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加州罢免选举:美国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严重

作者:麦迪讯通讯社 格鲁西

字数:5843

预计阅读时间:15 分钟

 

前言:加州的州长罢免可以说是近期最令人关注的政治事件之一。在这场选举中,我们可以从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们身上看到什么?除了选举结果以外,这项罢免选举又如何在无形中影响了美国当下的政治环境?

 

封面图源:NYTimes

9 月 14 日,万众瞩目的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罢免选举结束了。现任州长,民主党的加文 · 纽森(Gavin Newsom)以大优势击败了以共和党人拉里 · 奥德尔(Larry Elder)领衔的一众挑战者,并将继续担任州长直到 2023 年。

超过 60% 的人反对罢免纽森,图源:NYTimes

前文《加州的州长罢免选举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讲述了这场选举的起因和机制,现在选举尘埃落定,本文将复盘这次罢免,分析其中暗示的未来政治走向。

 

选举结果复盘分析:

拉丁裔的右转令人深思,教育程度在选举问题上分歧加深

 

63% 的选民在是否罢免上选择了 “否”,这昭示了民主党在加州的统治地位,是纽森的一场压倒性胜利。另有 49% 的选民选择让奥德尔成为新州长,遥遥领先第二名 40%,也体现了反对纽森势力对奥德尔的鼎力支持。

和全国政治相似,加州选举也呈现出两党的极端对立。大城市选民踊跃支持纽森,而农村则大比例投票罢免纽森,不过两者的人数差距过于悬殊,致使纽森轻松获胜。

 

从族裔上说,民主党和少数族裔之间的联盟却没有意料中的可靠,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超 80% 的黑人支持纽森,但是拉丁裔的同比例却下降到了危险的 58%。本次选举和 2020 年大选都出现了拉丁裔右转的趋势,特朗普领导下极端反移民的共和党居然还能吸引大量新的拉丁裔选民,发人深省。

 

从教育的角度看,拥有本科学历的白人 68% 大比例支持纽森,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人已经无法忍受奥德尔的反智言论和阴谋论,而没有大学文凭的白人却以 57% 的高比例继续支持共和党。纽约时报的内特 · 科恩(Nate Cohn)指出同一族裔内部,教育差距直接导致了支持党派的不同。某种意义上,教育已经超过族裔,成为美国政治最大的隔阂了。

 

非裔,亚裔仍然力挺民主党,而拉丁裔会走向何方

受到高等教育的选民团结在民主党旗下,而共和党则收拢教育水平较低的选民

政治宣传上,纽森成功地激发了民主党人的恐惧。部分民主党人可能并不喜欢纽森或是不关心这场选举,但是加州出现共和党州长(甚至是特朗普支持者州长)的威胁太过严重,民主党选民终究还是被成功动员了起来。罢免选举由于其特殊性和实效性,投票率预计不高,但是包括联合通讯社(Associated Press)在内的主流媒体都诧异于大规模出动的民主党选民,并将其归结为纽森胜利的原因。

 

事实证明,反对纽森政府抗疫政策的民众并没有想象中这么多。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加州民众支持口罩令等抗疫政策,部分选民甚至认为当下管控还不够。在福克斯新闻上多次声明自己反对口罩令和管控的奥德尔失算了,加州民众了解新冠病毒特别是德尔塔毒株的威胁,宁愿牺牲一部分自由来确保公共健康,反对疫情管控的团体虽然声音响(保守派媒体将反对派的声音扩大是个重要原因),但是人数远不足以罢免纽森。

 

奥德尔,图源:AP News

CNN 和加州当地的报纸均指出,奥德尔在共和党挑战者中的领先导致了纽森的胜选,因为奥德尔太过于极端,加州人民无法接受。确实,如果共和党能像 2003 年推出施瓦辛格一样推出一位具有人格魅力的温和派政客,不激烈地反对疫情防控,不宣传极端言论,让民主党人的投票积极性保持到最低,说不定共和党就能获得胜利。《洛杉矶时报》的分析也指出,这场耗费了大量时间和金钱的选举,仿佛只是不满民主党人的一场 “情绪发泄”。

 

