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川普与赵红霞有染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3559 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封面图来源:CNN

 

 

川普纽约过堂,三万多警察严阵以待,谁知到场媒体记者多于吃瓜群众,反川者多于川粉。但是,华川粉远多于华川黑。这个“远多于”的差距是多少?列阵川军里有六七张华人面孔,反川阵营浩大(别忘记这是纽约),但只有一两张华人面孔。

 

这就耐人寻味了。2020大选华人支持川普的仅得20%出头,如今连这比例都不保。为何在简体中文圈、微信圈、街头政治场合,华川粉总显得人多势众?只缘他们的键盘侠最投入,发声肺活量够大,存在感显得特别强。

 

川粉不论华洋,都是政治热情高,表达欲望强。且看现场一幕,有澳洲电视台记者作直击报道,一个刁蛮白人师奶冲进镜头,痛骂人家是“假新闻”,早晚要被统统“抓起来”。这种肢体动作和话语模式,来自教主川普,是MAGA铁粉的共同标识。

 

美国川粉基本盘都八九不离十,进攻性强、文化程度低、动辄诉诸语言暴力甚至实质性暴力。这和我在远方朋友圈得到的印象相反,2020那阵是知识精英压倒性挺川,坊间小桃红们跳脚诅咒川普。

 

如今远方朋友中的挺川者已趋于静默,虽仍有点依依不舍,但精神畸恋已大部消解。当下接棒挺川的反而是小桃红们,他们挺川是为了反美。而当初远方知识精英挺川,是为了“拯救美国”,他们认为美国正在被毁灭——那恰是川普式的叙事。这是极具讽刺的大反转。

 

暴风姐与赵红霞

 

进入本文正题,这宗情色明星封口费案,川普铁嘴铜牙一口咬定没这回事。这符合川普的人设。

 

华洋川粉再崇拜偶像也心知肚明,川普真的干过那些事,但他们不会直面这个是非问题,而更有兴致去贬低和撕裂“暴风姐”丹尔妮斯的人格。只要她不是个好东西,川普自然就不会是个坏东西了。

 

于是想起当年举国扬名的赵红霞,她与贪官轮流上床,由针孔摄像拍下的实录,本是重庆肖姓商人拿来威胁勒索贪官的,后来成为一串贪官落马被刑拘的证据。我记得,当时网上舆论怒赞赵红霞,没人在乎她是肖姓商人的情妇,也不在乎赵红霞干这些事并非白干,她得到了自己那一份好处,不管是从肖商人那里还是从贪官那里。

 

为何没人说赵红霞不是好东西?因为大家都恨贪官,幸有赵女以身作饵,才让成串贪官一网成擒。在网上麻辣烫的舆情中,赵红霞简直成了警恶惩奸的枕上女侠。

 

其实赵红霞不是邓玉娇,邓受辱愤而“手刃”衙门墨吏,免于刑事责任。赵红霞没那么清白,她以“敲诈勒索罪”被捕,判刑两年。她能获缓刑免于坐牢,多少和网上的民意压力有关。

 

赵红霞不值得赞颂,顶多可得到一点同情,严格来说,同情也很有限。她成为商人包养情妇,可能因为穷,但更可能是希望过得更滋润。只缘栽在她手里的是世人皆痛恨的贪官,便无人去追究她的人格缺陷。

 

我曾写过一首小诗——“谁剪绯霞系柳条,折攀何计不魂銷。罪臣应向花前谪,好度渝州更细腰。”字里行间讽刺的是贪官,并没对赵红霞有人格谴责,当然也没有称赞。

 

然而,假使川普上了赵红霞,在热爱领袖的铁粉眼中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时的赵红霞免不了道德追杀,她绝对不是一个好东西!至于川普和赵红霞是否有一腿,以及是否封口隐瞒以影响选举,已不重要。这就是华川粉的心智、思维、逻辑。

 

这就来看看风暴姐丹妮尔斯的口述,在她那本《不吐不快》的书中,写到自己九岁被叔叔性侵,她后来成了脱衣舞娘,又拍摄成人片,从亲力亲为演出而后转战编导,她现任丈夫也是干这行的。这在美国领有执照并缴税便合法,三百六十行,干什么都有。她得过色情片奖项,除了业界,谁知道谁又在乎那是什么奖。

 

丹妮尔斯真正成名契机是2006年,她在跨内华达和加州的太浩湖(Lake Tahoe)慈善高尔夫球赛上遇到川普。那时川普60岁,丹妮尔斯27岁。川普邀请她到自己套房共进晚餐,丹妮尔斯应约前往,看见川普穿着睡衣在等她。

 

看到这里,你懂的。接下来两人照章办事,丹妮尔斯记叙:“可能是我经历过最没感觉的性体验”(may have been the least impressive sex I’d ever had)。她还对川普的某器官有逼真描述,当然很不中听。她是风尘惯家,所言大概是真的。但这些都无关宏旨。

 

