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LGBTQ群体争取平权,已经在美国进行了一百年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正义补丁”独家首发。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孔捷生
字数:4256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封面图来源:Ballotpedia

 


前言: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主导的立法机构在本周二(3月8日)通过了一项法案,禁止在幼儿园到三年级进行有关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教育。

 

该提案被反对者称为 “不要说同性恋 “法案(“Don’t Say Gay” bill) ,现在将提交给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预计他将签署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

 

该法案提出:在幼儿园至三年级期间,学校人员或第三方不得在课堂上教授关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知识,也不得以不适合学生年龄或不符合州标准的方式进行。如果发生,家长将能够对违反规定的地区进行起诉。自开始以来,该措施引起了LGBTQ倡导者、学生、全国民主党人、白宫和娱乐业的强烈反对。

 

在佛罗里达全州范围内,该法案引发了大量的抗议和学生退场活动。在该提案的早期阶段,数十名学生和倡导者涌入委员会的房间,然后在该提案走向最终通过时挤进立法机构的大厅,不断高呼 “我们说同性恋!( “We say gay!”)”
为同性恋及LGBTQ群体争取权利的活动已经在美国盛行了近百年,如果回头去看,LGBTQ群体在为争取权利的道路上经历了许多波折,而这段历史也值得更多人去了解。

抗议这项法案的示威者,图源:AP


九十年代初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当访问学者,租住湖滨公寓。后来右邻迁入两个年轻男子,模样白净斯文,待人有礼,却羞涩内向。两人下班后就出双入对,形影不离。他们一起垂钓,或并肩坐在湖边冥想,直到夕阳余辉黯淡了他们的剪影。

 

这是我初睹不隐形的同性恋者,即使在普林斯顿大学城,那时爱人同志也是另类。回想起来,他们回避交际非因腼腆,哪怕没人说什么,周围眼神都带着异样。

 

时代页面在跳转,科学新知如天风吹拂,飒飒摇动湖畔红蓼,三十年后,那两位旧邻居想必已有了不同的故事。

 

五性彩虹旗

 

科学证据表明绝大多数人的性倾向在童年已形成,那是多种基因遗传、怀孕后染色体之间复杂合成的结果。换言之是命中注定。按世界公认数据,人类约有百分之三到六的人是同性恋者,而他们和我们都是平等的人。

 

五十年代民权运动强劲抬头,马丁路德•金昂首走上历史舞台。世人目光聚焦于种族问题,却易忽略民权运动还有一杆不起眼的五性之旗。五性LGBTQ简称:L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G是男同性恋者(Gay),B是双性恋者(Bisexual),T是变性者(Transgendered),Q是不确定性向者(Queer)。他们是民权运动一翼,皆因处于社会边缘,被视为反人伦、变态、不道德的畸零者。五性权利的觉醒,注定要比其他争取平权的族群来得艰难。


在主流伦理重压之下,五性人群缺乏身份认同,无处不在的精神歧视和制度压迫,使得脆弱心灵易受伤害。于是多数同性恋人士宁愿自我放逐,隐瞒性取向,躲入“衣柜”和爱人同志互相慰籍取暖。

 

历史会前行或倒退,却不会在壅滞河谷打转。时代更迭总是伴随激荡而来。触发剧变的往往是偶然因素,如同一根冰凌坠落引发雪崩,又如火星迸向一垛木柴,没人注意到,这堆滋生木耳的湿柴迎风的一面也会干燥开裂。

 

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洪峰迭起,满耳是激越交鸣的鼓角,同性恋维权分贝不高的呼喊难免被遮蔽。直到六十年代最后一年,缔造历史的因素终于凑齐了。

 

石墙的呼声

 

史学泰斗余英时说过:历史是由思想、事件、人物书写的。思想基石已经有了,即《独立宣言》、《美国宪法》、特别是《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马丁路德•金正是擎起这面旗帜,要求国家兑现诺言;1969年骤发“石墙暴乱”(Stonewall riots),事件也来了;至于人物,不一定是彪炳青史的名字,这个小人物也有了,她是女同性恋者德拉薇莉。

