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大学招生中平权法案的律师,盯上了私人律所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 | 斯德玛

全文共 2167 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封面图是律师爱德华·布卢姆,来源:华盛顿邮报

 

8月22日,美国平等权利联盟(American Alliance for Equal Rights)向位于达拉斯的美国德州北区地方法院和位于迈阿密的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提起了针对两家国际律师事务所,珀金斯-柯伊(Perkins Coie)和莫里森 & 富尔斯特(Morrison & Foerster)的诉讼。

 

美国平等权利联盟(American Alliance for Equal Rights)这个组织对于很多人来说有些陌生,不过它的领导者你或许听过—保守活动家、律师爱德华·布卢姆(Edward Blum)。

 

在刚刚过去的6月,布卢姆在许多保守派华人家长的支持下,通过起诉哈佛大学和北卡州立大学推翻了在大学招生中的平权法案。

 

相关阅读:美国华人不应为平权法案的灾难性命运喝彩


在这场备受瞩目的判决后,布卢姆把目光投向了他的下一个目标:美国企业中基于种族的考量,包括在私企中已经十分常见的多样公平和包容性政策。

 

布卢姆新案声称律所“歧视白人应聘者”

 

受到起诉的律所之一珀金斯-柯伊称,公司为“法律专业中历来代表性不足的群体,包括有色人种学生、性少数身份的学生和残疾学生”提供“多元化奖学金”,包括1.5万至2.5万美元的津贴和暑期带薪实习职位。莫里森 & 富尔斯特律所也有一个类似的项目,面向非裔、西裔、原住民或性少数群体成员的申请者。

 

原告美国平等权利联盟(American Alliance for Equal Rights)说:“因为学生的种族不对而将他们排除在这些受人尊敬的奖学金之外,是不公平、两极分化和非法的。”有种族排斥项目的律师事务所应立即向所有申请人开放这些项目,无论其种族如何。

 

布卢姆的这些诉讼则声称,这些律师事务所一直非法歧视白人候选人,因为他们只对多元化候选人提供实习生机会,并要求法院判决律师事务所在选择实习生时不考虑种族。

 

这两起诉讼都要求法院下达临时禁止令,禁止这些公司选拔研究员,并要求法院下达永久禁止令,终止这些项目。这两起诉讼还要求发表声明,指出这两家公司的奖学金计划违反了民权法规。

 

布卢姆的组织希望在未来五年内产生至少两个最高法院的案件,在法律上严格限制在就业、签约和实习中对种族和族裔进行考量。他说,个人的种族和族裔不应该被用来帮助或伤害个人的生涯工作。但在美国,种族身份和肤色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每一个人。

 

而布卢姆的这项最新举措得到了众多保守派基金会的支持,也引发了连锁效应。全国各地的律师事务所警告客户,法院最近的裁决可能会影响到学术界以外的领域。法律分析人士说,虽然在最高法院推翻大学录取中对种族考量的判决并未涉及企业为培养多元化和包容性员工队伍所做的努力,但一些律师和倡导者已经在试图将在大学录取上判决应用到就业领域。

 

长期以来,法律行业一直在努力实现员工队伍的多元化。根据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的数据,尽管非裔占到美国人口大约 14%,但执业律师中非裔不到 5%,自2010 年以来增长不到 1%,只约10%的执业律师属于其他少数族裔群体。据该协会称,总体而言,自 2010 年以来,少数族裔在法律界所占的比例增长了 6%。

 

大学录取之外,继续打击军校中的多元化

 

除了在争取推翻企业中的平权法案之外,布卢姆还在继续尝试推翻最高法院在平权法案判决中的一个特殊部分。判决允许了美国军校继续在招生中继续对种族进行考量。

 

作者溪边愚人在前文《在高院被废的平权法案,却被首席大法官承认是个好东西?》中已经介绍过。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多数意见书的一个脚注中承认,联邦政府认为,允许国家军事院校在招生决定中考虑种族因素具有迫切的利益诉求,因为“考虑到军事院校可能存在的潜在独特利益。”而这个判决也有独特的背景,因为在越战期间,军队内由于种族矛盾引起了很多问题…..到越战结束时,美军内部的种族矛盾已经到了致使军队几乎难以实施正常功能的地步。

 

而如果想要改变被军官的构成,唯一的办法就是招收非裔,培养非裔军官。而从那时起,军校的相关项目就开始实行平权法案。到二十一世纪初,黑人军官比例已从越战结束时的3.3%提高到8.8%。

 

但布卢姆创立的非营利组织“学生争取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也正是状告哈佛和北卡大学的组织)在近期推出了一个名为WestPointNotFair.org的网站,目的是寻找近些年认为自己是因为种族原因而被西点军校、海军军官学校和空军军官学校拒绝的申请者。

 

网站截图


学生争取公平录取的声明说:“对于我们国家的军事效率或安全而言,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利益可以证明将申请人的种族或民族作为军事院校录取因素是合理的……学生争取公平录取希望各军校尽快停止在招生政策中使用种族分类和偏好。”

 

结语

 

在2021年,美国律师协会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过去十年中,美国法律从业者仍然以白人和男性为主,律师行业中的种族多样性甚至在出现倒退。而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私营企业正在努力在公司中提升的多元化文化最终成为了和布卢姆这样保守派律师的“眼中钉”。

 

在布卢姆起诉哈佛时,很多人就曾说过,他并不在乎亚裔学生,他是希望借用亚裔帮助更多白人维持本就有优势。如今,在这场对代表私营企业的律所诉讼中,布卢姆已经清楚的说明了他们认为“白人受到了歧视”,对于孩子已经进入或正考虑进入法律行业的保守派华人家长来说,他们又要怎么“站队”呢?

 

 

参考资料:

 

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3/08/20/metro/edward-blum-won-affirmative-action-case-against-harvard-now-hes-turning-workplac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23/08/22/diversity-fellowships-lawsuit-affirmative-action-employment/ 

https://www.reuters.com/legal/activist-behind-us-affirmative-action-cases-sues-major-law-firms-2023-08-22/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3-08-22/affirmative-action-foe-sues-law-firms-over-dei-hiring-programs 

https://www.reuters.com/legal/legalindustry/exclusionary-classist-why-legal-profession-is-getting-whiter-2021-08-10/ 

https://www.justicepatch.org/2023/07/02/affirmative-action-in-militar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