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一颗意想不到的棋子 | 今日美政(附音频)

作者 | Eric
全文共 3243 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封面图来源:NYTimes

 

第78集

 

先来看看欧洲的形势发展。丹麦和荷兰开始警告俄罗斯可能在周二就切断向这两个国家输送天然气。因为他们拒绝向俄罗斯支付卢布。丹麦大约有 4% ,荷兰大约有 2% 的能源供应,依赖俄罗斯输送的天然气。两周前,俄罗斯已经因为同样的原因,中断了对波兰,保加利亚和芬兰的天然气供应。请注意,在这些国家和俄罗斯签署的供气合同中,并没有规定必须要用卢布支付,因此俄罗斯切断天然气供应属于俄罗斯方面违约。

 

要求所谓 “不友好国家” 支付卢布,这是普金在三月份的命令。欧洲买家手里没有卢布怎么办呢?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表示将为他们设立一个特别的账户,收他们的欧元,然后用俄罗斯方面规定的汇率来折算成卢布,再用这些卢布来支付天然气的费用。这一措施,就可以一定程度地维持卢布的币值。欧洲的一些天然气公司只能遵从俄罗斯的这一要求。但是欧盟委员会指出,这些欧洲能源公司这样做,有可能违背对俄罗斯的制裁法律。目前欧洲那些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能源公司正在设法摆脱这一困境。德国是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买家,他们已经将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比例从 55% 下降到 35%。欧盟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将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减少三分之二,到 2027 年彻底终止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

 

周一,欧盟领导人初步达成共识,将进一步制裁俄罗斯。欧盟决定,立刻禁止约三分之二来自俄罗斯的石油。在今年年底之前,禁止 90% 的来自俄罗斯的石油进口,仅保留通往土耳其和斯洛伐克方面的唯一一条输油管线。另外,俄罗斯最大的银行俄罗斯联邦储备银行,终于也被从 SWIFT 系统中驱逐了。

 


欧洲委员会将会批准一项 90 亿欧元的乌克兰援助计划,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乌克兰西部的重建工作。

 

战况方面,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持续展开行动,试图包围仍留在顿巴斯地区抵抗的乌克兰守军,他们试图切断乌克兰守军的补给线。双方激战的城市在 Severodonetsk和 Lysychansk,这都是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城市。而乌克兰方面则在南部港口城市赫尔松取得一些进展,乌克兰方面称他们已经包围了一部分俄罗斯在此的守军。他们对还留在赫尔松的抵抗组织高喊:“赫尔松挺住,我们已经很近了!”

 

今天主要的内容,是土耳其再次邀请俄罗斯和乌克兰及联合国代表到伊斯坦布尔进行和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周一和普金通了电话,要求尽快在俄乌双方之间恢复和平。上一次双方在伊斯坦布尔的和谈是在 3 月 29 日,当时双方只谈了三个小时,各自给出自己要求的条件,但并没有深入的谈判。俄罗斯一方的主要诉求是要求乌克兰不得加入北约,不得擅自进行军事演习一类的行动,同时要求乌克兰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乌克兰一方的要求则是要绝对保证乌克兰的安全,克里米亚的问题不谈,可搁置 15 年。

 

在那一次和谈中,乌克兰非常巧妙地绕开了北约问题。他们所要求的安全保障,其实和北约的所谓第五条款的集体防御是同等内容的。在北约的第五条款中规定,北约任何一个国家遭到攻击,就等同于整个北约被攻击,全体北约国家将集体进行防御和反击。而乌克兰要求的安全保障机制同样是要求,一旦乌克兰被入侵,参与乌克兰安全保障机制的国家将集体进行反击。这一条款可以说让俄罗斯有点哭笑不得。当然,这里要注意,乌克兰也很聪明地将顿巴斯和克里米亚排除在安全保障机制之外,这样就增加了现实的可能性。但乌克兰表示,他们只承认 1991 年乌克兰脱离苏联时候的边境线,不承认之后俄罗斯的任何领土申张。

 

因此可以看出,三月份的那次和谈,双方的要价距离很远。那次和谈会议之后,原定是两周之后再次会谈,但很可能因为双方都看不到谈判可能的进展,因此一直拖了下来,没有在进行后继的谈判。