 

“石墙暴乱”,图源:NYTimes


1969年6月28日凌晨,纽约警方在格林威治村采取扫荡行动,目标是同性恋聚集寻欢的石墙酒店。警方本非针对同性恋者。设有夜店、酒吧、饭店多重功能的石墙酒店是犯罪窝点,背后由黑帮操纵,暗地搜集政客、名流、富豪的同性恋证据,用于敲诈勒索。有头有脸者惮于身败名裂,往往委曲隐忍。

 

警方早就盯紧这家酒店,屡以查酒牌为由突击搜查。这与在此消费的客人无关,但出于对同性恋者一贯歧视和轻蔑,执法警察对他们缺乏起码尊重,一来二去,两边结怨已深。

 

这晚凌晨一时许,潜入酒店的卧底探员发出行动信号。外面埋伏的六名警察因后援未到,不敢贸然行事。酒店内一再送出信号,警察唯恐同袍有失,遂夺门而入,在场客人不分男女,不分良莠全部拘捕!

 

此时后援警力还未赶到,递解被拘者的警车更不见影,成排被拘的同性恋者被迫蹲在路边等候,警察粗暴推搡和羞辱呵斥,一再刺激着这群被殃及的池鱼,他们纷纷回骂。警方敌意也随之升级。

 

当警察以暴力制服一个情绪激动的女士德拉薇莉,事件瞬间变质,格林威治村注定今夜无眠。这位女同性恋者的悸人尖叫,一直穿透马路尽头。她被硬塞进警车之际,对一长排怒不可遏的同性恋者哭喊:“难道你们就什么都不做吗!”这是掷向火药桶的火把,登时暴乱骤起,拳脚与警棍相交,瓶子与砖石齐飞,垃圾桶和警车被掀翻,满街是追逐与撕打、怒喝和痛号,在升腾火光衬托下,酷似大尺度重口味的皮影戏……姗姗来迟的支援警力总算在凌晨四点控制住局面。

 

暴乱和革命是近义词,视乎拥有解释权的威权意志如何定义。在美国,权力并不能裁定历史。石墙酒店就此成为五性群体的圣地,六月这一天成了他们的纪念日。一如犹太人的六芒星,超越了宗教传说和纳粹主义加诸的苦难,成为图腾。

 

历史的推手

 

石墙事件之后形势陡变,主流社会也在变化。到了1990年,全美有百多个城市立法,在住房、银行业务、就业和公共设施方面禁止歧视同性恋者。这就是两位“同志”租客成为我普林斯顿公寓邻居那一年。

 

我对两位邻居寄予真诚同情,却并不真正理解身为“同志”的受创感。直到有一天,我和兄长驱车去加州首府与海南知青老友聚会,晚上两兄弟同住酒店的一个房间,次日退房,柜台里的眼神竭力掩饰着冷诮。可以想象,日复一日被如此眼神服侍的同性恋者有何感受。

 

如果说社会包容度有所改观,潜意识的怪异感尚有待稀释。那么美国有两条法律几乎是迈不过去的堑壕——《禁止同性婚姻法》和《禁止同性领养法》。

 

反对同性婚姻主要理由,首先是要求尊重美国大部分人信奉基督教的现实,《圣经》中同性恋是罪恶;其次,即使撇开宗教理由,同性婚姻会颠覆传统道德伦理;比较诉诸情理的是,传统家庭更加有利于儿童成长,如果认为单亲家庭有碍儿童心理发育,那么同性婚姻家庭亦如是。

 

即使2004年马萨诸塞州成为承认同性婚姻合法性的第一州,另一些州通过立法或公投相继跟进,却也加深社会分歧,支持和反对两造拉锯战日趋激烈。2012年,如同挂钟弹出来报时的布谷鸟,书写历史的事件与人物又现世了。

 

密西根州有一对女同性恋者迪布尔和露丝,两人都是护士,四年前成亲,并请亲戚朋友见证婚礼。但该州法律不承认这一事实婚姻。迪布尔领养了两个孩子,露丝领养了一个孩子,她们共同养育,组成五口之家。然而,密西根州法也不承认同性家庭领养孩子的合法性。

 

这年隆冬一个雪夜,五口之家同车出行遭遇车祸,迪布尔和露丝均受重伤。严峻问题迫在眉睫,假使其中一人甚至两人都去世,这个家庭就陷于灭顶。不受法律保护的婚姻和领养子女,社会福利及财产继承权将全部被剥夺!

