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内外挺川华人的思想与社会根源

作者:Moreless

字数:10670

预计阅读时间:26 分钟

 

前言:去年六月写过一篇《右倾的海外第一代华人移民是哪些人》,时过境迁,已经过了大半年。经过半年多的观察,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理解。这篇可以看作是前一篇的续篇。

 

川普上台后中文舆论与英文媒体的平行宇宙

 

2016 年,川普以一个政坛素人的面目横空出世。在不被外界看好的情况下,居然一路过关斩将赢得了党内初选。在民调落后,外界普遍认为竞选对手希拉里稳赢的情况下,竟然以 306 比 232 的选举人票数,一举赢得了大选。

 

川普的当选,既意外也不意外。

 

川普的竞选策略,是成功找到了他的基本盘,就是中西部锈带失落的广大蓝领白人。这些人属于在全球化进程中失意的一族。川普的竞选手段也很直接,就是直接拉仇恨和搞种族主义。这些人虽然以前也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但是其他候选人的竞选手段都没有这么赤裸。川普直接说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又趁机吹起了种族主义的狗哨,说墨西哥移民多是毒贩和强奸犯。所以趁机就要在美墨边境修墙,还要找墨西哥政府买单。

 

此外,川普还多次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例如拿福克斯电视台女主持人 Megyn Kelly 的例假说事。或者著名的抓小猫(grab them by the p***y)言论。或者在竞选造势会上模仿嘲讽一名有残疾的记者。

 

 

川普的这些突破底线的行为都挺令人不齿。但是在一些人眼中,这倒成了他敢想敢说,勇于承担行为的证明。在传统的比较有大男子主义的人看来,倒成了他很男人的象征。

 

川普的反政治正确,也让一些平时想发表歧视言论和仇恨言论不能发表,从而感到言论受到压抑的人找到了突破口。

 

这样的竞选策略让川普塑造了一个对移民强硬,对外国强硬的政治强人形象。尽管后来的事实让人透彻地理解了什么叫 “外强中干”,但在当时确实获得了相当多的支持者,包括很多挺川的华人。

 

从那时起,川普的华人支持者们所热衷的话题,就呈现出既与保守派的议题设置保持一致,又在某些话题上独辟蹊径的特点。

 

中文社交圈里的保守言论回音壁

 

在中文媒体和英文媒体间切换,你会发现两者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生态,宛如两个平行宇宙。

 

比如,2020 年 5 月底,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黑人 George Floyd 被警察当街用膝盖压死,引发了全美乃至全球多国反种族歧视的抗议浪潮。美国各界纷纷谴责警察滥用暴力,以及应该检讨是否有系统性歧视。英文媒体也对此有广泛的相关报道。

 

 

但是在简体中文媒体圈却出现了一种与英文世界完全不同的生态。笔者所身处的舆论场,无论是微信群,朋友圈,还是推特中文圈,对这一运动多是持批评态度。他们说的无非就是说,黑人地位已经够高了还想怎么样(从他们把 BLM 翻译成 “黑命贵”,就可以看出他们认为黑人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等),不存在系统性歧视,BLM 就是打砸抢,其背后就是安提法或者索罗斯在搞破坏。这其实都是民主党的阴谋,民主党要搞乱美国,要在美国推行社会主义。

 

因为川普常年灌输,主流媒体就是假新闻,他们不相信主流媒体的任何报道,只相信右翼网站和小道消息。事后看来,所有的这些,就是为了给川普助选,用来收割川普支持者的话术。

 

所以他们在微信群里面传播美国主流媒体上并没有多少版面的黑人极右翼 Candance Owens 的言论,会传播黑人右翼教授托马斯 · 索维尔批评黑人的文字。他们会说 BLM 就是要让白人给黑人下跪(其实黑人单膝下跪表示抗议,白人也单膝下跪表示感同身受),传播一个右翼犹太黑人团体几年前让白人当街舔鞋的视频,以及白人给黑人牧师洗脚的视频,以此来证明,黑人就是要骑在白人头上作威作福。关键词是,下跪,洗脚,舔脚。

 

以上照片几乎成了中文媒体圈讽刺民主党人、抹黑 BLM 运动的必备节目之一

 

这是一个来自美国黑人至上者仇恨团体 Israelite School of Universal Practical Knowledge (ISUPK) 的多年前的视频,后来在去年被移花接木了。

 

