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者集结进军美国首都 ,要“自由”的卡车司机们正在伤害大多数人的自由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正义补丁”独家首发。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坚妮
字数:3319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封面图来源:CNN

 

前言:在今天(2月23日),美国的一队卡车离开了加州,前往华盛顿特区示威。这些人称自己为“草根”,“无党派“,“坚决地反对政府的“Covid-19政策”。这场活动或许让你觉得眼熟,因为这无非就是上个月加拿大爆发的卡车司机游行的“美国版”。这些卡车司机所期望的 “自由” 仍是不戴口罩和拒绝注射疫苗,但是我们或许要想清楚,他们只是在借着 “自由” 的名义伤害更多人的 “自由”。

 

2022年一月中,加拿大卡车司机为拒打疫苗堵塞美加边境桥梁要道,特鲁多总理使用强硬手腕,三周后打通了道路,示威抗议便转移到首都渥太华,卡车堵塞议会一带的大街,噪音招来周围居民的抗议,示威者在大街当中烤乳猪,搬来浴缸做象征性的洗浴,节日般的“热闹”和荒唐景象终于在2月14日被特鲁多总理动用”紧急法令”(Emergencies Act)清场落幕。

 

目前,渥太华议会一带已经恢复了平静。截至2月21日下午,加拿大警方表示已有 196 人被捕,其中 110 人被指控犯有与卡车车队有关的各种罪行,如恶意袭击。2月21日晚上,加拿大立法者以 185 票对 151 票通过了继续使用“紧急法令”,赋予其政府解除抗议活动的广泛权力,确保目前为对付抗议者采取的各项临时措施,包括抓捕和罚款等将持续到 3 月中旬。

 

我跟踪该事件的各种媒体报道,不为别的,为的是跟我的加拿大朋友交流 — 从我二十多年前落地加拿大工作,到后来回美国定居,我发现加拿大人对美国社会政治的关注,往往超过美国人对加拿大的关心:加拿大人口少,缺乏美国的消费力和经济多元化,有不少需要仰仗美国的地方;但是因为加拿大没有美国种族隔离历史造成的社会不安定因素,他们可以对美国的政治采取隔岸观火的小庆幸态度。今次加拿大卡车司机示威抗议事件发生,当美国的反抗打疫苗团伙出钱出人过境声援,把美国的火烧过了边界,这个地方性事件就变成了渥太华Carleton大学教授Carvin所点评的 — 一场极右派组织利用加拿大卡车司机的反政府运动的扩大化。

 

极右派卡车司机和美国抗议戴口罩者们维护的是谁的“自由”

 

我们可以忽略堵塞公路的示威人群里出现过的盖着加拿大字样的MAGA(让美国再次强大)大旗、美国南北战争南方政府的旗帜,甚至纳粹的旗帜,因为这些短暂出现过的旗帜很快就消失了,是少数美国白人种族主义极右翼分子利用境外的空间发泄私愤,还是被组织者策略的劝阻拿下,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我们无法忽略这个被组织者(编者注:据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报道,核心组织者多是极右翼白人至上者,COVID阴谋论QAnon支持者)自称为自由运送(Freedom Convey)的加国抗议活动和美国极右派组织抗议戴口罩打疫苗运动的共同之处:他们的口号都是为捍卫“rights”(权利)而战,是要维护个人的自由,具体落实到美加两国人士所要求的自由,就是你政府规定我要打疫苗才可以工作,才可以开卡车运送货物,才可以过边境,要戴口罩才可以进入人群聚集的地方,比如坐飞机,进餐馆,上学,统统都是侵犯了我的自由,侵犯了我的权利。


自从新冠疫情2020年三月在美国爆发以来,拒绝戴口罩和打疫苗一直是某些人捍卫个人“自由”和“权利”的抗争理由。右派主流媒体和自媒体开始的时候也都遥相呼应,说新冠是左派政党和高科技公司合谋传播的谣言,好让高科技行业牟利和让拜登大选作弊(不到投票站投票就给作弊提供了方便)。【虽然我不喜欢用左右派来简单划分群体诉求,但是美国人对疫苗和口罩的抵抗态度还基本是极右派阵营在倡导推动】。

 

当2020年美国因新冠死亡人数超过37万时,美国很多保守州的打疫苗率仍然在40%以下,以致2021年的死亡人数继续攀升,达49.70万,其中大部分是没有打疫苗的人士。到今天为止,美国新冠感染人数超过7800万(占美国人口23%),死亡人数还在上升,达933万(占美国人口2.9%)。而加拿大迄今为止感染人数是324万(占人口8.4%),死亡3万2千 (占人口不到1%)。这种对比之下,美国人到加拿大去抗议加拿大政府的抗疫措施,不免令人怀疑这些美国人的动机:你们自己搞得人仰马翻不算,还要来拖加拿大人下水?

