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二老栽进同一个坑,拜登难过“密件门”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孔捷生

全文共 3552 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封面图来源:USA Today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无论对拜登、川普都是如此。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私宅又发现了五页奥巴马时期的机密文件,这是第三波。

 

我不会为老拜登描眉敷粉,他的行为是严重的,危机应对是失败的,公关能力是拙劣的。

 

要拿川普对比,指拜登私藏的机密资料(20多份)比川普(300多份)少得多,机密等级也要低,拜登律师发现就即时报告国家档案局和司法部,而这两个机构要求川普交出机密文件,他不认账,也无视传票,坚称机密档案已交割完毕,却被发现在转移文件。于是导致FBI出动探员搜查海湖庄园。

 

然而,这种横向比较只在面对司法裁决时才有意义,对于吃瓜大众来说,前后两个总统无甚不同,都是藏匿国家机密文件,滔滔辩词就是说出一朵花来,也改变不了公众印象。何况口拙的老拜登还越描越黑,怎比得上铁嘴铜牙的川普?

 

事实上法律麻烦已经缠身,司法部任命了三名特别检察官对一位前总统和一位现任总统进行调查。拜登说文件和雪佛兰老爷车锁在车库里,不是停在大街上。这是典型的“心机”梗塞,脑筋短路。反观主持过电视真人秀的川普,深谙“反高潮”剧场效果,在极端不利的危局,祭出咄咄逼人的进攻性话术,指FBI特工竟搜查“梅兰妮亚内衣柜”!

 

联邦探员是否真动了前第一夫人的内衣,吃瓜群众无处知晓。拜登律师在总统私人物品里发现机密文件立即上报,吃瓜群众却不会领情。尤其拜登“上锁”说,形同自绝经脉,抹污公信力。假使川普在海湖庄园插上“此地无银三百两”牌子,拜登插的牌子是“隔壁李四没有偷”。

 

联想到川普把机密文件撕碎丢进马桶,甚至在出国参加会议也往下榻酒店的马桶丢撕碎的字纸,这当然更离谱。须知国家元首出访,连排泄物都不留给东道主酒店,宁愿“打包”回府。相较拜登“上锁”说,川普不会辩解我冲马桶了,他干脆不承认,或者完全不接这话茬。因为他是川普,不是别人,公众和舆论界已习惯他的胡搅蛮缠和咆哮式话术,他断然拒认犯错,更不会向公众道歉。

 

但舆论界对拜登的道德标尺不同,从保守派到自由派媒体都在穷追猛打。拜登说很快会就此事给一个公开说法。不知他的团队怎么去重组话语,挽回拜登失败的公关。我觉得很难。

 

拜登真要成败登

 

拜登“密件门”有几个要穴,非但政敌揪住不放,连自家人也百口莫辩。

 

首先,拜登私藏国家密件先于川普,“疏失”和“不慎”之类,在政治词典里属于无意义词条。就算密件被发现后的处理步骤符合程序(法律意义上的程序,不包括官员行为守则),这和川普不同。但国家密件混杂放在拜登私人办公室和私宅,而且放了六年,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其次,第一批密件被发现,在中期选举之前几天,却压着消息,直至选举后才承认。白宫去年12月20日向司法部报告发现密件,向媒体说到第一批密件时,白宫已经知道第二批被发现,却按下不表。换言之,只向司法部和国家档案局吐实,以避免刑事责任,却对舆论界半吞半吐。

 

再者,就连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承认,都属不得不然。毕竟众议院换届,司法委员会由共和党接管,新主席正是矢言调查拜登家族的乔丹(Jim Jordan),他是共和党极右翼自由核心小组(Freedom Caucus)第一任主席。这届议长选举难产,让麦卡锡颜面丢尽,外间见识到自由核心小组的剽悍。这个极右翼帮派成立于奥巴马时期,他们反移民、反平价医保、主张小政府。及至川普横空出世,他们全部成为川党,迄今这个核心小组仍有一半成员是2020大选的“选举否认者”。

 

拜登“密件门”想全身而退,殊非易事。我却因之窃喜,这是劝退乃至逼退拜登放弃连任的好理由和好时机。我略去“最”字,只缘最好理由可能还在路上。

 

我没去查民调,毕竟民调会跟着时势变易。在我印象中,在两个总统的密件门东窗事发之前,民意多数不希望见到2024年川普拜登再度对决,无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都如此,独立选民更不必说。人们已经看够了玄冥二老的旧戏码。

 

记得2020大选,我在微信群提到“川粉”字眼,被怒喷:“那你就是拜粉!”不是川粉就是拜粉,这种思维很典型。活在微信和自媒体里的华人,不了解美国并无个人崇拜这一脉香火,民主党不粉领袖,共和党同样不粉。只是“反传统”的川普现世,才涌现一群死忠领袖的崇拜者。即便是他们,亦非共和党多数,勉强三分之一吧,正持续缩水,并进入艰难的精神治愈疗程。