这种对事情认知的巨大偏差,让我想起了 2001 年 911 事件发生时,还在上大学的我,中午在食堂打饭时,电视新闻播出飞机撞向双子大楼的画面时,人群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我顿时感觉所在的非人间。难道这些欢呼的人,他们就没有想过会有亲戚朋友,或者亲戚的亲戚,朋友的朋友当时在那两栋大楼里吗?那些人做错了什么事,要无辜的送命?对于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还能欢呼雀跃,不知道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类比 George Floyd,他只是被怀疑用了一张假钞,就被警察当街压死。很多人还试图证明警察当街杀人的合理性,指出这个人以前犯过多少次罪,还抢劫过老太太。但是他被杀的时候并没有从事严重犯罪,肯定不能说警察杀死他有充分的理由。

 

而对 BLM 及其后衍生的所谓取消文化的反对,也催生了大量之前支持民主党反对川普的人,惊呼学校太白左,民主党控制言论,民主党上台美国就要搞社会主义,从而转向支持川普及其共和党的政策。

 

利用一个社会事件,通过传播与主流媒体不一致的声音,催生大量的川普支持者,类似的情况其实在 4 年之前,2016 年初的二三月份就已经有过预演。当年的一个纽约华裔警官梁彼得,开枪走火打死一名黑人。在很多微信群的鼓动下,各地华人纷纷走上街头,声援梁警官,觉得他不应该被处罚。他们给的理由也很简单,白人警察打死了黑人都可以免于处罚,为什么华裔警察要担责,所以这是种族歧视。

 

抗议游行的人打出的口号有 All Lives Matter,他们对 BLM(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个口号提出的背景不了解,却提出反制黑人 BLM 运动的口号 ALM,还以为 All Lives matter 就是众生平等的意思。

 

 

还有一个口号是 Justice for all。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 justice for all。这就是认为,如果认为白人杀黑人可以脱罪,那么亚裔杀黑人也应该脱罪。这不就是要求亚裔跟白人一样可以拥有滥杀无辜的权利吗,这是要求 justice for all,还是要求 injustice for all?

 

正确的要求应该是要求对所有警察滥权的行为予以追究,严加惩戒,不分种族,这样才能给后代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而不是要求同样不正当的 white privilege。所以要说华人族群政治意识觉醒,要开始维权,从一开始就跑偏了。

 

因此可以想见,有着这样的价值观,很多当初为了挺梁,在各地成立的微信联络群,后来都转成了支持川普竞选的群。当然,川普的支持者们也有各式各样的背景与思想根源,下面就逐一进行阐明。

 

一、信奉国家主义和保守主义,自由至上主义

 

第一类挺川支持者的思想可以概括为:从大陆后九十年代一部分知识分子那里 “传承” 的一种以基督教价值观为导向的保守主义,也就是刘军宁、苏小和等倡导的宗教保守主义。他们主张要恢复以基督教传统价值观为立国之本,也就是反对一切进步文明的共识,像反对关注弱势群体,反对给弱势群体一定的救助,反对政府的手在促进社会公平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婚姻。他们要捍卫的是这样一种价值观。

 

另外,美国有很多华人新教教会是基督教里面比较保守的福音教派(Evangelicals),基于其出自于圣经的原教旨观点,相信川普是神选之人。这些川普支持者也可以归为支持保守主义价值观的一类。

 

这一类的川普支持者的思想根源是从哪里来的呢?

 

要梳理海内外华人群体为什么这么多人挺川,这还得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说起。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的思想界也在进行启蒙和反思。当时出现了不少杂志、报刊、甚至纪录片来介绍和探讨西方自由主义思想。在 80 年代,整个大陆思想界一度沉浸在这种向往西方自由主义的思潮中。但是到了 80 年代末,这种具有理想主义倾向的思潮随着政治局势的变化就戛然而止了。

 

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因为经历了文革,多接受了启蒙主义的古典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以个人主义为基石,主张个人是社会和法律的基础。但是在八十年代末的风波后,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在思想上又经历了一次观念转型,具体表现为从启蒙自由主义转向为自由至上主义。

 

相对启蒙自由主义将民主作为民族现代化工具的基本假设,自由至上主义将民主价值建基在个人权利基础之上,其实是中国自由派思想质量的一个提升。但是受政治风波刺激和后八十年代政治压力的双重作用,这一时期的自由至上主义又深度结合了哈耶克自发秩序思想,实际上将自由价值的实现寄托给了某种自发乃至神秘的进程,放弃了主动的集体政治行动,主要观点无非是:有了市场化,自由自然来。因此,自由至上主义的中国自由派,实际上更接近西方语境中保守派。

 

