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税务问题可疑,国税局却难以应对

原文作者 | Russ Buettner,Susanne Craig,Mike McIntire ,Alan Rappeport

翻译|飞天小母猪

全文共 3014 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本文翻译整理自《纽约时报》两篇文章的内容。分别是文章“Trump’s Taxes: Red Flags, Big Losses and a Windfall From His Father” 和 “Trump Audit Shows Depths of I.R.S. Funding Woes”。

 

编者按:在本周二(12月20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The 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投票决定公开前总统川普六年的纳税申报单。在当天晚间,委员会发布了一份29页的报告,总结了其对国税局政策的调查,这项政策规定对总统和副总统提交的纳税表进行审计,而委员会发现,国税局在很大程度上没有遵循自己的内部要求,只是在小组询问了这个过程后才开始审查川普的报税。报告称,川普在任期间仅有一年的报税表被选作强制性审查,而且在他离开白宫时,审计工作还没有完成。

这份包含川普的个人的税表和商业实体的摘要的39页报告中展示了川普税务的许多疑点,但同时暴露的,还有国税局对富翁们税务追查的无能为力。

 

乍一看,众议院委员会本周公布的收入税数据似乎显示,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在2018年迎来了人生的转机。在他没有申报任何应税收入十年之后,他在2018年申报的应税收入超过了2400万美元。也就是说,他支付了近100万美元的联邦所得税。

 

来源:纽约时报

 

事实上,川普这一年收入主要来自于支撑他主要商业生涯的巨额遗产中,最后一笔的意外之财,那就是出售其父在1970年代投资的布鲁克林斯塔雷特城的住房开发项目(Brooklyn housing development of Starrett City),最后所盈利的1400多万美元。

 

但历史很快又重演了:由于商业上的损失,他在2020年,也就是他在白宫的最后一年,没有缴纳所得税。

 

也正是那一年,在获得了川普20多年的纳税申报表后,《纽约时报》追踪了标志着在他财务历史上起伏的曲线,包括可疑的避税,巨大的损失和由继承的遗产所支撑的生活。新发布的2015年至2020年的税务信息显示,这种模式延续到了他迈入华盛顿(成为总统)的这些年。

 

川普复杂的税务问题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在长达一年的法律斗争后获得的新材料,对川普在担任总统期间采用的降低所得税的方法,以及对国内税收局未能充分调查这些扣除项目提出了许多疑问。

 

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The congressional 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是一个两党组成的小组,以审查税收立法的影响而闻名,其工作人员具有深厚的税法专业知识,该委员会审查了川普的报告,发现了几十个郑重警告,认为需要进一步调查。

 

其中一项涉及与子女的交易。根据税收数据,川普每年从他的三个成年子女——小川普(Donald Jr.) 、伊万卡(Ivanka)和埃里克(Eric)那里获得数万美元的利息收入,这些钱来自于他的申报表所描述的给他们的私人贷款。委员会质疑这些贷款是否实际上是“变相的礼物”,以逃避礼品税,并允许孩子们注销支付给他们父亲的利息。

 

国会报告称,国税局探讨了川普是否正确地扣除了他为解决现已倒闭的川普大学的一系列欺诈索赔而支付的2100万美元。报告称,尚不清楚川普是否收到了任何保险金,以抵消和解的部分金额。这一审查的结果还不知晓。

 

委员会还质疑,川普是否将其个人生活和爱好中的支出作为商业支出,特别提到了他使用私人飞机旅行。《纽约时报》在2020年的调查中发现,他经常注销有问题的费用,包括在参加 “学徒 “(The Apprentice)真人秀节目的几年中做发型所花费的7万多美元。

 

 国税局无法应对像川普这样复杂的纳税人

 

报告中还出现了川普的一个潜在危机:川普在2015年因同意不开发位于纽约州威彻斯特县一个名为Seven Springs的庄园的大部分土地而申请了2100万美元的注销金。国税局(I.R.S.)考虑拒绝通过这笔注销金——在长时间没有审查该交易后,国税局正在探讨川普所声称的价值是否基于合理评估。

 

