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死的小强,会变成异形巨兽吗?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3610 字,阅读大约需要 7 分钟


川普再下一城,以54.7%得票率赢得新罕布什尔州党内初选。川普创下纪录,自1976年以来,从未有共和党候选人能连续拿下爱荷华州党团会议和新罕布什尔州初选。

但川普并不十分开心,因为仅剩的对手尼基·黑利得票率并不低,是43.1%。川普原本立心一鼓作气以压倒性大胜逼退黑利,从而结束共和党初选。而连挫二阵的黑利声言周旋下去,不会退选。

川普气得发昏,他又祭出老招法来威胁:如果黑利不退出,将会因“她不想谈论的事”而接受调查。他又在集会上喷道:“怎还有冒牌货装模作样说得好像自己赢了似的?”又说:“我会报复的!”

川普近期言行频频出现认知障碍,比如把黑利和民主党的南希·佩洛西搞混了。他冲口而出的“冒牌货”,确有其人,却是德桑蒂斯、拉马斯瓦米,而非黑利。

黑利比德桑蒂斯难缠,至少2月24日下一场南卡州初选之前,黑利还未倒下。她在家乡南卡再输的话,看来也未必打退堂鼓。

黑利在新罕州下了重本,只缘此州共和党温和派为数不少,不像爱荷华那样保守。但打完这一仗,竞选资金已囊中羞涩。这和德桑蒂斯一样,他下重本的州是爱荷华,“一铺清袋”玩完,已无力再战。黑利则不同,她是共和党内“永不川普”那一派的希望所系。

曾经德桑蒂斯也被寄予重望,而且是首选,但力图拯救和振兴共和党的人很快失望。因为德桑蒂斯自我定位是模仿川普,在文化战争方面不惜比川普更极端更出位,但胜在年轻和没有官司缠身。他自诩能把MAGA伟大事业进行到底。

但川普还活着,川粉为何要舍本尊而追随一个“冒牌货”?

 
德桑蒂斯不但被川普无情嘲笑,诸如“失败的州长”,他的男士高跟鞋,他木讷的表情,冠以“假正经”的外号。川普还大打人格毁灭战,说握有德桑蒂斯的重磅黑材料,暗示他在当老师时“诱骗高中女生”。 
   
川普在他的Truth Social里直接转发称德桑蒂斯诈骗未成年女生的帖子。

德桑蒂斯鲜少正面回应,及至退选立即归队,表示支持川普,声称不能回到黑利所代表的旧共和党。川普立即“赦免”了他,称“德桑假正经”的外号就此退休了。

这和2016的党内对手克鲁兹一样,川普当时在爱荷华州初选输给他,指对方作弊,嘲笑克鲁兹妻子长得丑,他父亲是杀人犯。克鲁兹当时很愤怒,后来就跪地皈依。
“更无一个是男儿”真说对了,剩下的黑利不是男儿。

孤军作战的黑利


黑利至少到目前为止,和前面的怂包不一样。川普嘲笑她的印度名字,又说她出生时父母不是美国公民,没资格选总统。川普所言完全背离了美国宪法第二条第一款。
    
黑利反唇相讥,指川普老年痴呆,又贬他绝对赢不了大选。她虽签署过共和党规定的承诺书(唯一拒签的是川普),输掉初选后保证支持胜出者,但她拒绝成为川普的竞选副手搭档。

川普当然也不会与她联手,他最看重的是“忠诚”,共和党里身段比面条还软的马屁精有的是,争宠者已排上了长队。

黑利刻意拉开和川普的距离,让自己的政治光谱辨识度更鲜明。她抨击川普的话颇具锋芒——

“你(川普)有完全的自由去做你想做的事吗?不!需要有责任担当,没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她指责川普允许芬太尼入境;让国债增加8万亿;不断赞颂国外专制强人;哪怕北韩残酷害死奥托·瓦姆比尔(在该国旅行被囚禁和酷刑折磨,释放几天后死去),川普依然给小小金写“情书”;他提到普京就像在说一段炽热兄弟情谊。“我们绝不能有一位痴迷于独裁者的总统!”

黑利又说:“我们需要摆脱川普的另一原因是——谎言太多!”“如果你必须撒谎才能获胜,那么你就不配获胜!”“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他不愿和我上台辩论。”

黑利在新罕州集会上再次强调:“在川普领导下,共和党人几乎输掉每一次选举。我们失去了参议院;失去了众议院;我们失去了白宫;我们在2018年失败了,在2020年失败了,在2022年失败了。”

台下支持者齐喊:“川普是个失败者!”