但是,美国已经不是 2003 年了,现在的美国社会极端割裂,两党已经是水火不容,24 位共和党挑战者中不乏温和派,而奥德尔的极端成就了他,共和党选民们就青睐特朗普式的候选人,他的极端也葬送了他自己的机会,毕竟加州民众几乎不可能选出极端保守的州长。

 

最后,让我们展望美国未来的政局。两党极端对立的局势不会改变,特朗普式的政客(甚至特朗普本人)还会不断涌现,正如纽森在胜选演讲中说的,“特朗普主义还远没有消亡”(Trumpism is not dead)。2022 年中期选举中,在加州大胜的民主党可能会延续纽森的策略,不断宣传特朗普的威胁来动员选民。当然,美国政局变幻莫测,疫情会不会结束,拜登前两年执政成不成功,其他摇摆州特朗普的威胁够不够动员起选民,都还是未知数。

 

纽森州长庆贺胜利的同时,仍在警告共和党对民主的威胁

民主党 / 纽森的选战回顾:

主动攻击,用 “特朗普二世” 激发选民的恐惧

 

熟悉美国政治的读者一定知道,加利福尼亚州如今是民主党的铁盘,2020 总统大选,拜登在加州可是碾压特朗普 29 个百分点,五百万票,纽森本人在 2018 年也是大胜。这次选举难道不是纽森必胜吗?

 

确实,如果这是四年一度的常规选举,拥有共和党两倍注册选民的加州民主党不可能失败。但是这场罢免州长选举十分独特。首先是反对纽森的势力不光包括日益极端化的共和党,还有部分反对纽森抗疫政策的加州民众。更进一步,这两股合流的势力对于扳倒纽森非常积极,而民主党选民不一定有这么大的积极性,在这场特殊选举中大规模出动保卫纽森。

 

于是,八月初到八月中旬的民调普遍显示,反对和支持罢免纽森的选民人数几乎持平。纽森的州长位置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而如何动员积极性不高的民主党选民成了他选举的重中之重。

 

本次罢免州长选举的综合民调,来源 fivethirtyeight.com

作为防守方,纽森竞选团队并没有将重心放在捍卫自己执政的成就,而是激进地选择了主动攻击对手。第一,纽森将罢免选举定义为 “共和党罢免选举”(Republican Recall),从而激起加州民主党选民的同仇敌忾。接下来就是攻击共和党支持的保守思想,奥德尔作为保守派电台主持,每天评论社会大小事,日积月累有着无数极端言论。反对女性堕胎权,呼吁取消最低工资,认为种族歧视在美国已经消失(奥德尔本人还是非裔),纽森团队随手一挑就是猛料。

 

第二,以选了共和党 “就是在疫情问题上威胁加州人民生命安全” 做文章。疫情期间,加州选民很关注州长候选人的抗疫主张。纽森团队制作了大量疫情相关的广告。这些广告虽然会称赞纽森政府的抗议成就,但是大部分时间都在批评奥德尔等共和党候选人对疫情的轻视。民主党的宣传口径大肆批评奥德尔对口罩令的反对,对加州居民生命安全的不负责,甚至宣称这场罢免选举事关生死(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其中一个电视广告做过火了,直言奥德尔 “反对新冠疫苗”。(他本人只是宣传每个人有不打疫苗的自由,应该遵循医嘱,并没有疯狂到反对疫苗的程度。)

 

尽管纽森抗疫政策招来了一些反对者,甚至可以说导致了这场罢免选举,但是纽森并不回避他对较强势抗疫政策的主张,反而将抗疫政策之争摆上台面,正面处于另一个极端(宣称疫情已经过去)的奥德尔。

 

第三,纽森团队将奥德尔和特朗普联系起来。经过了 1 月 6 日的国会暴乱,特朗普的人气一降再降,在自由派占多数的加州更是极不受欢迎。奥德尔在竞选期间和特朗普保持距离,但是他作为特朗普拥趸的历史(包括支持 2020 大选舞弊论)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说有什么理由一定能动员起加州民主党人,那就是奥德尔这个 “特朗普二世” 成为州长的威胁。

 

