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亚裔更容易受到其他少数族裔的攻击?7 个关于 “模范少数族裔” 的苦涩事实

作者 | 木子立风
全文共 5442 字
阅读大约需要 14 分钟


编者按:之前我们发布的文章《攻击亚裔的大多数是黑人吗?7个关于仇恨亚裔犯罪的苦涩事实》中,反复提到了 “模范少数族裔 (Model Minority)” 对亚裔的影响。这个标签所带来的无形压力和束缚,不但让我们群体中的很多人无法展示自我的个性,更是将亚裔放在了其他少数族裔的对立面。今天,我们就来从 7 个方面看看,“模范少数族裔” 如何影响了亚裔的生活,在表象之下,又隐藏了多少亚裔社区的心酸?


文中提到,在有色人种身上发生的仇恨犯罪中受到的攻击中,黑人受到的攻击 99% 来自白人,西裔受到的攻击有 81% 来自白人,亚裔受到的攻击有 75% 来自白人。换句话说,同样是被攻击,亚裔还比其他族裔更多地受到来自同样是有色人种族裔的 “内部” 攻击。


为什么会这样?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可能恰恰就是被长期加在亚裔身上的 “模范少数族裔” 光环。“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 的刻板印象假定亚裔美国人在经济、教育和其他机会方面的成功,产生了其他种族群体成员的潜在竞争或威胁,反过来导致其他有色人种怨恨。这次我们进一步来讨论,什么叫做亚裔的“模范少数族裔”,为什么我们明明属于有色人种,但又被其他有色人种视为“名誉白人”,在美国主流眼中勤劳善良聪明的亚洲人形象,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好事吗?


三位加州副教授通过梳理历史和、分类统计美国亚裔的社会经济状况的,分析了美国亚裔人士在教育、心理、社会和经济成果上存在广泛的多样性和差异。

 

事实 1:


“模范少数族裔” 丝毫不提亚裔美国人应该拥有完全的公民权


在 60 年代,曾任职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社会学家 “威廉 – 彼得森(William Peterson)” 创造并普及了 “模范少数族裔 (Model Minority)” 概念,他把日裔美国人和非裔美国人进行比较。在 1966 年的《纽约时报》杂志的故事 “成功的故事,日裔美国人的风格” 中,他诉说日本移民是 “勤奋、守规矩的公民,他们能够在短短 20 年的时间里,克服二战时被关押在集中营的逆境”,类似的描写也被应用到其他亚裔美国人身上。


他与媒体传统上对亚裔美国人及其后代的描述有很大不同,在过去,亚洲人被描述为 “肮脏”、“温顺”、“外来” 和 “危险”。彼得森的描述虽然是正面的,但是这个种族框架是由强大的白人精英强加给亚裔美国人的。他把日裔美国人的成功归功于他们的文化价值观、强烈的工作热情、家庭结构和遗传学。此外,诸如孝道、尊重长辈、性别和代际等级等价值观也是这一形象的一部分。他宣扬亚裔克服了困难、压迫和歧视。

 

本书讲述了亚洲人如何从“黄祸” 变为“模范少数族裔” 的,图源:Amazon

 

这实际上很可笑,也和美国历史完全不符。“模范少数族裔” 丝毫不提,亚裔美国人应该拥有完全的公民权,美国的亚洲移民一直都很努力,从未改变过,但是美国种族主义,反反复复夺走他们成功的机会。毕竟直到 1965 年,《移民和国籍法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又称《哈特 – 凯勒法》) 的通过,对亚洲移民的限制才被取消。

 

再追溯历史就更加黑暗,自 19 世纪中叶以来,华裔移民早年来到加州金矿工作和横跨大陆的铁路建设,亚裔美国人就一直面对种族歧视。他们的数量和职业道德助长了民族主义情绪和仇外(xenophobia),认为他们是 “黄祸”(yellow peril),用来描述东亚人民对西方世界的危险,导致美国国会在 19 世纪 80 年代至 20 世纪 20 年代通过了一系列限制性法律,禁止亚洲人入境。

 

事实 2:

 

“模范少数族裔” 成功制造了其他少数族裔与亚裔之间的对立

 

1965 年,同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劳工部发表了《莫伊尼汉报告》(Moynihan Report),该报告把美国非裔面临的社会经济问题,归咎于他们的文化和家庭结构,完全忽视了美国四百年奴役非裔,甚至在当时一系列对有色人种不平等的法律制度。

 

