伪宗教。

 

川普已经越来越紧密地与白人福音派结合在一起。

 

伪宗教就是邪教。

 

一福音派牧师在共和党爱荷华竞选集会上演讲:“上帝在川普身上找到了自己。” 须知川普是最彻底的无神论者,无论是他的行为还是思想,只有嘴巴上有所不同。但这也要看在什么场合,比如一群福音派牧师给他做祈祷,背地里转过头他就和私人律师科恩说:“你会相信那些废话吗?你认为人们会相信那些废话吗?”    

 

上帝怎会在他身上找到自己?再说了,除了福音派,还有哪个教派会如此深度介入世俗政治?可能华人圈里有一个准宗教,2020倾尽全力挺川。2024它必会卷土重来。

 

邪教的症状与病灶

 

爱荷华州共和党初选结果出来了,不出所料,川普大胜,他赢得51%选票。其他三个候选人桑德蒂斯占21%,海莉占19.1%,拉马斯瓦米占7.7%。

 

结果一出,那个“水货川普”拉马斯瓦米即退选。他分走的票源大部分将回流给“正版”川普。而德桑蒂斯意外超越海莉居第二位,所以鼓起余勇继续周旋下去。原来以为德桑蒂斯退选,他的票源大部分归于海莉的情况暂未发生。

 

爱荷华州这场初选在超低气温下进行。一场严酷寒潮和风雪席卷中西部,换算成摄氏度,初选日爱荷华州气温为零下32度。

 

川普因为天气恶劣而取消四场拉票活动中的三场,却对共和党选民喊话:“你就是被冻死,先投了票再死也值了!”你听过别的政治人物会这样说话吗?难道不应该叮嘱选民注意保暖,珍重自己吗?

 

但没关系,死忠的MAGA粉们听了就是一个乐。他们觉得川老爷子风趣幽默。这是一种精神受虐狂的心理病症。

 

我不止一次在认识的华川粉朋友那里发现,不管川普说话有多离奇荒诞反智,他们都能找到同样离奇的理由为其辩护。哪怕川普撸串式逐个夸赞专制强人,他们依然认为“那是他独家的表达方式”。真是爱你没商量!

 

爱荷华州的川粉也是如此。一个红帽子老白男对电视采访记者说:“我喜欢川普说的话(指他当选后第一天就做独裁者),这个国家需要一个独裁者。”另一红帽子女川粉说:“宁要独裁者川普,也不要拜登!”

 

爱荷华是传统农业州,白人占87%,拉美裔占7%,剩下6%分摊给别的族裔。连另一个深红州肯塔基州民众公投都支持女性堕胎自主权,但爱荷华民调有59%支持禁止堕胎。民调也显示,这个州64%选民认为哪怕川普被定罪也有资格做总统,88%认为拜登不是合法总统。

 

在候选人辩论(川普拒绝参加)中,唯一承认拜登赢得2020大选是海莉。德桑蒂斯以前在佛罗里达州一次媒体访谈中承认过,但初选辩论时唯恐得罪MAGA粉,闭口不谈。

 

这次该州初选,有大学文凭的共和党选民多支持海莉,教育程度低的一边倒支持川普。海莉以一票之差赢了仅有的一个郡,就是爱荷华大学所在地约翰郡,亦是该州孤零零的蓝区。

 

投给海莉的显然就是赞成科罗拉多州从共和党初选名单删除川普的温和派。根据民调,这群人占共和党内24%。

 

爱荷华共和党初选不设邮寄投票,那些听从“投票后冻死也值得”的,自然大比例是川粉。海莉也因为太冷取消拉票活动,她没有鼓动“冻死也值”,而且她的支持者愿意顶着冰雪去投票的,要比心红志坚的MAGA粉少一大截。

 

德桑蒂斯何以意外超越海莉?因为只有他不惧严寒,坚持每个郡拉票。但他的拥趸忠诚度毕竟未到“冻死也值”的地步。    

 

总之此消彼长,全州共和党选民只有10万人瑟瑟发抖地去投票,结局可谓未投已先知。共和党下一站初选是新罕布什尔州,那里并非红州,可能较有看头。

 

但既然德桑蒂斯要缠斗下去,海莉无法收编对方拥趸,川普依然胜券在握。

 

谎言大师的自信

 

看到一个段子——何谓“自信”?自己编造的谎言连自己都信了,即是“自信”。

 