所以这群人把哈耶克奉为圭臬,对自由市场进行盲目崇拜。自上个世纪 90 年代以来,自由派知识分子多倾向于国家主义(如铅笔社),跟主流意识形态有某种程度上的靠拢甚至合流。这一批人普遍寄希望于在经济上实行彻底的自由市场化能够带来政治的自由化。包括很多西方学界和政界人士也持这种类似看法,但是经过近三十年的实践,这条道路已经被事实证明了是行不通的。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美轮美奂的开幕式,重新燃起的大国崛起梦想。中国人已经彷佛远离了那一个火红而疯狂的革命年代,可以毫无顾忌地批判极左的荒谬叙事。国家主义因此又上了一个台阶。

 

那一年,一位叫刘军宁的年轻学者开始崭露头角。他的 “自由主义政治哲学” 系列讲座,悄悄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作为崛起中的意见领袖刘军宁,带领中国大陆自由派滑向了保守主义。

 

刘军宁为了证明其右翼保守主义的合理性,极力证明纳粹不是极右,而是极左。他曾撰文如下:

 

西方的保守主义,在不同的语境下,或者不同的历史阶段,拥有不同的含义,但它们都有类似的本质:是一种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保守主义一般是相对激进而言的,而不是相对进步而言的。保守主义并不一定反对进步,只是反对激进的进步和彻底的颠覆,宁愿采取比较稳妥的方式。其特色为重视已建立之体制并加以维护或者小修小补,并且尊重传统为不同时代所累积智慧结晶而非累赘。

 

不过刘的这一观点很快也被学者林垚戳穿。

 

 

此外,刘军宁还曾经在一个讲座里说《联邦宪法》来源于《圣经》,其依据竟然是在制宪会议上富兰克林为了平息纷争曾提议在开会前找几个牧师带领大家一起祷告。(来自杜延林:华川粉现象的意识形态根源,以下简称杜文)

 

而事实是西方政治文明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城邦制度以及民主制度。被宗教统治几百年的中世纪,是西方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西方通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宗教改革,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宗教对政治的操控,实现了政教分离。美国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说明了国会不许立法确立国教。

 

原文是这样说的,“国会不得制定关于建立宗教或禁止自由行使的法律。” 也就是说,既不能将某种宗教立为 “正统”,也不得禁止某种宗教的传播与实践。

 

 

很多基督徒会拿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手按《圣经》说事,其实,并不是每届美国总统宣誓时都手按《圣经》,在制宪会议起草的《联邦宪法》中,一度写入政府公职的任何仪式不得带有宗教色彩,通过后的文本将此条款删除。[杜文]

 

《的黎波里条约》里面也明确写明,美国不是基督教国家。

 

《的黎波里条约》(Treaty of Peace and Friendship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Bey and Subjects of Tripoli of Barbary)签署于 1796 年,是美利坚合众国与的黎波里 (今利比亚) 之间为确保商业航运权和保护美国船只在地中海免受当地巴巴里海盗侵害而签订的第一个条约。

 

它由热心的杰斐逊共和党人乔尔 · 巴洛撰写,1796 年 11 月 4 日在的黎波里签署,1797 年 1 月 3 日在阿尔及尔(第三方见证)签署。1797 年 6 月 7 日,美国参议院未经辩论一致批准,1797 年 6 月 10 日由约翰 – 亚当斯总统签字生效。

 

在关于宗教在美国政府中的作用的讨论中,该条约经常被引用,因为在美文版第 11 条中有一条规定:

 

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建立在基督教基础上的。

 

 

另外,《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者富兰克林,托马斯 · 杰弗逊等人都是自然神论者,也就是多元神论,而不是一元神论的信仰者。所以独立宣言里面使用的造物主是 The Creator,而不是 God。

 

而现在这些人,胡说什么美国的立国之本是基督教文明,极力要做一些类似政教合一的事情,实在是要让美国倒退几百年。诚然,西方文明自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之后的发展与进步,确实汲取了来自基督教价值观的有益部分,如提倡一夫一妻、人人生而平等等理念,但在实践层面,早已迈过了用宗教原则指导政治与世俗生活的落后方式。

 

二、美国灯塔主义

 

海外华人在政治上 “川化” 且反文明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灯塔主义(Beaconism),就是以美国的制度作为灯塔。这批人是在改革开放之初以来受的教育,基本上受到的教育都是以西方教科书为主,思维都是西方中心主义的。接受的是以绝对自由市场经济为主的自由主义经济流派,主要是新自由主义和自由至上主义,信奉自由市场经济是好的,政府越少干预越好,应该是小政府少干预少福利。