奥德尔和特朗普的唯一合影,纽森的竞选广告中多次出现此图

最后,为了进一步地动员加州民众,纽森将这场加州选举 “全国化”。他找来了全国的民主党领袖,总统拜登,副总统和前加州参议员贺锦丽,议长佩洛西,进步派的领袖桑德斯和沃伦,甚至不太参与政治的前总统奥巴马纷纷发声支持纽森,反对罢免。他们为州长罢免选举带来了极高的曝光度,让那些不关心本地政治的加州民主党人也了解了这场选举。

 

副总统贺锦丽为纽森拉票,图源:calmatters.org

美国民主中,传统政治智慧(Conventional Wisdom)视本党选民为基本盘,更注重用温和的言语来吸引中间选民,而不是用激进的言语动员基本盘(激进的言语会疏远温和派中间选民)。但是本次罢免选举发生在加州,只要纽森能动员起民主党选民,他就稳操胜券。

 

于是,纽森放弃了往常呼吁 “团结” 的说辞,而是在竞选中展示出两党理念的势不两立,他在三月就公开表示,这次选举是“共和党的罢免企图,由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反对口罩和疫苗的极端份子,以及希望推翻总统大选结果和加州抗疫政策的特朗普支持者所发起的”。

 

“Republican recall — backed by the RNC, anti-mask and anti-vax extremists, and pro-Trump forces who want to overturn the last election and have opposed much of what we have done to fight the pandemic.”

 

奥巴马为纽森制作的竞选广告同样反映了民主党的心态,30 秒的广告只谈了不到 5 秒纽森的一条政绩—抗疫,接下来花了所有时间攻击奥德尔和共和党,民主党作出什么不重要,不是共和党很重要。纽森和前来助阵的民主党领袖直截了当地指出所有加州选民必须要做的选择:是支持抗疫政策(哪怕细节和执行上有所不满),还是支持结束所有疫情管控,是支持上述这些极端势力,还是支持温和民主党人纽森,不能置身事外,也没有其他选择。

 

共和党 / 奥德尔选战回顾:

攻击纽森的 “错误政策”

 

由于纽森在民主党内的影响力,民主党建制派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纽森这一个篮子里,并没有支持其他九位草根民主党候选人。而共和党内则是群雄并起,24 位挑战者都想取纽森而代之。笔者会在简略概括共和党候选人的同时聚焦于最热门的奥德尔。

 

首先,共和党人是挑战者,必须先罢免纽森,大量针对纽森本人的负面广告被制作出来。此外,由于加州被民主党掌控多年,共和党人没有政治包袱,可以毫不顾忌地批评纽森的统治。共和党人指出加州的犯罪率和无家可归人数居高不下,经济又不景气,将这些问题都归咎于纽森的无能。

 

在他的总结性竞选广告(Closing Ad)中,奥德尔宣称他要拯救加州 (Save California),从拯救一词中我们就能看出共和党对加州的现状有多不满意。奥德尔和其他共和党候选人确实指出了加州的一些社会和经济问题,但是他们自己的解决办法并不受民众欢迎。

 

在左派众多的加州,减税,减少市场管控(包括降低最低工资),增加警力没有市场,更不要说反对堕胎和移民等更极端的保守政策了;右派们也明白自己面临的窘境,于是他们轻描淡写地宣传自己的 “正确政策”,共和党策略的总结就是重点攻击纽森和民主党的 “错误政策”。

 

奥德尔团队售卖的 “我们有一个州需要拯救”T 恤

第一,虽然奥德尔在其他政策问题上不强调自己的极端保守理念,他却旗帜鲜明表示完全反对纽森政府的抗疫政策。前文中提到,加州州长罢免选举是共和党人和对抗疫政策不满的部分民众合流的结果,而奥德尔的抗疫主张(结束任何管控)为他赢得了后者的支持。

 

收听他的电台节目或是演讲,自由一词不断重复出现,不戴口罩的自由,疫情期间上学的自由,以及接种疫苗的自由。(讽刺的是,他的自由似乎只针对疫情和商业,一旦涉及到女性的堕胎权或是无家可归者,他就不提自由,改提传统和法律了)。和纽森一样,奥德尔也将疫情问题摆到台前,双方对赌加州到底有多少支持疫情管控的民众。

 

