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还会继续跌下去吗?| 今日美政(附音频)

作者 | Eric
全文共 4024 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第111集

 

 

前一段时间,油价涨得是天怒人怨。东海岸超过了5 美元/加仑,而西海岸最高油价已经突破了 7 美元/加仑。但近两周来,随着原油期货价格的下降,油站的成品油价格也逐渐开始出现了一点回落。

 

拜登总统在中东的访问,其中一个重要目标就是要求沙特和欧佩克组织提高原油日产量。但就公报来看,并没有达成目标。目前沙特的原油产量大约是1000万桶/天,按照已有的欧佩克协议,下个月大概能达到 1100 万桶/天。就沙特自己的表态,他们目前最大的产能大约只有 1200 万桶/天。对于产油国来说,闲置的产能其实就是他们在国际社会上的发言权 ,因此沙特在增产上不愿意与美国配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欧佩克组织下一次讨论产量问题的会议要到下个月的 3 号,因此坊间普遍认为,原油价格在近期不会再有明显的下降。也许有人会问,美国现在不是最大的产油国吗?为什么美国不提高石油产量呢?对不起,美国和沙特的最根本区别就是,沙特的油田是国营的,而美国是私营的。只有国营公司,出于国家政治目的,才可能留有闲置产能以谋求国家的政治利益;而私营石油公司,没有任何理由需要留闲置产能,一旦开始采油,就一定是最高产能,不会留有闲置产能。因此美国能够调用的,只有自己的石油战略储备。在产量调控上,私有企业无能为力。

 

请注意,虽然沙特在能源问题上对美国的重要性在下降,但沙特依然是中东对抗伊朗的美国重要的盟友。即使在这一点上,沙特也没有表现出愿意和美国及以色列提升合作等级的意愿。

 

简单介绍一下目前美国可以对沙特及海湾国家产生影响的几张牌。

 

首先,在伊朗问题上,伊朗是整个海湾地区对于阿拉伯国家来说最大的威胁,这也是海湾国家最想和美国进行合作的地方,他们至少希望能够加入到伊朗核协议。但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一直在伊朗核问题上行动迟缓,具体说就是一直在等待伊朗方面对美国提案的回应。以色列要求拜登给出明确的信号,比如说如果伊朗继续拖延,将会面临军事打击。但事实上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拜登从今年 2 月份就一直对伊朗说,这是最后的谈判了,但实际上谈判到现在毫无进展。请注意,这里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伊朗在故意拖延时间。因为经过了川普破坏以后,伊朗人非常清楚地知道,即使和拜登政府达成了协议,中期选举一过,议会如果被共和党把持,那么即使是双方都同意的条约,也无法得到美国议会的通过。所以,不如继续等待。这不得不说,是美国制度上的一个弱点。另外,反过来说,拜登政府真的有动机去进行伊朗核问题谈判吗?也许不一定的。因为如果和谈成功,必然大幅度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而这么做等于是给共和党人输送炮弹。共和党会利用这一点在中期选举上大做文章,批评拜登软弱。因此,伊朗这张牌,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是打不出来的。

 

其次,是粮食安全问题。中东和北非地区严重依赖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粮食进口。埃及 80% 的小麦进口自乌克兰。俄乌战争导致这两个国家的粮食出口大幅下降,并引发这个地区严重的通货膨胀,今年的食品价格超过去年 30% 左右。这对于不太富裕的中东和北非国家来说,甚至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即使对于沙特这样的富裕国家来说,粮食安全依然是这个沙漠国家的重要问题。沙特是全球大米进口的第二大国,他们主要的两种基础粮食,小麦和大米,进口量都很大。在联合国食品安全指数上,沙特是海湾国家中垫底的一个。随着俄乌战争对全球粮食供应的影响,沙特的食品价格上涨幅度,估计在 20% 左右。美国在最近和海湾合作委员会的联合声明中,表示将投入 10 亿美元,帮助中东和北非国家解决粮食安全问题。

 

