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在爱荷华州获胜,这重要吗?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詹涓

全文共 6988 字,阅读大约需要 13 分钟

 

在1月15日举行的爱荷华州党团预选会议上,共和党人在爱荷华州的99个县展开角逐。在几乎所有选票清点完毕后,川普的得票率为51%。罗恩·德桑蒂斯以21%的支持率位居第二,尼基·黑利以19%的支持率位居第三。 

 

这个结果对德桑蒂斯的打击相当大,他在预选会议之前走访了该州的所有县,获得了共和党州长金·雷诺兹(Kim Reynolds)的背书和著名福音派领袖的高调支持。电视主持人吉米·基梅尔(Jimmy Kimmel)在周二的节目中打趣说:“尽管川普几乎没有在爱荷华州呆过任何时间,但这在某种程度上让选民更爱他。这和他抚养埃里克和小唐纳德所用的策略是一样的。”

         

在爱荷华,川普的支持者几乎全部是白人。

 

川普在爱荷华州的压倒性优势表明,这位前总统尽管负面新闻缠身,而且在2024大选年将要面对多起刑事和民事诉讼,但他仍然在共和党内实力雄厚。这自然也引发了大量保守派媒体的提前庆贺。 

 

然而,但他对共和党选民的接管尚未完成。周一,近一半选民(49%)支持另一位候选人——而且这发生在一个极其保守、白人占绝对多数的农村州。根据对选区级结果和入口民意调查的分析,川普的表现并非在所有领域都始终表现强劲:他在郊区和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中仍然相对脆弱,这为他的挑战者,尤其是黑利带来了一条前进的道路,因为她最近几个月吸引了大量受教育程度较高、较为温和的选民。     

 

不过,在我们分析这场选举的结果之前,需要先来谈谈爱荷华州的党团预选会议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对于预示选举结果有何意义;以及,为什么这个州为什么在预选排序中拔得头筹。

 

什么是党团会议,它是如何运作的? 

 

严格来说,爱荷华举行的叫共和党预选会议,而不是初选。这种会议实质上是政党会议,有些会议甚至不能直接投票选出被提名者。这种会议的社区氛围和讨论气氛更热烈,但给选民带来的投票障碍也更多,因此现在完全不是初选的主流形式。          

 

目前只有标为棕色的五个州实行党团预选会议制

 

看看周一共和党预选会议的流程。会议定在了晚上美中时间7点开始,今年一共有1657个会议地点,分布在学校、社区中心和全州其他地点。选民到达他们指定的党团会议地点并登记。虽然只有已登记的共和党人才能参加,但人们可以当场登记或改变所属政党。 

 

在人们等待党团会议正式开始的时候,参加者可以互相交谈。如果他们看到了机会,他们可能会试图说服对方。 

 

每个候选人在每个选区都会有一名“队长”和一名代表,前者负责监督选票,后者则充任候选人在选区的喉舌,他们负责发表简短的动员讲话,以期改变选民的意愿。这就是初选会议与初选最明显的区别:参与者直到最后一刻都在积极地争取更多的人加入自己的阵营。 

 

最后,投票将在现场统计,所有参与者都可以围观。选举结果将被大声宣读,然后发送给该州的共和党党部。

 

民主党的初选会议开得更复杂,它有一个“生存能力阈值”。如果候选人的支持率低于15%,那么这个人就会被淘汰,而该候选人的支持者必须选择其他人。这种不便和混乱导致民主党一直在试图摆脱这种制度。 

 

同在爱荷华州,同一天民主党也举行了预选会议,但关注度远没有那么高,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在这一天投票选出他们想要的总统候选人。今年该州民主党的投票将通过邮件进行,结果要到3月5日共和党的“超级星期二”那天才能知道,届时将有16个州和地区投票,这是一年中最大的一次初选投票日。

 

预选会议和初选哪个更好?