 

这跟他们的父辈一代主要受的教育截然相反。所以这些人相信大陆早期实践的平均主义大锅饭的左,跟西方主要是美国的自由派强调的社会公平,照顾弱势群体、关注女权、关注 LGBTQ 群体权利的左是一回事。从而对民主党所宣传的 “左派” 观点,产生天然的反感,而去天然靠拢比较右的共和党。

 

灯塔主义者,因为受教育的原因,觉得美国是自由世界的灯塔,觉得美国什么都好,美国人选出来的总统肯定也是一贯正确,这也同样是很多反体制人士的认知。而且只要一旦认定川普是正确的, 就处处维护川普的做法,觉得他做的一切都对,从而完全抛弃了道德观和常识。所以他们会否认美国存在系统性歧视,所有对美国制度的批评,都被认为是要抹黑美国,搞乱美国。

 

但是同样是这些人,在大选之后宣扬大选舞弊的阴谋论,攻击美国的民主制度,阻挠正常选举产生的选举人团认证,他们甚至会呼吁军管,抓捕大法官。直至发展到了 1 月 6 日围攻国会。这个时候这些人就不再觉得美国是灯塔了,确实还挺讽刺的。

 

三、犬儒主义横行,对弱势群体缺乏共情

 

从 90 年代开始,大陆的整个社会逐渐抛弃了理想主义。由于信仰的真空,导致一切向钱看,也就导致了犬儒主义的盛行。犬儒主义就是怀疑一切事情的动机,看穿了一切 “知识”“权威”“是非”“道德” 的虚伪本质,解构所有看似高尚的东西,同时对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的行为敬而远之。最常见的说法,比如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大陆的犬儒主义发展到极致,就诞生了 “白左” 这个名词。白左是一个中国本土之上土生土长的词汇,并经过价值观输出到了西方世界。

 

传播学研究者方可成认为,该词最早由人人网用户 “李硕” 开始使用,李硕 2010 年在人人网发表了文章《西方白左和中国爱国科学家的伪道德》。此一名词经过演化和概念变形,其实最早 “李硕” 使用时的语境是用于政治经济语境下的左派指白人中的共产主义者。之后名词概念演变发生了换轨,至今其 “左” 是指世界主义或平等主义等等,代表人的权利面意涵为主的“左”,与经济思想的左右派无关。

 

 

今天,白左这个概念涵盖了包括世界主义,民权运动在内的西方宪政左派人士。这个词语一出,所有一切的关注弱势群体,关注移民群体,关注少数族裔的举动,都会被骂成白左,圣母婊。

 

他们会怀疑一切做善事的动机,觉得这样的人虚伪。谁会不爱钱,不爱钱的人一定是装的,很虚伪。导致一切发扬人类善心的行为被污名化。常见的歪理有,你这么关心移民,怎么不把移民领到自己家里去?这是典型的模糊了公共领域问题和私人领域问题的界限。

 

犬儒主义也体现在一些对现实问题的判断上。政客道德没有瑕疵,会被批为 “虚伪,伪君子”。政客品行不端,侮辱女性,却会被赞扬,真小人,真性情,没有伪装。增加 H1B 名额的民主党,遣返无证移民数量比川普还多的是奥巴马,他们却说民主党只会大量引进非法移民。而面对提高 H1B 申请门槛,停发 H1B,减发 F1 签证的川普政府,他们会说川普只反对非法移民,对华人有利。民主党说要发 2000 元纾困金,他们说民主党就会慷纳税人之慨。川普说要发 2000 元纾困金,却变成了川普勤政爱民。

 

四、极为推崇秩序,反感群众运动

 

经历过文革的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本能地反感各种挑战现有秩序的行为, 也对群众运动保持着戒心。所以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跟左翼工人运动保持着距离。而且他们会轻而易举,把黑人反抗运动,当成是搞文革。

 

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刘瑜在 metoo 运动兴起时,于 2018 年 7 月写过一篇题为《关于 metoo》的文章,指出 metoo 运动在中国存在的诸多不足,并表示了对运动扩大化的担忧,并且还把 metoo 运动类比为文革贴大字报。但是了解 metoo 运动的人,就知道刘瑜这种类比是不恰当的。

 

刘瑜还认为好莱坞为首的大众文化,充满了性暗示,以此为性骚扰开脱,好像女性穿着暴露,交的男朋友多,别人随便碰几下就很正常。散播一种完美受害者理论,认为女性被侵害,女性也有责任。