川普就进入了这个忘我境界。他豪言将会“第二次赢得”爱荷华州初选。谁不知道,2016赢得爱荷华州党内初选的是德州联邦参议员克鲁兹。川普一输就掀桌子,指斥对方作弊,要求“要么重新选举,要么取消克鲁兹的选举结果。”

 

川普另一必杀技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人身攻击,而且攻其一点,“也”及其余,他无情诋毁克鲁兹的妻子和父亲。要知道川普父亲的形象并不光鲜,他的妻子梅拉尼娅还拍过裸照。

 

至少克鲁兹没有拿这类花边来说事,但他如是说:“我要告诉你,我对川普的真实看法——这个人是病态的骗子,他分不清真实和谎言之间的区别。他几乎每一个字都是撒谎……我认为他是前所未见的自恋者……这个人完全不道德完全是白痴!”    

克鲁兹最后输掉初选,他当时拒绝表态支持川普,说:“我没有习惯支持那些攻击我妻子、攻击我父亲的人。”还表示他拒绝“像一条屈从的小狗,向诽谤我妻子、诽谤我父亲的人说非常感谢”。    

 

而后来,克鲁兹却纳头拜倒在骗子白痴门下,支持大选舞弊论,指司法部依法起诉川普是“政治迫害”。他推翻2020大选的介入程度到底有多深,亦在特别检察官史密斯的调查之中。克鲁兹自己分得清“真实和谎言之间的区别”吗?    

 

再看另一个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卢比奥,2016年他有一名言:“未来几年,媒体和选民中的右翼人士将不得不解释自己是如何陷入拥护川普的陷阱。因为那不会有好结局”。    

 

卢比奥推翻了昨日的自己,他已经在2020大选、2022中期选举、2023选举小年的投票结果中看到了共和党糟糕的结局。然而,就在爱荷华州党内初选前一天,卢比奥不再在几个候选人之间徘徊,宣布支持川普。克鲁兹亦然。   

 

试问,未来他们还需要多少年去解释自己是如何陷入川普陷阱?    

 

幸而,共和党人并不都是克鲁兹、卢比奥这样的懦弱者、谄媚者。  

 

利兹·切尼在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到浸信会教堂演讲说到川普,“一个巨大的谎言正在毒害我们的民主血脉……他威胁到我们国家的根基以及金博士所捍卫的一切。”    

 

刚退出总统竞选的克里斯蒂尚未表态支持海莉抑或德桑蒂斯,但他把话撂下,川普“这家伙想做独裁者。他推崇普京、金正恩……他自己说,如果再度当选总统,他要成为一个独裁者。”    

 

彭斯在1.6国会暴乱三周年时说:“川普总统要求凌驾于宪法之上。但我选择了宪法……我确实相信,任何将自己置于宪法之上的人,都不应该成为美国总统。”    

 

共和党籍前议长保罗·瑞安被问到共和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答:“我会给你最简洁的答案:川普。”    

 

前川普政府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谈到前总统,说“我确实认为,他威胁到我们的民主、我们的制度、我们的政治文化,以及一切使美国变得伟大并将美国定义为……这个星球上最早民主国家的东西。”        

 

一位匿名的前白宫官员日前对媒体形容川普,“他缺乏一丝一毫做人的礼义廉耻、谦卑之心、怜悯之心。他道德破产,不诚实,惊人的弄虚作假。他能力之差非常致命,几乎对治国理政相关的一切,都令人瞠目地无知。”    

 

在科罗拉多州提诉将川普从共和党初选名单除名的其中一位原告,是终身共和党人、前州议员诺玛·安德森(Norma Anderson) 。她说:“我活得足够久了,可以记得大萧条、第二次世界大战、另外两场战争(韩战越战)、经济衰退、好时光坏时光,以及好多个总统。但我从未见过1月6日发生的事,我立即就知道谁有罪。”    

   

共和党籍前国会众议员乔·沃尔什(Joe Walsh)说:“川普对我们的民主构成真正而直接的威胁。尽管拜登有种种缺点,但他却不是(威胁)。所以在我看来,这场竞争实际上只有川普是邪恶的,另一个只是我不喜欢的年迈候选人。这是简单的选择,因为我热爱我们的民主。”

 

而川普却无比自信,他在爱荷华州宣称,他将“第三次赢得大选”。听清楚是第三次,2016和2020都是他赢。他真的分不清事实与谎言的区别?

 

这就应验了那个段子——自己编造的谎言连自己都信了,谓之“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