 

初选提供的投票过程更简单方便,从而提高了选民的参与度。而预选会议则要求选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亲临现场,积极参与讨论,这就导致如果你在使用英文方面存在障碍,晚上出门不方便,或者是时间不灵活的工人与学生,可能都会影响参与度。所以爱荷华州共和党人参加投票的比例向来少于四分之一,今年爱荷华州近72万名注册共和党人中,约有15%参加了今年的选举。

             

爱荷华的一个共和党预选会议会场,会议设在当地咖啡馆,共有70多名注册共和党成员参加。来源:Bryon Houlgrave-The Des Moines Register

 

不过,仍然有选民更喜欢参加预选会议,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不是简单地进出投票站,而是在社区层面上对党的事务有发言权。值得注意的是,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报告说,他们在整个国家感到没有归属感,四分之三的人说他们对自己的社区有这种感觉。 

 

为什么爱荷华州排在第一个选? 

 

很多人现在都在问,为什么要将爱荷华排在第一个选,尤其考虑到这个州越来越难以代表美国整体状况?但传统很难改变。 

 

1968年芝加哥发生暴力事件后,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改变了他们的提名程序,使其对普通选民更加开放。他们希望提名过程能在6月前结束,但考虑到爱荷华州的代表分配过程要花上好几个月时间,这最终使该州必须先选。     

 

1972年1月下旬,爱荷华州举行了党内预选会议。这使得它领先于新罕布什尔州,后者几十年来本来都是美国的第一个初选州。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达成协议,爱荷华州举行全美第一场党团会议,新罕布什尔州举行第一场初选。 

 

看到民主党受到的关注,爱荷华州的共和党人也纷纷效仿,从1976年开始,他们与民主党人在同一个晚上举行了预选会议。 

 

为什么总统候选人如此关注爱荷华州的党团会议? 

 

爱荷华州的初选会议既重要又不重要——说它重要是因为在这里取胜能为候选人带来势能,说它不重要则是因为这个州90%是白人,以保守派为主,不能完全代表美国人口,这里的选情完全无法预测谁能获得提名

 

爱荷华标志着总统提名程序正式开始。在它之后,下周将举行新罕布什尔州初选,然后在其他48个州以及美国领土上举行。3月的超级星期二是许多州在同一天举行选举的日子。尽管投票将持续到今年6月,但届时谁将获得党内提名可能就很清楚了。

     

从历史上看,总统候选人都指望在爱荷华州的党团会议上获得提名。候选人,尤其是那些不是领先者的候选人,把爱荷华州作为吸引注意力、赢得媒体曝光和捐款的跳板。党团会议的结果往往也会促使表现不佳的候选人退出竞选,从而令选战形势更为清晰。 

 

但事实证明,爱荷华州并不总是能预测谁将获得提名,更不用说赢得大选了。自1972年成立以来,只有三位在爱荷华州党团会议中获胜的总统候选人登上了总统宝座:1976年的民主党吉米·卡特和2008年的巴拉克·奥巴马,以及2000年的共和党乔治·W·布什。 

 

尽管如此,如果成绩处在前三名之外,成为总统候选人还是很难的——自1976年以来,8位共和党候选人中有7位在爱荷华州进入前三名(除了2008年的麦凯恩)。对于民主党人来说,是过去10个中的8个(拜登在2020年和比尔·克林顿在1992年都获得了第四名。) 

 

所以,爱荷华的胜利虽然已经被川普支持者形容成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但他这个州的胜利并不能预示着他在未来的成果。

 

川普赢了什么,输在哪里? 

 

川普在爱荷华的胜利看起来是一场横扫,但结果并未超乎预期,他的基本盘仍然是白人工人阶级和农村选民,他在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和自称“非常保守”的选民中也表现出色,而这些群体恰恰在爱荷华占据人口绝对优势。在所有这些强势迹象之外,入口民调和一些县级的结果为川普提供了一些明确的警告信号:他仍然在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中不那么吃香,在郊区选民中亦然。

 

近一半的党团成员将选票投给了其他候选人,这表明共和党人有兴趣寻找川普的替代者。     

        

从2016年到2024年,川普在爱荷华取得了多少进步?他在65岁以上老年人和没有大学学位的选民中获得的支持率最高。白人福音派和其他宗教人士也更倾向于选他。来源:Politico

 

先来看川普表现强劲的一面。八年前,川普在这个州输给了参议员特德·克鲁兹,而这次他在该州几乎所有地方都有所改善。 

 