 

如此种种,说明一些作为意见领袖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无论是事实判断上,还是价值判断上,都落后于时代,出现了比较大的偏差。

 

中国的自由派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这个概念,最早起始于 2004《南方人物周刊》评选 “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 50 人”。早期的公共知识分子对于向公众普及现代西方文明政治理念,启迪民智,起了一定作用,这些人多数是高校或者学术机构的学者,敢于表达个人见解,有些观点不同于主流官方意识形态,发出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那一期南方人物周刊的封面

 

而今时今日,这批所谓自由派公知,对于公权力,并非持强烈的批评立场,很多人也都是体制内编制,所以跟权力之间的态度就有着些许暧昧,有些人甚至可以因为自己的名气和地位得到一定的利益。这样与体制并存,其批判意识就更为弱化。

 

另一方面,多数体制内公知,并不反体制,还是寄望于体制内健康力量走改良路线。基于精英主义的立场,知识结构陈旧,又本能的与社会运动,平权观念等左派立场产生排斥,从而导致与草根群众的需求产生严重脱节。自由派公知的主要目标,变成了排斥极左派或者毛左对于当局政策的影响,这些努力,对于当局政策的影响并不显著。

 

如此下来,公知一方面想要充当意见领袖青年导师希望代表民意,另一方面又做着维护体制的事。这种尴尬的境地一时半会也改变不了。公知剩余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白左叙事的推出,更给自由派知识分子和社会运动之间添加了一道屏障,精英阶层跟社运之间更加疏离。

 

所以当共和党和川普高声叫嚷 Law and order 时,广大华一代纷纷跳坑。而此跳坑的结果,直接导致了 1 月 6 日,川普支持者围攻国会,这个时候就不再讲究法律与秩序了。

 

五、社会达尔文主义者

 

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相信社会的发展,跟生物学中的优胜劣汰一样,也尊崇丛林法则。

 

相比于国内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挺川普多是基于理念,海外第一代华人移民中的挺川者则多是基于自己的基本价值观,或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

 

根据破破的桥最近一篇文章《谁跟你是同胞?华人反 S386 法案前后》

 

广大华人一代移民,只关心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而不关心大环境是否对整个华人社区有利。为了所谓的不让黑人跟华人抢占教学资源,反对 AA。为了印度人不跟中国人抢占绿卡资源,反对 S386。但是却不操心 H1B 提高门槛,H1B 发放被暂停,亲属移民要被取消,或者 F1 签证大幅缩减。原因是他们自己已经是高收入人群,自己也已经过了 H1B 的阶段,所有的这些限制都对自己有利。这是典型的好不容易挤上了公交车就不想让别的人再上来的所谓 “公车效应”。

 

2016 年以后的 F1 签证人数逐年下降,2020 更是少得可怜

 

对于大统领口中的 “中国病毒”,造成了别的族群对华裔乃至亚裔社区的敌视,他们会说大统领是真性情,说的是事实。而反对使用“中国病毒” 的字眼,他们反而会说这是白左的政治正确。简直无语。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 2016 年的数据,支持川普的选民,以没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男性居多。在华人一代移民中,有大量的高学历人群,所以这个统计,对华人社区不适用。这是为什么呢?

 

改开后出国留学工作的这一批人,本身在国内就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一类人,也是一路 PK 掉了大量竞争者,才能走过高考的独木桥,进入名校,进而搭上移民的客机。他们受到的教育,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坚信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都是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混合体。不会去关注弱势群体和少数族裔,也不会思考自己的起点、背景和经历是否远远优于那些起点比自己低得多的人群。对待宗教团体和难民群体,要不是漠不关心,要不就是采取一种敌视的态度。国人提倡的自力更生和对不劳而获的反感,一旦跟社会达尔文主义结合起来,就变成了敌视现有的福利制度。

 

而且这些人的起点,跟普通民众的平均水平比较来就高一些。这些人到了国外,通过取得高学历学位,可以获得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结果他们会误以为自己的一帆风顺的道路和优渥的生活,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跟大环境无关。

 

所以这些人会抱着 “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 的想法,对待美国的穷人和少数族裔。他们会觉得黑人社区发展落后于社会平均水平,犯罪率高。他们也对美国奴隶制时期后仍然普遍存在的大量歧视黑人的政策与法律完全不了解,让他们觉得美国已经没有系统性歧视,黑人面临的社会问题都是他们社区自己不努力才造成的。

 