 

再来看看美国人最近争取“新冠自由”的一些例子和统计:

 

— 根据美国航空管理署对17家在美飞行的航空公司的统计,2021年飞机上6300起乘客闹事中的4500起是因为乘客拒绝遵守戴口罩的规定,超过85%的空乘服务人员都处理过抵抗口罩事件,其中58%的处理次数超过5次以上。他们不仅被吐口水,被扔东西,被拳脚相向,被迫看用暴露下体抗议的流氓,甚至被残疾人带上飞机的向导狗咬伤。一些在飞机上服务二十多年的空服人员说从来没有见过美国人变得如此野蛮无理,没有得新冠却得了另一种精神病。

 

— 伊利诺州Niles West 高中的有色人种学生罢课抗议反戴口罩的学生,因为反戴口罩派用种族歧视性的粗口攻击戴口罩的学生。

 

— 维吉尼亚州新州长杨肯今年上任后一个月,命令学校 将戴口罩的决定转移给家长,(这州长因支持家长禁止学校给学生阅读有损白人学生自尊心读物而获得白人家长选民支持险胜),于是学校里发生骚乱,那些害怕被传染的学生要求不与不戴口罩的学生同桌,但是老师害怕踩了不知道哪条红线不敢做主;那些身体有基础病的学生害怕上学被感染,这回他们是受到政府支持的“自由主义”胜利者的威胁,所以轮到他们出来抗议不戴口罩的自由主义者。

 

口罩,疫苗和自由与权利今天在美国都带上了政治派性的色彩,我们很容易就可以从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看出谁是以维护自由和权利的名义抗议政府干涉他们的自由,谁是认为应该相信科学和从维护社会公共道德出发戴口罩打疫苗,防止病毒的扩散感染,祸害他人。

 

打着“自由”的旗号伤害大多数人的自由

 

我在这里想借一个常识来探讨一下关于“权利”和“自由”被侵犯的悖论:政府禁止公共场所抽烟,是因为抽烟者喷出的烟伤害了那些不抽烟者的健康。根据同样的理由,不戴口罩不打疫苗的人更可能感染病毒和把病毒带给别人,也危害到老年人、有基础病的人和健康原因无法打疫苗的其他人的健康, 加重医院治疗负担,危害医务人员的健康安全。政府要求戴口罩和打疫苗,和要求在公共场所禁烟是同样的道理: 在个人的自由和公共的安全之间,政府需要制定法规出行政策来维护社会安全和公德。当然,如果你居家不出门,不到公共场所去传播病毒,你可以享受你的自由,但是你要到公共场合去做危害别人的事情,谁来规范你,当然是政府。


所以,如今美加各地反政府对抗疫情措施的抗议活动,和政府为讨好选民不抵抗疫情的措施,都是对自由的双刃剑的错用。你满足了部分人的自由诉求,却剥夺了另一部分人应该受到保护的权利。自由这把剑由个人自行处理,必然是造成无政府主义。所以回到倡导抗拒戴口罩和打疫苗的团伙的动机,就如上面加拿大教授的评语,他们以维护个人宪法赋予的自由权利为借口,实际是要忽悠不相信政府的人出来一起推动反政府的运动。

 

美国和加拿大政府在这些事情上是需要监督的,民众也可以对其行政命令抗议示威,不称职的政府官员也可以罢免,只不过我们需要就事论事。就抗议政府要求大家戴口罩和打疫苗这件事情,如果我们站在健康和生命被危害伤害人群的立场看,政府是在保护他们的权利不被侵犯,那些打着维护自由口号不戴口罩不打疫苗的人,才是侵犯人权和剥夺别人权利的侵略者。

 

如今美国的感染人数在下降,很多城市和州已经或者开始解除戴口罩的规定,如果没有下一波新的变异病毒,似乎就有走出疫情的希望。

 

然而,没有了口罩和疫苗作为抗议的理由,是否大家的注意力会转移到其它值得关注的问题上来?比如堕胎,控枪,学校给学生选择阅读的书目,社区安全,常春藤校挑选学生的配额比例,环保危机,通货膨胀,物流堵塞,就业…这里面一半多的问题加拿大人恐怕都不需担心,他们只需隔岸观火,更不会像我们去给人家像今次卡车事件一样”境[境外]上添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