第三张牌就是沙特王储萨勒曼 MBS (Mohammed bin Salman),他是沙特的实际领导人。以残暴和冷血著称。这导致他的人权纪录极差,在谋杀了《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舒吉 Jamāl Khāshuqjī 之后,被西方国家普遍地鄙视和冷落。随着全球能源结构的改变,沙特在世界政治上的重要性逐渐下降。萨勒曼看到了这个问题,早在 2016 年,他就启动了所谓 “2030 年愿景” 的经济和社会改革计划。应该说,这一计划的核心方向是正确的,即将沙特从一个宗教国家逐渐向一个世俗国家过渡。萨勒曼逐渐废除了宗教警察,并提高了女性在沙特的地位。甚至尝试和以色列发展关系。对于谋杀卡舒吉,萨勒曼多次表达了自己的无辜和悲哀,这至少可以看作是一种向西方靠拢的姿态。他曾经对西方记者说:“卡舒吉事件是发生在我身上最糟糕的事情,因为它可能破坏了我所有的改革计划”。因此在靠近西方国家和现代文明方面,萨勒曼是有求于西方接纳的。但是,恐怕还是那个问题。美国自己内部现在处于严重的政策不稳定(不少政局不稳定)阶段,这使得这些向往和美国合作的国家多少都有些踌躇。“攘外必先安内”,一个国家的内政不稳定,很大程度上也会影响到它的外交目标的达成。

 

我们说回今天的重点:油价。既然海湾国家不会很快增加产量,那么油价下跌的原因来自哪里呢?

 

最近,国际原油期货的价格甚至已经跌到了俄乌战争之前的水平。9 月份的布伦特原油期货连续三个交易日收在 100 美元之下。油价下跌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绝大多数人相信,本月底的美联储例行 FOMC 会议上,可能会将基础利率再次上调 75 个基点,甚至,100 个基点。这样联邦基金利率就可能达到 2.25% 到 2.5% 之间。从债券市场上来看,2022 年底的目标利率可能达到 3.5%。请注意,从本月初 7 月 5 日开始,美国的 2 年期国债收益率就超过了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这被叫做收益率曲线倒挂。一般来说,短期国债的利率都会低于长期国债。而当长期国债利率低于短期的时候,就说明人们对美国长期的经济预期不看好,就会导致两者倒挂。在美国历史上,这种短期国债利率和长期国债利率的倒挂,大多都发生在经济衰退之前,两者的相关性高达 60% 以上。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知道为什么原油市场上的油价开始下跌。其主要原因,来自大家对未来经济不看好。这里说明一点,我看到有人认为原油价格下降是因为美元的升值,这是不对的。因为原油期货都是用美元计价,所谓美元升值指的是美元相对其他主权货币的升值。所以美元升值受影响最大的是其他国家购买原油价格会上涨,而美元升值本身,对以美元计价的石油期货来说,影响几乎可以忽略。所以油价下降,最主要的影响因素,还是美国及世界的经济前景。

 

但是(坏消息总是跟着这个该死的“但是”后面),原油价格的下降,却并一定意味着成品油价格的下降。我们先来看一些数据:

 

自从新冠疫情以来,在大约两年的时间里,美国用来提炼原油的炼油厂不断关闭或者减产,和疫情之前相比,美国的日炼油能力大约下降了 100 万桶。美国目前至少有 8 家主要的炼油厂或者关闭,或者减产。和疫情前相比,美国的炼油能力下降了 5.5%。

 

炼油厂连续关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需要实现自己的减排目标,来对抗全球变暖。美国环境署和能源署都对炼油企业的排放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导致这些炼油厂必须投资来提升自己的设备的减排能力。但是,随着能源格局的改变,美国要逐渐淘汰或者至少边缘化化石燃料的趋势是很明显的。因此炼油厂企业不想将巨资投入去改善一个濒临夕阳的产业。

 

这些燃料生产商也面临来自政府的压力,6 月份的时候,拜登总统曾经致信美国主要的石油公司,指责他们在美国人经历困难的时候还榨取超额的利润。拜登在信中说:“如果在战争期间,将远高于正常水平的炼油厂利润转嫁给美国民众,这是不可接受的。” 拜登同时威胁到,如果这些公司不降低价格,他会启动美国紧急状态法来迫使他们降价。

 

那么炼油厂的利润是不是很高呢?这个……真的很高,在疫情前,一般炼油厂每桶的利润大概在 1-2 美元,而现在最高能冲到 18 美元一桶的利润。但炼油厂也有苦衷,因为两年的疫情导致一些炼油厂已经出现亏损,他们希望现在能创造更多的利润来弥补之前的损失。公司将这些利润去填补过去两年的亏空,但这两年中,他们却拿着美国政府的补助。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正在退潮的产业。油价的上升本身,也折射出人类拯救地球气候所必须付出的代价。Chevron 的CEO Michael Wirth 曾明确表示,“我不认为你还能在这个国家看到有新的炼油厂开张。在一个政策环境正在试图减少对这种产品需求的国家,你不会找到投资者愿意投资数十亿美元(修建新的炼油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