在爱荷华州一个又一个乡村地区,川普获得了60%以上的选票,有时达到70%,而他的竞争对手得到的支持率则只有百分之十几或个位数。 

 

他在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和其他有宗教信仰的选民中表现出色,支持率达到了53%左右,而德桑蒂斯则只有10%左右。 

 

此外,没有大学学位的共和党预选选民中有67%在周一投票给了川普。     

 

这种组合自然会让他在一个不成比例地由保守派、工人阶级、福音派和农村人口组成的政党中占据绝对优势。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白人福音派在八年前并不支持川普。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福音派的本质发生了变化。自2016年以来,新加入的福音派教徒更有可能成为川普的支持者。这使得这个群体整体上进一步向右倾斜:在2020年的大选中,白人福音派选民投票给川普的比例甚至高于2016年。这并不是因为川普个人的虔诚,而是因为他针对的对象越来越以福音派为主。对这些人来说,“福音派”更像是一个文化标签,而不是一个宗教标签。 

 

那么,川普的劣势表现在哪里呢? 

 

那些住在郊区和大学毕业生较多地区的选民对川普始终保持着警惕。这些群体让川普在2020年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自那以来一直困扰着共和党人。 

 

约翰逊县是川普唯一没有完全获胜的县。它是爱荷华大学的所在地,也是该州唯一一个大多数成年人拥有学士学位的县。在周一晚上公布的结果中,黑利以一票之差险胜川普。川普在爱荷华州立大学所在的艾姆斯市也表现不佳,在该市的22个选区中只赢得了27%的选票。 

 

川普输掉的大约200个选区主要是郊区和城市。他在该州人口最多的波尔克县、在快速发展的达拉斯县、在爱荷华州立大学所在斯托里县,其支持率都远低于他在全州范围内的数据。在拜登2020年赢得的爱荷华州六个县中——这些县大多是城市或郊区——周一,川普只在其中一个县,即滑铁卢所在的黑鹰县赢得了50%的选票。 

 

大学是个分水岭 

 

接着重点说下大学教育对选举的影响。最近《纽约时报》报道称,过去14个月的各州和全国民意调查显示,在共和党人的各个阶层中,受过大学教育的保守派对川普的支持出现了明显上升。比如福克斯新闻的民意调查显示,川普在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在去年翻了一番,达到60%。 

 

一些华人保守派称这篇报道证明《纽约时报》碍于选情开始“圆谎”。只不过这些读者阅读理解能力可能欠佳,不知道川普在“白人共和党”中的民调支持率不等于他在全体选民中的支持率,也不知道共和党的选民中总体教育程度偏低,而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保守派已经是一个不断萎缩的人口群体

     

前面已经说到,在爱荷华的大学城,川普并不占明显优势,没读过大学的共和党选民中有三分之二投给了川普,而在拥有大学学位的共和党预选选民,川普只赢得了37%——比2016年的21%有所增加,但比例要小得多。所以这也可以说明,民调反映出的支持率并不一定能体现在真刀实枪的选举投票中。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在过去的15年里,民主党联盟经历了巨大的人口变化。民主党中白人的比例大幅下降,教育程度提升。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拥有和没有大学学位的民主党选民各占大约一半(51%拥有大学学位,49%没有大学学位)。与2018年中期选举的情况一样。          

 

相比之下,2022年大多数(63%)共和党选民没有大学学位;拥有大学或以上学位的人较少(37%)。这与2018年的分布也基本类似。

          

2022年,没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占共和党选民的大多数(54%),而民主党选民的这一比例为27%。 

        

也就是说,符合“白人+拥有大学学历+共和党”这个标准的人口池子本来就小。              

自2016到2022年的选民学历对比。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而且这个池子还会越来越小。包括皮尤调查和爱迪生研究公司(Edison Research)等不同机构使用不同方法进行的分析都显示,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在总选民中的比例每四年下降约两个百分点。这样一来,他们在2024年全国大选中的比例将降至38%以下。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少数族裔选民,根据布鲁金斯智库(Brookings Metro)人口统计学家威廉·弗雷(William Frey)的计算,少数族裔年轻选民现在占每年年满18岁的美国选民总数的近一半。 

 

这就意味着,即使川普在这个小池子里有所进步,但也未必能确保在党内的优势,更遑论全国选举。《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上个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在拥有学士学位的可能选民中领先川普27个百分点,但川普在没有学位的选民中领先15个百分点。    

 

下一步的挑战在哪里?          