“如果美国亚裔可以在没有政府支持的情况下成功,为什么美国黑人或其他少数种族群体不能?” 这种论点将少数群体对立起来,转移了人们对挑战体制性种族主义和结构性不平等的注意力,阻碍了其他少数族裔对社会正义的要求。
作为一种霸权手段,“模范少数族裔” 的定型观念通过转移对种族不平等的注意力,并通过为少数群体的行为设定标准,维持了白人在种族等级制度中的主导地位 “。此外,通过将亚裔称为” 典范 “,它同时暗示非裔美国人、拉美裔和其他种族群体是” 坏的 ” 少数群体。


这个由白人构造的标签也不能保护美国亚裔人士免受偏见和种族歧视。相反,它暗示了一种低等的地位,“保留给那些’表现’得当并毫无怨言地呆在指定的隔离空间的特定少数族裔” 同时,“模范少数族裔” 的定型观念强化了种族主义在美国不再是一个问题的错觉。它宣扬的概念是,美国是一个优胜劣汰的社会,不论种族、阶级、性别或性取向,人人机会均等,并通过经济上的动员公平地奖励个人的辛勤工作和劳动。


事实 3:


“模范少数族裔”让亚裔做 “白人喜欢的” 亚裔


“模范少数族裔”标签和意识形态不仅影响了他人对亚裔美国人的看法,也影响了亚裔美国人对自己和其他族裔的看法。美国也有向往 “大一统” 的同化支持者,内化让亚裔美国人的自我概念和心理健康产生破坏性影响,也就是所说的 “种族的隐性伤害”,即使没有歧视事件,但这些伤害变成另一种形式扩散。


借助亚裔美国人的社会经济进步,如教育和收入成就,有人亚裔美国人正在全面融入美国社会的路上。亚裔美国人将类似于主流群体所定义和强加给他们的形象,本来是白人精英给的 “模范少数族裔” 标签被我们欣然接受,并试图去效仿那些被 “神化” 的刻板印象。亚裔美国人的多元消失,巨大的压力之下,他们不得不同化于白人主导的文化,并符合白人定义的自己的形象。

 

“虎妈” 的形象深得人心,甚至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图源:tithibhattacharya.net

 

例如,美国耶鲁大学的华裔教授蔡美儿争议性著作《虎妈战歌》利用她自己的育儿经验和她两个女儿的高教育成就,强调了现有的少数族裔模范神话,即所有亚裔美国人都是勤奋、高度成功和没有问题的。这本书进一步重申了美国亚裔家长的刻板印象,亚洲人被认为都是专制、单一和死板的。另外,最近的平权行动案件中,被拒绝的亚裔美国人申请者起诉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美国人,惩罚他们作为一个群体的高学术成就,进一步强化了亚裔美国人的少数族裔模式刻板印象。


它涉及消除当差异在等级制度中被分类和排序时产生的不公正,这种等级制度根据社会群体在该等级制度中的位置,不公平地赋予他们权力、社会和经济优势以及体制和文化效力。它需要面对那些不平等地构建社会关系的意识形态框架、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制度模式和实践,仿佛每次,都是一些群体以牺牲其他被边缘化的群体为代价,才能获得优势。


事实 4:


作为 “模范少数族裔”,亚裔在就业市场中毫无实质体现


亚裔美国人受雇于各种领域,有半数集中在管理和专业知识职业中,而全国平均水平为 38%(白人为 38.8%,拉丁裔为 20.2%,非裔美国人为 28.7%)。然而,亚裔美国人在工作场所仍然面临种族主义和歧视。一项研究考察了五个最大的亚裔美国人群体(中国人、印度人、菲律宾人、越南人和韩国人),发现除了第二代中国人之外,大多数第二代亚裔在教育成果,完全没有转移到劳动力市场上。


亚裔美国人在《财富》500 强企业中仅占 2% 的高管和 2.6% 的董事会成员,而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在《财富》500 强企业董事会中分别占有 7.4% 和 3.3% 的席位。亚裔美国人在律师事务所、政府和学术界的领导层中的代表性明显不足,即使他们几乎进入了法律行业的每一个环节。


研究进一步发现,美国亚裔律师报告中的隐性偏见和刻板印象,是他们晋升和发展的障碍,女性美国亚裔律师报告遭遇基于种族的歧视可能性明显更高。尽管亚裔美国人已经成为科技行业最大的专业种族群体,但在所有种族中,他们成为经理和高管的可能性最小,其中亚裔女性成为高管的可能性最小,在学术界也观察到类似的模式。


在 2016 年秋季授予学位的大专院校 150 万名教员中,亚裔美国人占所有全职教员的 10% 在全职助理教授中,7% 是亚太裔男性,6% 是亚太裔女性。但是,随着他们学术水平的提升,亚裔美国女性的比例下降,仅占全职正教授的 3%。