该委员会要求国税局也核实川普的报告中用现金、支票或信用卡进行的慈善捐款。

 

除了川普的报告之外,筹款委员会还获得了大约1100份电子文件,其中包含工作文件、备忘录和其他内部文件,这能显示出国税局是如何处理这些文件的。根据该报告,这些记录揭示了国税局不愿意积极审查一位难以打交道且有复杂报表的富有的纳税人。

 

在《纽约时报》发表了揭露川普多年税务数据的调查报告后,国税局官员开会决定如何应对它们,包括有问题的减免、税收抵免和取消债务。然而,该机构对审查的内容设定了很高的标准。

 

例如,《纽约时报》报道说,川普有一种注销支付给身份不明的顾问的渠道,九年来他的所有项目共支付了2,600万美元,其中至少有一部分钱支付了他的女儿伊万卡,她作为川普公司的高管在领取工资。这引起了一个问题,即这些付款是否反映了实际的咨询工作,或者只是一种申请无端减税的渠道。

 

报告说,国税局税务局似乎认为这些付款值得审查,但他们担心,由于这些付款分散地发生在许多年里,而且是由许多公司实体支付的,审查所需的资源将远远超过任何潜在的好处。在一个循环推理中,该机构最终确定,这些费用“除非被发现是欺诈性付款,否则太难审查”。

 

同样地,这个机构的官员一开始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指出了一个细节:川普如何使用970万美元的商业投资信贷,其中部分与华盛顿的老邮局酒店(the Old Post Office hotel)的翻新有关,以撤免他在2016年和2017年的纳税义务。但他们认为,要进一步追究,“信贷需要是实质性的”,而委员会发现,国税局最终对此“不感兴趣”。报告指出,川普目前正在寻求退还他为2015年支付的几乎所有641,931美元的所得税,使用的是同样的历史性修复信贷。他希望退还除750美元以外的所有款项,这也是他在随后两年中支付的所得税总额。

 

 内部记录显示,在决定追究哪些问题时,国税局官员讨论了“川普的律师和国税局人员之间艰难的谈判历史”,并担心对过去的纳税申报进行新的审查会破坏他们最近与川普的代表建立的 “良好关系”。

 

 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的高级研究员史蒂文·罗森塔尔(Steven M. Rosenthal)说,委员会的发现 “只是向你展示了国税局在这方面有多落后”。

 

 他说:“不幸的是,他们没有资源或专业知识来应对川普这样复杂的纳税人,更不用说像他这样擅长阻挠和拖延的复杂的纳税人。”

 

过去10年里,国税局对百万富翁的审计减少了70%以上

 

国税局是一个庞大的机构,审计通知让大多数纳税人感到恐惧。但是,这份发布的委员会报告强调了在过去十年中,由于共和党人对其打击而导致的运转资金匮乏下,国税局已经变得多么无能为力,也越来越无力控制避税的纳税人。

 

这一原因导致十年来,美国出现了7万亿美元的 “税收缺口”(Tax Gap),也就是税收被拖欠但没有被征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税收来自像川普这样的超级富裕的纳税人。但是,资源短缺的国税局身处党派和意识形态之争下,而这肯定会继续限制它的能力。

 

在国税局工作的员工大约有为80,000人,与1970年时的规模相同。自2010年以来,国税局的执法工作人员减少了30%以上,对百万富翁的审计减少了70%以上。在过去十年中,如果考虑到通货膨胀,国税局收到的预算下降了近20%。

 

共和党人多年来一直指责国税局有政治偏见,说它不公平地针对保守派。出于这个原因,共和党一直在争取削减该机构的资金,甚至在特定环境下提出要求完全废除国税局。

 

监管国税局的财政部(Treasury Department)正计划利用其中的一些资金,雇用更多能够处理复杂纳税申报的审计人员。被川普任命为国税局局长并于上月离职的查尔斯·雷蒂格(Charles P. Rettig)否认参与了对川普的审计工作。但他在给《纽约时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机构获得的额外资金将有助于它进行这种复杂的检查。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2/12/21/us/politics/trump-tax-returns-findings.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2/12/22/us/politics/trump-audit-irs.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