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湾区,人间地狱还是工薪家庭安乐窝?

作者 | 莫莱斯
全文共 4698 字,阅读大约需要9分钟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或许你还记得今年春天旧金山发生的一桩悲剧,它让这座城市的困境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帮助创建Cash App的技术高管鲍伯·李(Bob Lee)于4月初在市中心街道上被刺死。几天后,创业家兼播客播主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告诉他的搭档主持人,他会“赌上一毛钱”,李是“被一个精神病无家可归的人”杀害的。当这段对话的片段被发布到推特上时,埃隆·马斯克回复说“绝对如此”。另一位风险投资家马特·奥科(Matt Ocko)在推特上表示,“热爱犯罪的市议会”因这起谋杀案而“手上沾满了鲜血”。但最终被指控谋杀的男子不是街头游民,也不是精神病患者,而是一位认识李的信息技术顾问。

包括很多公众号在内的右翼媒体都喜欢黑加州,特别是旧金山湾区,把旧金山描绘得脏乱不堪,到处都是游民和瘾君子,“零元购”横行,仿佛人间地狱,从而指责这些都是“左派政策酿成的恶果”。这就导致人们先入为主,但凡发生类似鲍伯·李这样的惨剧,或者有大型连锁店关闭在湾区的门店,就会立刻认为是这里犯罪率高企导致的后果。也是因为这种片面描述,当一项研究称旧金山湾区的生活质量仍居全美最高时,公众号报道下方的评论是一片“数据造假”的指责。

 
昨晚,福克斯电视台主持的红州佛罗里达和蓝州加利福尼亚州长的辩论备受瞩目。佛州州长德桑蒂斯指责加州税收高,犯罪率高,很多人从加州搬去红州。加州州长纽森自豪地说,加州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人口相当于21个州总和,制造业全美第一。在双边贸易、研发、创新方面占据主导地位,加州比美国其他州拥有更多的科学家、研究人员、工程师、诺贝尔奖获得者,拥有最好的高等教育体系。是生命科学,生物科技,纳米科技的发源地,在绿色科技、人工智能领域占有统治地位。

旧金山湾区究竟是犯罪者的天堂,还是工薪阶层家庭的安乐窝?这份研究到底有没有造假,它是如何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我们往下继续了解。

旧金山湾区有着全美最高的生活水准


上文所说的研究来自路德维希经济繁荣研究所(Ludwig Institute for Shared Economic Prosperity,LISEP),该研究所的研究包括为失业、收入和生活成本创建更有意义的经济指标。他们的最新经济分析发现,跟一些人通常的看法相反,在美国一些最昂贵的城市,比如旧金山和圣何塞,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的生活水平也最好。

根据LISEP对美国50个大都会区的分析,对于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来说,能获得最好的生活的地区是圣何塞-桑尼维尔-圣克拉拉大都会区,而旧金山-奥克兰-弗里蒙特名列第四
    

这似乎有些违反人们的直觉,因为旧金山湾区的“贫困线”确实划得很高,但是LISEP的分析中,一项指标是中等收入者每月购买必需品,比如买完菜、加了油、付了孩子的托儿所费用和房租按揭后,还能结余多少。结果发现,湾区的生活成本虽然偏高,但工资也高于一般水平,而且就业机会更多,薪资范围分布比较平均,也就是高收入与中低收入的人都分布较多。   
 
从收入上来看,这些城市的不同收入人群相对较均衡。来源:LISEP,经彭博社制图


LISEP发现,虽然圣何塞和旧金山是美国生活成本最高的两个大都会区(分别为第一和第二),并且自2005年以来通货膨胀率最高,但它们的抗通胀能力也最强,工人的结余较高。在旧金山,有两个成年人和两个孩子的中位数家庭,在支付基本生活必需品后,还能剩下18.2%的收入。在圣何塞,这一数字为25.4%。


湾区的另一个优势是,与其他一些城市相比,该地区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工作岗位,包括更多的中上收入岗位,因此能满足高企的住房和不断上涨的必需品价格。