 

2013年1月23日,迪布尔与罗丝入禀密西根东区联邦法院,一场瞩目官司就此拉开序幕,有十多名医生、宗教人士、社会学家、教育学专家、心理学专家、儿童学家、性行为学专家被传召作证。

 

加州大学洛杉矶法学院盖特斯博士作证说:“到目前为止,美国有八百三十万人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密西根州就有二十八万七千人。”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寇特出庭作证说:“美国实行将近两百年的禁止异族通婚法,1967年被最高法院彻底终结。婚姻是民事合约,只有法院才有裁决权。宗教团体虽被授权主持结婚仪式,但没有婚姻管辖权。”

 

旧金山儿童心理学家布罗津斯基出庭作证说:“没有证据表明,异性婚姻和同性婚姻领养的孩子,在成长过程或长大成人后会有分别。在婚龄来说,异性婚姻并不比同性婚姻来得长久。”

 

斯坦福大学社会学教授罗森菲尔德作证说:“所有研究都得不出如下结论,异性婚姻抚养大的孩子,会比同性婚姻抚养大的孩子来得优秀。”

 

显而易见,异性婚姻的后代一样可能会有同性恋者,而同性家庭长大的孩子,绝大部分是异性恋者,与社会统计概率无甚不同。

 

走出百年孤独

 

这宗官司让我想起一个实例,九十年代后期我住新泽西潘宁顿,社区有个男性化的女同志,她性格强势,和邻居关系欠佳。我猜她和邻人互相厌恶,原因远不止个性冲突。但她待华人很亲睦,只缘她到中国领养了一个女童,还喜欢一切东方元素,包括给女儿穿上在中国本土几近失传的花棉袄。

 

前一阵我去普林斯顿,顺路到潘宁顿怀旧,和老邻居聊几句,得知女同志搬走了,她女儿已廿岁出头,出落得花朵一样。老邻居不忘添上注脚:她早有男朋友了!

 

回到此案,法官裁决密西根州政府败诉。迪布尔和露丝赢了吗?还没有。密西根州司法部提出上诉,又引发连锁效应。

 

几乎与此同时,俄亥俄州、肯塔基州、田纳西州陆续发生十宗婚姻诉讼,都是同性恋者在别州注册合法婚姻,不被本州承认。五性维权编年表同一时段惊爆众多大案,是长期郁结后的井喷。这些原告散布各地,互相不认识,却拧成一股合力,撬动了爬满苍苔的道德碑界。

 

美国最高法院已责无旁贷,遂将这些上诉案件合并审理,这就是改变历史的《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2015年,最高法院这场世纪审判以5:4作出裁决,同性婚姻合法化一锤定音。

 

 

2015年6月26日上午,在最高法院外,群众聚集庆祝法院对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的裁决


2018年,首位同性恋者胜选科罗拉多州长。2020年“石墙暴乱”纪念日前夕,美国最高法院以6:3裁定:《民权法案》劳工权益保障条款涵盖性少数群体,不得因性取向解雇或以其他方式歧视。2021年皮特•布蒂吉格出任交通部长,这是美国史上首位公开“出柜”的阁员。

 

自上世纪二十年代芝加哥诞生第一个同性恋团体,迄今已百年,脸颊曾被刺上耻辱金印的边缘族群终于走出百年孤独,将彩虹旗插上石墙。历史呈螺旋式摆荡延展,它才不管你喜欢与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