亚裔美国人的劳动力参与率通常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自 2010 年以来,他们的失业率一直是所有种族 / 族裔群体中最低的。然而,对于失业者而言,亚裔美国人是失业时间最长的群体之一,甚至超过非裔美国人。2013 年,41.9% 的亚裔美国人长期失业(相比之下,白人失业者为 35.8%,拉丁裔失业者为 34.6%)。

 

事实 5:


儿童和家庭关系,是 “模范少数族裔” 最大的受害者


少数族裔模范的定型观念看似无害,但对亚裔美国人的儿童、家庭和社区却有长期的负面影响。首先,这个迷思假设美国亚裔人士已经超越了种族主义、歧视和压迫的经验。然而,正如数据所显示的那样,亚裔美国人在所有行业的劳动力市场和工作场所中仍然面临着种族歧视和障碍,影响晋升机会和财务状况,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亚裔美国人家庭的财务稳定性。


少数族裔模范的定型也对美国亚裔儿童和学生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在美国社会中无法被平等对待。不仅与其他少数族裔相比,而且与普通美国白人相比也是更高的要求。首先,它将亚裔美国人定位为不同于白人的种族等级,并暗示亚裔美国人必须有更好的表现,以达到更高的标准。


其次,亚裔美国学生的教育成功往往归功于他们的家庭背景和父母对子女教育的重视和投资。人们的定型观念认为,美国亚裔学生没有问题,只需很少的机构支持或特殊服务就能成功。这样的假设使教师无法认识到亚裔美国学生的教育需求以及心理和情感问题,阻碍了他们的发展。所有的亚裔美国学生在学业上都有很高的成就?就会给学生和家庭带来不切实际的期望,并将达到这些标准的负担加在学生个人身上。

 

1987 年时代周刊的杂志,“那些成功的亚裔孩子”,图源:Time


这也使学校和机构逃脱了责任,亚裔的教育成功,不是因为 “亚裔”,而是来自其投入的资源。


成绩优异的华裔学生也可能因为同伴对他们的成绩不满而遭遇欺凌和歧视,比如被描述为 “怪胎”、“书呆子” 和 “弱者”,这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心理健康,导致抑郁、焦虑和低自尊。此外,他们的父母可能仍然不满意,对他们的表现提出更高的标准,并将他们与表现更好的同龄人进行比较。这种刻板印象还将学生引导到特定的学习和职业领域,如 STEM(理工类),从而限制了他们探索自己的能力和天赋的机会,而种决定只会进一步助长了他们擅长 STEM(理工类) 领域的神话。


相反,这种假设会留下不符合传统形象的个体,比如那些在学业上有困难的人。“模范少数” 派的刻板印象阻碍那些不符合传统形象的亚裔美国学生参与学习过程的意愿,这种看法可能会加剧他们在生活中已经面临的压力。处在这样 “压力锅” 一般的环境已经被证实会导致美籍华人的亲子冲突和心理问题:心理困扰、抑郁症状、长期担心、害怕失败、不称职的感觉、自我怀疑和羞耻感……


低教育成就对美国华裔学生的家庭关系也是一种损害,因为他们的家庭关系中,甚至出现了,“学习不好” 从而导致亲子疏远。


事实 6:


作为 “模范少数族裔”,亚裔老年人最贫困


总体而言,与其他种族群体和全国相比,亚裔美国人的平均家庭收入最高。


2008 年至 2012 年的美国社区调查显示,亚裔美国人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 71,709 美元,而白人为 56,203 美元(全国平均为 53,046 美元)。然而,“模范少数族裔” 将亚裔美国人都描绘成 “经济富足” 的刻板印象。但是将众多的群体归入单一的亚裔美国人弊端开始出现,亚裔美国人的经历过于笼统,掩盖了这些群体之间和群体内部的重要多样性。美国忽视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差异性和他们的不同斗争。


亚裔美国人之间的差距很大,某些民族群体的家庭收入明显较高;例如,亚裔印度人的家庭收入为 95,000 美元,菲律宾裔美国人的家庭收入只有一半,为 53,046 美元。


而另一些人(如柬埔寨、苗族和老挝裔美国人等东南亚人口)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5.3 万美元。事实上,分析 1970 年至 2016 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发现亚裔美国人的收入差距在美国各种族群体中是最大的。


亚裔印度人和菲律宾人发现他们从事选择性移民美国的模式,其特点是他们的教育程度相对较高,以及基于雇主和高技术的签证。相比之下,东南亚人口主要是以难民身份来到美国,在原籍国受教育程度有限。家庭收入中位数的这种鲜明对比是导致亚裔美国人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一个因素(还有房屋拥有率、退休储蓄率和欠债率),现在亚裔美国人的贫富差距也比白人更大。