相比之下,那些家庭收入中位数中下的城市,就业机会则更为稀少。根据这些标准,落在底部的是那些低收入工薪阶层占比更多的区域——他们的收入无法抵销上涨的生活水准。   
 
在排名垫底的城市,低收入人群(上图中的黄色部分)占比过多。

报告发现,在拉斯维加斯,近三分之二的工人从事低工资职业,而全国中位数约为35%。这就导致在这些大都会区,在高通胀中入不敷出的工人占比更多。

每个人对“生活水准”的定义不同,有人可能会定义为夜晚出门吃烤串的自由,有人可能定义为这个城市能提供多少场高质量的音乐会或者有多少公园,而这个研究,将生活水准定义为在特定大都会区一个中位数工薪家庭手里能有多少“余粮”,“余粮”意味着他们的抗冲击能力和可支配收入水平,代表着一个普通家庭是否有钱有闲享受当地提供的服务——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城市的普通家庭每月入不敷出,这里的生活再热闹再惬意,也与他们无关。

旧金山湾区将有望借AI东风继续起飞


LISEP的这项调查事实上也展现出了各地区的经济实力和就业水平:经济发展向好、职业选择多样,普通工人向上攀登的阶梯也更多。虽然这几年一直被人诟病,但由于众多高科技行业坐落于旧金山湾区,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在美国大都会区人均GDP排名中,圣何塞都会区仍排第一,旧金山第二。  
  
而且旧金山湾区仍在继续增长。根据布鲁金斯今年的一份研究报告,美国技术工作增长最快的都市群分别是:旧金山-奥克兰-伯克利、西雅图、圣何塞-森尼维尔-圣克拉拉,以及洛杉矶-长岛。

这背后的一大推动力是人工智能。去年随着chatGPT横空出世,人工智能行业火爆,人工智能研发招聘四分之一集中在旧金山和圣何塞。   
      

旧金山是美国最大的AI中心之一,拥有众多的AI初创公司、研究机构和人才。例如OpenAI、Salesforce、IBM Watson、Google Brain等。

从广义上讲,人工智能是新兴技术发展经常出现的地域不均衡的缩影。布鲁金斯通过对384个都会区涵盖人工智能研究和商业化七项指标的都会区数据进行聚类分析,发现美国的人工智能活动高度集中在少数几个 “超级明星”中心和 “早期采用者”中心。    

在这些中心中,仅旧金山和加州圣何塞两地就占据了2021年人工智能会议论文、专利和公司数量的四分之一。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两所世界顶尖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及人工智能研发领域的众多世界领先投资者是湾区成功的关键。

旧金山湾区的犯罪率到底高不高


说到生活质量,当地的犯罪水平显然会对居民的生活产生息息相关的影响。经过各种右翼媒体和网站的渲染,以及一些国家宣传机器不遗余力的报道,很多人的印象是湾区犯罪率很高,抢劫横行。所谓抢劫950元以下不定罪的流言流传多年,包括辟谣吧在内的事实核查媒体多年来无数次澄清,但这个说法似乎仍然深入人心,事实果真如此吗?

关于950美元不定罪的事实核查,见加州“第一谣言”:“打砸抢950美金不坐牢”为何长盛不衰?

根据警方编制的犯罪统计数据,与2006年相比,如今一个典型的旧金山人成为暴力犯罪受害者的可能性更小。2022年的暴力犯罪率为每10万居民636起,比2006年下降了约25%。据统计,旧金山比休斯顿、达拉斯、西雅图、新奥尔良以及盖洛普民意调查受访者认为更安全的许多其他城市更安全。

旧金山的暴力犯罪率逐年下降,来源:加州司法部和财政部

但旧金山湾区居民和美国其他地区居民的感受并非如此。根据《旧金山纪事报》今年9月的一篇报道,盖洛普最近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询问受访者是否认为美国16个主要城市 “居住或旅游安全”。虽然有52%的受访者认为旧金山是安全的,但这一比例与2006年相比急剧下降,当时每10位受访者中就有7位认为旧金山是安全的。    

根据多次全市范围的民意调查,旧金山当地人对公共安全的看法也在恶化。

在去年由《旧金山标准报》(S.F. Standard)委托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每10名受访者中就有7人表示,他们感到现在相比2019年更不安全。同时,《纪事报》的民意调查也同样发现居民对城市公共安全状况的不满。