 

拜登年满八旬,还意欲竞逐连任,这对美国不是好事。我来美后见过多届总统更替,克林顿八年,把青丝熬成灰白;小布什、奥巴马也一样。美国总统是很劳心劳力的一份工作,只有川普不同,非因只做了短短四年,只缘他是最不勤政的总统。

 

又说到微信群轶事,2020大选时看到川粉贴出川普在白宫草坪独行的照片,他脸上密布忧国忧民的冥思,贴图者深情感叹:他为人民为国家操碎了心!我观之失笑。川普任内有多少日子在海湖庄园,有多少日子在高尔夫球场上挥杆,媒体没有不知道的。即使在白宫,他对电视和推特的痴迷远胜于施政治国。四年里最心力交瘁的日子,就是大选前后那个惊悚时段。

 

做总统如此辛苦,拜登再干两年,我都觉得难为他了。还想连任?

 

也说双重标准

 

拜登“密件门”成了共和党的趁手武器,喜得大礼的却是川普,关于私藏机密文件可能引发的刑事起诉,显然难以为继。麦卡锡议长席位还未坐热,就发炮轰民主党玩双重标准。

 

司法部现已任命了特别检察官调查,不妨留待最终报告出来再评说。倒要先说一下双重标准的界定。

 

且不管政坛党争,舆论对拜登铺天盖地的追责,确实看到公众对拜登和川普是持“双重标准”的,对两个人的道德要求并不一样。

 

拜登发现之后归还这些密件,并主动与司法部联系,如实报告。只是对媒体藏着掖着。这就够他喝一壶了。而川普对“密件门”采取以攻为守的咆哮,还诬指FBI栽赃(典型川普话术),唯一辩词是“我解密了这些文件”,这根本是无稽之谈,离规章与国法十万八千里。但川普不在乎。

 

早在2020年6月,迈克尔·托马斯基(Michael Tomasky)就曾在纽约时报发表过一篇《川普为什么说谎?》,该文写道:“观察人士常对川普不急于掩饰自己的谎言感到困惑。他当然不着急。因为他不在乎是否被揭穿”;“他才不会尊重体制以绕行或假装按规则行事,他反倒非常乐意摧毁那些可能揭发他的机构(新闻机构、国会、法院、检察官)。他对那些制衡他的机构只有藐视,所以他不急于掩饰任何东西。当然——也许是所有这些之中最可怕的部分——他一刻都不担心他离开后会留下什么烂摊子。”

 

另一个作家葛文达·布莱尔(Gwenda Blair)写过两本关于川普的书,他指出:概括川普少不了好斗、不讲原则、拜金主义、自命不凡、敏锐、散漫、冲动或者具有独特魅力这些词。但最突出的却是两个词:自恋和推销型。“如果有人说他在某个方面不太成功,川普可能会怒气冲天,觉得受了羞辱,并且做出反击。这是自恋型的人格障碍。”

 

还有一位传记作家蒂姆·奥布莱恩(Timothy L.O’Brien),是《川普帝国》一书作者,曾被川普起诉,索赔50亿美元,原因是作者说地产大亨川普的净资产并没他声称的那么多。当然,后来川普输掉官司。奥布莱恩说川普”他完全是个自恋狂,从早到晚最关心的就是他自己。”

 

这两位川普传记作家所见略同,都认为批评川普此人容易,但他煽动美国人宣泄愤怒的能力不容忽视。川普对释放出来的排空浊浪,完全不在乎后果。

 

川普和拜登之不同就在于此,大众舆论对传统政客是用传统标准来要求的,对川普却失去了标准,不知道怎么去量度这样逸出常轨的人。而且川普在煽动民粹有超强能力,他有本事让谎言也变得顺耳中听。

 

川普在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演讲时说:“If you say it enough and keep saying it, they’ll start to believe you.”(如果你说得够多,而且一直说,他们就会开始相信你。) 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你一定听过。川普说他祖父来自德国,这句话的原产地也在德国。

 

川普在他的书《交易的艺术》中写道:“ 我迎合人们的幻想”。 “ 人们想相信某件事是最大的、最伟大的、最壮观的。我把它称为真实的夸张。” 川普又在《大思考》(Think Big) 一书中写道:“如果你承认失败,那么你就会被打败”。

 

这解释了川普的大小谎言和抵死不认败选的原动力。对他来说,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赢” 。至于真相,只有他赢了才是,反之就是“假消息”、“假新闻”。外间哪怕不接受川普,也觉得他横竖就是那样,还能拿他怎的?

 

拜登却不同,要用另一把尺子去量。他就算从密件门脱身,也很难争取连任了。我第一个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