 

尽管德桑蒂斯挤掉了黑利,排在第二位,但他很难看到一条清晰的前进道路——也不清楚他能有足够的资金在多长时间内继续前进。

 

他似乎是爱荷华州的完美人选,因为党团会议的选民通常倾向于意识形态保守的候选人。德桑蒂斯曾把竞选的赌注押在爱荷华州,并不止一次承诺他会赢得预选会议。他访问了所有99个县,走访了小镇和酒吧,接受当地人和媒体的提问。他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花了数千万美元上门游说。 

 

他试图向川普的右翼靠拢,但这一策略失败了。想摆脱川普的共和党人还不够多。

 

他面前的道路很黯淡。如果他不能在爱荷华州获得优势,很难想象他能在哪里能行。现在,他将前往那些远不那么友好的州,在那里他不像在爱荷华那样拥有意识形态上的优势。他在新罕布什尔州面临着更温和的选民,他在那里的民调排名只有第三甚至第四;之后他将前往南卡罗来纳州,川普在那里很受爱戴,而黑利曾是那里的州长。预计他会在接下来举行预选会议的内华达州惨败给川普。 

    

相比之下,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黑利已经超过德桑蒂斯,成为川普最接近的竞争对手,尽管他们两人的距离还很远。关键一点在于,黑利提出了她与川普的区分度。

 

爱荷华州的选举结果出来后,“她将取代唐纳德·川普,”支持黑利的爱荷华州资深共和党活动人士道格拉斯·格罗斯(Douglas Gross)说。她的表现稳扎稳打,“是因为她被视为取代川普的人选,而其他候选人都想要成为第二个川普。” 

 

对黑利来说,爱荷华第三名的结果令人失望,但并不可怕。在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黑利在爱荷华州的民调都是个位数。相比她,德桑蒂斯在现金、员工和当地支持方面都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黑利巩固了共和党边缘化的反川普阵营,拼凑了一个由受过大学教育的共和党人、独立温和派人士,甚至是一些居住在城市和郊区的民主党人组成的联盟。她还赢得了自称温和派的64%的选票。 

 

正如几项最新民调显示的那样,黑利在温和派和大学毕业生中的实力不足以在爱荷华州排名第二,但这类选民将在随后的初选中占据更大的份额。这可能足以让她在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独立选民人数较多的州展开竞争,包括下星期的新罕布什尔,她在那里的一些调查中与川普不相上下。但川普在爱荷华州的胜利表明,黑利距离对领跑者构成真正的威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值得注意的是,选民们在爱荷华选举前的入口民调中被问到,如果川普被判有罪,他们是否仍然认为他适合担任总统。近三分之二的人表示同意,这说明了他在共和党内部的实力。但大约十分之三的人认为他不再适合,尤其是在参加预选会议的大学毕业生中,这个比例超过四成。这说明了大选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这一结果与一系列广泛的民意调查结果一致,即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川普在2020年大选后的行为对民主和法制构成了威胁。如果他赢得提名,这些倾向共和党的选民中有多少人最终会支持他,这对他的最终结果至关重要。

 

参考资料:

https://www.npr.org/2024/01/11/1222881162/how-does-iowa-caucus-work 

https://www.cbsnews.com/news/why-iowa-caucus-important/

https://www.nytimes.com/2024/01/15/us/politics/how-iowa-caucuses-work-process.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4/01/16/us/politics/iowa-caucus-takeaways.html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24/01/what-trumps-victory-in-iowa-reveals/677139/ 

https://cn.nytimes.com/usa/20240115/trump-college-educated-voters/ 

https://abcnews.go.com/538/college-educated-voters-arent-saving-nikki-haley/story?id=106236805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4/01/16/trump-iowa-caucus-analysis-00135949 

https://www.cnn.com/2023/05/16/politics/demographic-changes-voters-fault-lines/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