亚裔美国人的贫困率在所有少数族裔群体中是最低的,总体而言,13% 的亚裔人报告说生活在贫困中(而美国总人口的 16%、白人的 11%、拉丁裔的 24% 和非裔美国人的 27%)。然而,就像家庭收入中位数一样,不同民族群体之间也有很大的差距。


老年人 (即 65 岁及以上) 的贫困远高于全美平均值。亚裔美国人的贫困率高达 13.5%(白人为 7.8%,全国平均水平为 9.3%)。外,2007 年至 2011 年的数据显示,美籍亚裔是自经济大衰退以来,贫穷人口增长最快的人群;他们的人数增加了 60%,远高于其他种族 / 族裔团体,并超越了他们的年龄。

 

事实 7:


亚裔美国人的诞生,是为了团结抵抗美国种族主义


很多华裔读者也许纳闷,为什么我们要把不同亚洲国家的移民混为一谈?既然大家如此不同,为何不分开讨论?各自寻找出路呢?


亚裔美国人是一个文化和外在的多元化种族群体,由来自不同亚洲国家的 30 多个种族小群组成。已故历史学家和民权活动家市冈裕次 (Yuji Ichioka) 在 20 世纪 60 年代末的美国民权运动中创造了 “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一词,以拒绝西方强加的东方人(Oriental),并帮助统一不同的亚裔群体。


今天,亚裔美国人是一个总括性的名词,描述追根溯源到亚洲的美国公民和移民。


2015 年,美国有 2040 万亚裔,约占全国总人口的 6.4%。亚裔美国人是美国第三大种族群体,也是增长最快的种族群体之一,从 2000 年的 1190 万增长到 2015 年的 2040 万,增长了 72%。同一份报告预计,到 2055 年,亚裔将成为全美最大的移民群体,占全美移民总数的 38%,超过拉丁裔,他们将占全美移民人口的 31%。此外,67% 亚裔美国人都是在国外出生的。


这和历史故不可分,1965 年《移民和国籍法》之后,大部分亚裔移民抵达美国的。最大的亚裔群体是华人,其次是菲律宾人、亚裔印度人、越南人、韩国人、日本人、柬埔寨人、苗族人、泰国人和老挝人。较小的亚裔群体包括不丹人、马来西亚人、尼泊尔人、印度尼西亚人、孟加拉国人和缅甸人。亚裔移民在移民历史、重新定居模式和经验、社会经济地位、职业技能、主要语言、宗教、文化价值和信仰以及种族认同方面各不相同。


亚洲人不管他们何时进入这个国家,也不管他们的种族地位如何,个体却被一直被定型地视为美国的 “模范少数族裔”,因为他们似乎已经实现了与白人同行的社会和经济平等。这种成功的形象往往导致其他人认为亚裔美国人没有遇到困难是没有问题,从而将他们排除在研究和政策考虑之外。

 

60 年代游行的华人图源:aafe.org


直到今天,由于亚裔美国人在美国被种族化为 “永远的外国人”,并经常被归类为 “族裔”,身份更多重点被放在种族,并被假定为非英语国家的人,比如第二代甚至三代亚洲人经常被问 “你从哪里来?”,“模范少数族裔” 这个词绝大多数是被强加在他们身上的,而不管他们移民的时间有多长,或者他们的世代地位如何。


结语


历史一次次总是在重复,不论我是华裔、亚裔、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这些不同的标签似乎随着语境在变换,而这不是身份认同的迷茫,而是种族主义之下我对自己的自我审查,又是美国主流因为我亚洲人祖先,对我 “忠诚度” 的又一次质疑。


亚裔美国人一直被描绘成 “模范少数族裔”,因为他们似乎已经取得了社会经济上的成功,而且没有任何问题,但这种刻板印象可能对美国亚裔个人、家庭和社区产生持久的负面影响。


为了实现社会正义和社会变革,我们必须了解压迫是如何在制度和个人层面上运作的。从历史上看,直到今天,亚裔美国人在美国种族等级制度中一直占据着一种模糊的地位,它主要被认为是白人和黑人的中间位置。


亚裔美国人在这一种族等级体系中处于中间地位,我们既被视为 “模范少数族裔”,又被视为永远少数族裔。白人作为主导群体,掌握着定义什么是好的、正常的、真实的权力。正是在这些条件下,白人能够定义、强加和维持这些标签。亚裔美国人作为被边缘化的群体,“永远无法完全摆脱被他们的社会群体成员身份和主流社会对其群体的归属所定义”。亚裔美国人被 “优秀” 与刻板印象、特权和压迫的运作方式相一致。


“模范少数族裔” 神话,不需要再一次重复。

 

参考资料:


Model Minority Myth 对亚裔美国人个人和家庭的影响:社会正义和批判种族的女权主义观点


Impacts of the Model Minority Myth on Asian American Individuals and Families: Social Justice and Critical Rac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