第二,当民主党努力地将这场选举 “全国化” 时,共和党却试图将选举“本地化”。奥德尔等共和党候选人并没有积极寻求共和党全国领袖如麦康纳尔的支持。和民主党领袖积极参与不同,共和党的建制派和特朗普派在本次选举中都保持沉默。

 

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由于共和党基本盘已经非常活跃,而加州民众又对联邦政府里的共和党政客极其仇视,共和党领袖的参与不光不能增加共和党的投票率,还有可能变成纽森的 “免费广告”,弄巧成拙动员起民主党人。于是,加州选举中出现了一个很讽刺的现象:民主党大提特朗普,视本次罢免选举为全国两党之争的延展,共和党反而三缄其口,不提他们的 “伟大领袖”,在加州只谈加州事。

 

图源:NYTimes

奥德尔在竞选中和特朗普保持距离,但是民主党攻击他是加州的特朗普并非空穴来风—- 奥德尔确实是特朗普的狂热追随者,特别是在鼓吹选举舞弊阴谋论上。

 

和特朗普一致,奥德尔也错误地认为 2020 年选举是被操纵的。他们还把阴谋论延伸到本次加州选举中来:在点票之前,奥德尔和特朗普都宣传民主党在加州选举中舞弊,并怂恿追随者去反抗和揭穿民主党的行为,但这无疑是极其愚蠢的举动。就好似 1 月 6 日暴乱没能如愿以偿的特朗普还在不断地诉说他理论,这次奥德尔也加入了阴谋论团队,但候选人自己造谣和攻击选举的合法性对民主体制的破坏不必多言。

 

历史意义不论,哪怕是在选举策略的角度上,攻击选举舞弊也有百害而无一利:民主党本来就在邮寄选票上占优势,共和党依靠的是选举当日积极参与的选民,现在候选人和党的领袖特朗普都说选举是假的,那选民哪里还有动力出发投票;民主党试图将奥德尔和特朗普联系到一起,用加州人民对特朗普的仇恨来激励他们支持纽森,奥德尔的选举舞弊论是民主党最好的弹药,所有民主党人都知道了奥德尔是阴谋论者,是特朗普死忠,更是全部动员起来了。

 

图源:BBC

攻击民主党选举舞弊(Stop the Steal)已经变成共和党部分极端政客的陈词滥调了,而民主党选民对该现象非常恐惧和反感。

 

总结

 

加州州长罢免选举是美国社会割裂的缩影,也是对党派,种族,学历,对疫情管控的评价。美国民众之间的隔阂似乎越来越严重,恐惧成了双方候选人的工具,“选我,因为我不是他” 成了口号。

 

图源:ABC7

在加州,纽森和民主党确实取得了大胜,他们对疫情的重视和对民主政治的维护终究获得了加州民众的压倒性支持。但是民主党的选战算不上完美,如何夺回日益右倾的拉丁裔选民,如何吸引教育水平低的美国民众,如何重新定义自己(而不是将自己定义为共和党的反面),都是民主党赶在 2022 中期选举前要抓紧完成的事。

 

对于共和党,特朗普在 2020 年和奥德尔在 2021 年的失败证明了反智和极端保守主义的局限性,共和党也必须要自审,特别是要理智地看待新冠管控,不然越来越多的选民会因为共和党的疯狂而转而支持民主党。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1/09/15/us/elections/exit-polls-california-recall.html

https://apnews.com/article/california-recall-how-newsrom-turned-tide-94ec35b222a529e8ef97a023e342af4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1/09/14/california-recall-live-updates/

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newsom-recall-larry-elder-repeal-mask-vaccine-mandates-election

https://www.sacbee.com/news/politics-government/capitol-alert/article254216568.html

https://www.cnn.com/2021/09/14/politics/larry-elder-covid-newsom-recall/index.html

https://www.latimes.com/politics/story/2021-09-15/newsom-california-recall-election-costly-lessons

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video/2021/08/18/pro-newsom_ad_recall_a_matter_of_life_and_death.html

https://apnews.com/article/business-health-coronavirus-pandemic-b6049fa972077f6baa2d0c9d3278debd

https://www.npr.org/2021/03/15/977648661/california-gov-newsom-lashes-out-at-extremist-republicans-pledges-to-fight-reca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1/09/15/trump-elder-california-recall-fraud-news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