旧金山的安全声誉一落千丈有很多原因,但其实际的暴力犯罪率并不在其中。伯克利媒体研究小组的研究主任、犯罪媒体研究员帕梅拉·梅希亚(Pamela Mejia)认为,旧金山声誉的变化与暴力风险无关,而是有着各种复杂的原因。其中一些变化反映了全国在犯罪和安全言论方面的变化;另一些变化是基于城市生活的现实;剩下的变化则源于社交媒体、新闻机构和其他来源如何向世界讲述旧金山的故事。

首先是全国的趋势。梅希亚和其他人在盖洛普民意调查中注意到一件大事:这一转变几乎完全是由共和党人和老年人推动的。而且这不仅仅发生在旧金山。盖洛普发现,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对城市安全性的评价相差29个百分点。这是一个新现象:2006年,两党的安全评级平均仅相差两个百分点。

梅希亚指出,长期以来,共和党人一直试图将犯罪与民主党人管理的大城市联系起来,将对手描绘成弱鸡,好为他们所主张的严刑峻法政策争取支持。自明尼阿波利斯警官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谋杀乔治·弗洛伊德并引发全国抗议活动以来的三年里,共和党人加大了这种宣传力度。梅希亚说,他们得到了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中心地带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等保守派团体的大力支持,这些团体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她所说的 “叙事变化”。 

还有新闻媒体对旧金山的报道方式。梅希亚说,她和她的同事注意到最近许多新闻媒体讨论旧金山的方式发生了明显的转变,这种转变在今年达到了顶峰,她称之为 “厄运循环(doom loop)叙事”——这种说法认为旧金山陷入了恶性循环,市中心越空,无家可归者越多,治安就越差;而治安差也会导致人们对市中心更加避之不及。不过很多研究和报道指出,面对类似问题的大城市不止是旧金山一个,而且越是以科技和白领经济为导向的城市,受新冠后居家办公政策影响就越严重,市中心空心化也更加突出,但只有旧金山得到了如此高的曝光。

老年人倾向于收看晚间电视新闻,而且主要集中居住在市中心以外的地区,他们往往最容易受到这类叙事的影响;而年轻人可能从其他渠道获取新闻,也更直接地体验城市环境,他们往往认为旧金山更安全。

当然,脏乱的街头,随处可见的无家可归者,高企的财产犯罪率,确实会影响人们对旧金山的体验与感受,居民和游客日复一日的感受仍然很重要。走在旧金山街头也许相对安全,但您的贵重物品肯定不安全:旧金山的财产犯罪率在加州城市中一直名列前茅,而且自2006年以来还在不断上升。

梅希亚说:“当人们看到无家可归者时,就会觉得政府没有发挥作用。这可能会让人们产生一种总体感觉,即事情正在分崩离析”。梅希亚称住房危机可能是一个 “总体背景”,它影响着旧金山内外的人们如何理解他们对安全的感受,以及这座城市的运行状况。

结论


右翼叙事极力渲染加州犯罪率高,一片乌七八糟,简直是人间地狱。确实有不少人对这种宣传买账,还搬离了加州。但是各种机构的调查报告表明,加州大都市的生活水平全美最高,湾区的人均GDP全国最高。AI招聘岗位的四分之一在旧金山湾区。旧金山湾区依然是美国高科技的中心,也是经济的火车头。持续发展的经济带动了居民的整体收入,使他们相比其他大都会区,更有机会抵抗通胀的压力。

参考资料:

https://www.cbsnews.com/news/middle-class-standard-of-living-best-expensive-cities-san-francisco/?ftag=CNM-00-10aab7e&linkId=250831755

https://www.lisep.org/content/bay-area-best-region-for-working-households-fresno-worst-says-ludwig-institute

https://smartestdollar.com/research/cities-with-the-largest-economies-2023

https://www.brookings.edu/articles/building-ai-cities-how-to-spread-the-benefits-of-an-emerging-technology-across-more-of-america/

https://www.sfchronicle.com/crime/article/san-francisco-national-reputation-poll-18360776.php

https://news.gallup.com/poll/509801/americans-rate-dallas-boston-safest-cities.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