丹妮尔斯当然不是三贞九烈的节妇,川普更是此道惯家。睡过艳星之后,川普问她愿不愿上《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节目,这是川普投资并主持的电视真人秀。试问俗世不贪慕虚荣者能有几个?洞悉人性黑暗面就是川普的本事。所以2011年以及2016竞选期间,川普继续和丹妮尔斯幽会。

 

丹妮尔斯书中写道:“我又不傻,但万一美梦成真呢?”她真的没有自己想象那样聪明,她始终都没有被邀现身《飞黄腾达》节目。

 

等到2016大选前夕,丹妮尔斯便有话要说。川普让私人律师科恩给13万封口费。但指示能拖就拖,大选之后无论输赢,暴风姐再爆料已无甚杀伤力,便可不认账。精明川普想白嫖,但拖不过去,就在选前几天支付了封口费。

 

川普到头来还是白嫖了,他将这笔本来不犯法的封口费划入川普集团账目里实报实销,这构成了欺诈。川普还有别的烂事,他也花钱封口,也成为曼哈顿地方检察官的起诉理由,即以金钱等手段“逮杀”不利于自己的负面消息,涉嫌违反选举法。此属刑事罪。

 

不止一个赵红霞爆雷

 

在商言商,丹妮尔斯2016年大选前夕收钱签署封口协议,就应该闭嘴。然而,2018年她发现了协议的法律漏洞,关键是川普本人没有签字,所以她认为该协议无效。

 

华川粉为何恨丹妮尔斯?他们不恨川普婚内寻花问柳,但丹妮尔斯收了封口费,还要拿开口费,这让川军怒不可遏。好像她不开口,川普就没有这档子事似的。

 

川普何止有,还多了去了。不过揭出多少宗,都不影响川粉对他一片深情。所以再爆这一宗,也无伤大雅。

 

相比丹妮尔斯,“花花公子”前玩伴女郎凯伦·麦克道格(Karen McDougal)更接近赵红霞的人设。她在2006年在洛杉矶一个场合与川普相遇,麦克道格说,川普“一见倾心,一直和我说话,称赞我有多漂亮”等等。

 

丹妮尔斯阅人无数,麦克道格则有点“傻白甜”,或许她没那么傻,也未可知。总之她成了川普的小三,这段不伦关系从2006到2007维持了10个月。和丹妮尔斯不同,麦克道格绝口不提两人性事和谐与否,只声称当时双方是付出真心,情投意合。

 

听起来很傻很天真,川普怎么可能有半点真心?尤其注意一下时间线,他和麦克道格的露水情缘与丹妮尔斯基本同步。看来,日理万机的川普还真是劳逸结合。

 

正如大家所知,麦克道格没那么傻,即使开始有点犯傻,后来也学精了。2016竞选期间,她找《国家询问报》爆料,这家八卦小报老板是川普家族多年密友,于是报社出钱15万买下麦克道格故事的版权,却从未刊出。

 

川普当然打死不认,他坚称对丹妮尔斯及麦克道格都坐怀不乱。然而,在曼哈顿被刑事起诉之后,隔不多久,川普本月底又要再度应讯出庭。这回面对的是一宗强奸案民事诉讼,女事主是电视明星和知名杂志专栏作家卡罗尔。

 

这事有点久远。20年前卡罗尔在古德曼百货公司与川普相遇,两人搭讪逛店,但川普后来不管女方抗拒,在更衣室性侵了她。卡罗尔没有报警,她的理由是对有强大律师团的超级富豪来说,强奸起诉在法庭很难成功,反而影响了她的职业生涯。

 

20年后,女权主义的抬头和公众认知的更新,终于让卡罗尔提出迟来的指控。此事卡罗尔当时和两个密友吐露过,这两人都愿意出庭作证。

 

川普当然矢口否认,他说:“没有监控,没有视频,没有事故报告,附近没有售货员——因为这事从没发生过!”

 

九十年代还是录像带时代,商店难得设有监控。就算有,录像带也保存不到今日。不管如何,都要承认卡罗尔这起民事诉讼难度很大。包括此前曼哈顿大陪审团的34项指控,要罪名成立也不容易。

 

川普执政时期的司法部长巴尔日前在ABC电视节目上说,“封口费”案起诉法理“模糊”,但擅自带走和私藏国家机密档案的司法调查,对川普才真正具有威胁。

 

别人的话可以不理,巴尔的话倒真要听一听。我曾以为,只因拜登和彭斯家都找到机密文件,让川普卸责有了最好理由。但巴尔如是说:川普对机密档案故意耍花招,构成了妨碍司法,“我觉得此案会变得很严重,我认为调查人员可能已经掌握某些关键证据。”

 

据华盛顿邮报披露,川普的花招是接到交出密件的传票后,他私下转移某些自己想拥有的文件,却让律师声明所有密件已上交。这些新证据被司法部特别检察官所掌握。

 

巴尔还没有提到,乔治亚州大陪审团一直听取和审理川普“干预选举”的案件,近期快有决定了。拭目以待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