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籍前州长阿萨·哈钦森也在该州初选中支持黑利,他说:“任何相信川普能团结这个国家的人,在过去八年里都在睡梦中。”

初选揭晓,证明很多共和党人还是不愿醒过来。如罗姆尼所言:“这个国家很多人与现实脱节,会接受川普告诉他们的任何事情……他们活在充满谎言的平行世界。”

为何如此?写《乡下人的悲歌》那位共和党新晋参议员万斯在2016年还是反川者,他在投入川营怀抱之前说过:“我对川普的崛起并不惊讶,我认为共和党只能怪自己。不管我们喜欢与否,共和党都是低收入、低教育程度、白人组成的政党。” 
   
这个归纳不但在几日前的爱荷华州初选得到证明,在较具自由风气、文化多元的新罕州亦然。根据CNN对初选投票者现场询问调查,受过大学教育的共和党人和独立选民58%选黑利,39%选川普;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66%选川普,32%选黑利。

而另一项现场调查更说明两个群体是非判断的巨大差异。当被问到是否承认2020拜登胜选,投给黑利的选民83%承认,只有15%说不。而投给川普的选民有80%说不,只有17%承认。

问题在于当下共和党生态就是如此,黑利连新罕布什尔州都输了,还有何翻盘机会可言?

峰回路转的唯一胜机


别忘记川普官司多得数不过来,高等法院很快就要审理川普是否可以保留在初选名单上?以及总统有没有刑事豁免权?前者有十二个州发起诉讼,合并为一个案交由高院裁决。后者是由特别检察官史密斯提请华盛顿特区联邦上诉法院裁决。

前面那个选举案很难说,但后面这项有尼克松水门事件的判例在前,在任总统只有民事诉讼豁免权,而无刑事罪豁免权。华盛顿特区上诉法院素有“小高等法院”之称,它作出的裁决,最高法院几无推翻的可能。

顺便一提,华盛顿特区上诉法院共同审理此案的三个联邦法官,其中有一位是华裔女性,名叫潘愉(Florence Yu Pan),其父母1961年从台湾移民到美国,她也是特区联邦法院的首位亚裔女法官。根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她向川普律师发问:“总统有没有权力命令海豹突击队去刺杀政治对手?”律师答:“如果国会弹劾罪责成立的话……”潘法官打断:“我在问你Yes or No的问题。”律师重复:“如果国会弹劾……”潘法官:“那么你的答案是NO了?”律师:“是的。”

这项裁决已无须怀疑,总统没有刑事罪豁免权。  
 
2022年,潘愉法官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上。来源:美联社

 
事实上,川普即使在共和党内也并非全党拥戴的共主。只要川普91项刑事起诉任何一项罪名成立,将会有很多原先决意投票给他的共和党选民改变主意。黑利的机会就来了。

黑利在新罕州赢得大多数独立人士的选票。根据福克斯电视台的调查,该州投给黑利的共和党选民,将有35%会在2024大选中不会投票给川普。如果他被定罪,数字的消长将会更大。

先按下这一笔。不管如何,川普确实赢下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他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他能复活成统治美国的异形巨兽吗?且听他大言炎炎:“我已经三次赢得新罕州了,从初选到大选都赢!”    

事实很打脸,2016年大选,赢得新罕布什尔州的是希拉里;2020年赢下此州的是拜登。这恐怕不是认知障碍,而是撒谎成性。    

生死相随的MAGA铁粉就算知道这是谎言,却完全不介意,而是被骗并快乐着。    
台下川粉欢呼声中,有一老白男喊道:“川普做12年!”川普回应:“你说得对,但别这么大声喊出来。要知道,他们喜欢叫我为法西斯。”    
    

还真别说,美国新纳粹党确实喜欢他。还有一位美国学者总结出川普与希特勒二十条相似之处。特地列在下面——


  1. 他们都没有以多数票当选。
  2. 他们都有直接沟通的基本盘。
  3. 他们都在种族问题上搞分裂。
  4. 他们都无情妖魔化对手。
  5. 他们都不断攻击客观事实。
  6. 他们都百般诋毁主流媒体。
  7. 他们对真理的攻击包括了科学。
  8. 他们的谎言模糊了真相,支持者传播了它们。
  9. 他们都醉心策划群众集会造势。
  10. 他们都鼓吹极端民族主义。
  11. 他们都以关闭边界为话语重心。
  12. 他们都推行大规模的拘留和驱逐。
  13. 他们都以堡垒来保护特定行业。
  14. 他们都通过忠心骨干来巩固统治。
  15. 他们都拒绝了国际规范。
  16. 他们都攻击国内民主程序。
  17. 他们都攻击司法和法治。
  18. 他们都要求军队誓言忠诚。
  19. 他们都宣称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    
  20. 他们都视女性为次等的从属角色。         

人们不要忘记川普的话:“美国总统必须拥有完全豁免权……即使是越界了也必须享有完全豁免权。”

所以网上有论者一语中的:“川普不是在争辩他无罪,他一直在要求豁免权,是在争辩他有权利犯罪。”

这真是警世金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