 

这一次埃尔多安公布了自己对普金的邀请,这有可能是双方又看到了某种达成和谈的希望。但这一消息并没有得到俄罗斯的回应,因此可能在关键问题上双方还有一些差距,俄罗斯不愿意过早地表现出愿意和谈的姿态。但无论如何,能够进一步进行接触,总是向和平迈出的一步。


土耳其在这次俄乌战争中的表现可圈可点,进退有据。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无法预料的结果。首先,土耳其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立刻将这次冲突定义为战争,而不是什么特别军事行动,并且立刻根据 “蒙特勒公约” 关闭了博斯普鲁斯海峡,使得俄罗斯的黑海舰队完全孤军作战。

 

土耳其明确表示支持乌克兰,谴责俄罗斯,但没有参加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没有对俄罗斯的飞机关闭领空,使得俄罗斯的飞机向南飞行不受阻碍。土耳其出口给乌克兰著名的TB2 无人机,但又同时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以避免刺激俄罗斯。土耳其为什么要采取这种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立场呢?

 

这可能和两个因素有关。一是库尔德人,二是土耳其的经济。

 

首先是土耳其最关心的是库尔德人。我们都知道犹太人以前是一个没有国家的民族,但实际上世界上最大的没有国家的民族不是犹太人,而是库尔德人。库尔德人的总人口大约超过 3000 万人,是世界上所有犹太人总和的两倍。库尔德人是一个高度混合的民族,主体可能是波斯人,而不是突厥人(很多人以为他们和土耳其人一样是突厥人)。土耳其从凯末尔时代开始就不断压制,并试图同化库尔德人,在土耳其根本不许提 “库尔德人” 这个字。土耳其从根本上不承认存在库尔德人这样一个少数民族,库尔德语不允许在任何媒体上出现,这一情况只到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才不得不有了一点松动。简单说,土耳其根本上就想要彻底灭绝掉库尔德这个民族。这引起库尔德人常年不断地发起暴动试图独立。库尔德人历史上是一个高度游牧的民族,战斗力极强。12 世纪著名的哈丁战役,彻底打垮十字军主力,夺回耶路撒冷的萨拉丁所领导的部队,就是库尔德人。这是一个骁勇善战,永不屈服的民族,当然,和历史上的游牧民族一样,他们内部相当不团结,这也是为什么库尔德人一直被各种强权所统治的根本原因。库尔德人闹独立,一直是土耳其最头疼的问题。在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有 1400 万,占到土耳其总人口 15% 以上,这么多人口闹独立,土耳其的日子就没法安生了。由于美国和西方对库尔德人的同情态度,这使得土耳其非常不满。唯一能够帮助土耳其打击库尔德人武装(这主要是在叙利亚)的,就是俄罗斯。所以,土耳其要想限制库尔德人在叙利亚不断做大,就必须保持和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合作。投桃报李,在 2016 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之后,普金是第一个向埃尔多安表示支持的外国领导人。所以这两个国家在政治上,是相互有需求的。

 

经济方面,土耳其天然气的进口 50% 靠俄罗斯,而且自身也是俄罗斯向欧洲输气输油的通道,这是可以收过路费的买卖。另外,土耳其的支柱产业之一就是旅游业,战争和经济的萧条必然影响旅游业,而来自俄罗斯的游客是土耳其旅游业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要知道土耳其自 2016 年开始经济就一蹶不振,通胀率达到两位数,失业率也是两位数,而且情况持续糟糕,2021 年GDP 大概下降了 7% 以上。土耳其农产品和食品向俄罗斯的出口,近年来稳步提高,从经济层面上来说,土耳其非常不愿意看到俄罗斯被彻底打垮。

 

所以,了解了这些,就不难理解土耳其的立场。事实上,土耳其目前所处的地位非常有利。西方,尤其是美国在战争一开始就已经采取了一边倒的姿态。这虽然在道德立场上无可指责,但也因此失去了调停的资格。北约阵营中唯一还能够起到调停作用的,不是法国和德国,而是土耳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