国人的习惯性思维是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这个用在第一代华人身上十分贴切。他们不关心分配是否公平,只操心别人是不是比我多拿了一点。他们也不会操心弱势族群是否能够生存,只要自己能过安稳日子。

 

在美国的华人一向被主流社会认为是模范少数族裔(model minority),但是这个模范少数族裔本身,就是主流社会强加给少数族裔的一种刻板印象。既然是 minority,就给人一种 minor(不重要)的感觉。就是亚裔族群给人的整体印象就是埋头苦干,学习和工作都很好,从不惹事。

 

(对模范少数族裔这一定义的来源,可参考文章《反對加州第 16 號提案和 “中國病毒”:為啥亞裔美國人要自相矛盾?》)

 

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就是优势人群套用在亚裔头上的一个枷锁,也是一种刻板印象的话术,意思就是这是老老实实,不惹事生非的一个族群,就是让这些少数族裔的声音不被人听到,同时也分化了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的关联。

 

耶鲁 20 岁的本科生黄艾琳 (Eileen Huang),去年曾明确表示华人社区应该支持 BLM。她写的文章《“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 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在公众号美国华人发表以后,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和争议。

 

在信中,她谴责了亚裔美国人的沉默,以及公开歧视美国黑人的刻板印象的文化,并且呼吁华裔应该跟非裔一起,携手同种族主义作斗争。据作者透露的后台数据,她的文章已被阅读了 26 万次,并被分享了 15 万次。

 

而以黄艾琳父辈为代表的第一代移民,多数对这种看法不以为然。以另外一篇文章《凌飞: 我们和美国民众站在一起》为代表的华一代反对意见也在网上广为流传。黄艾琳本人被保守派批判为 “白左”,“政治正确”,“上了藤校也不是精英”,“背叛了自己的父辈” 之类的批评不绝于耳。

 

黄艾琳本人则遭到人肉搜索和网络跟踪,家庭住址遭到了泄露,为此其父母为了安全起见特地安装了摄像头。

 

而且凌飞的另外一篇文章《华二代为何变得荒谬 (1) 左派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直接指责美国的藤校都是白左学校,把进去的学生都教成了白左学生。公然否认《独立宣言》,说什么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华二代变得很荒谬。只强调机会平等,不讲求结果平等。推销 “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所以活该受穷” 之类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观点。从而漠视,完全强调机会平等就是丛林法则的事实。

 

而且这些人还强调不同种族的智力存在基因差异,当时有一个某圈大佬在推特上也发表了另一番高论:“除了外在体貌差异以外,人的内在差异受不受基因的影响。人的心智,人的大脑受不受基因的影响?如果某个种族的人智商更高一点,这是可以测量的,那不是跟他们的基因没有关系。那(智商)比较低的那些种族,就是因为他千百年来长期受压迫受系统性歧视的结果吗?今天的科学无力解释不同种族之间为什么有差异,但不能因此否认不同种族有差异这一现象本身。”

 

他强调种族之间的差异是基因造成的,却不能理解政治上的种族 “差异” 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不同种族之间当然有差异,并且科学解释也很简单。问题在于,如何看待这种差异,这种差异是多元世界而非单一世界的切实证据。这一世界只是被有话语权的人构建成了适合他们的样子而已。

 

六、受挑动情绪的社交媒体谣言蛊惑

 

此外,还有很大一部分在美华人,曾经并不关心政治,但却由于近年来社交媒体上虚假信息的影响,成为了挺川群体中数量非常庞大的一部分。

 

以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由于其排他性的回音壁效应,或者叫信息茧房。这让观点相近的人抱团在一起,而跟大多数人意见相左的人则被边缘化,导致被社交媒体分化的人群都越来越极端。

 

再加上微信本身的熟人社交特效,更让人倾向于相信自己在现实生活中信任的或认识的人分享出的信息。

 

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变成真理,同一个谣言重复了无数遍,就会有很多人信以为真。

 

而有些机构为了影响大选故意制造的谣言,却每每刺激着信息茧房里的每一个人。比如男女同厕的谣言,每四年肯定出来一轮。比如加州偷窃 950 元以下不定罪,或者是激进性教育,鼓励青少年变性的谣言,也是周期性地出现。污名化 “性别中性” 词汇是取消男女差别;或者说欧洲因为引入穆斯林,导致社会治安恶化,从而煽动对穆斯林社群的恐惧。所有这些谣言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刺激华人家长,引起他们的恐慌和愤怒,从而污名化民主党。

 

人一旦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对不同意见就会视若无睹。而且要让自己承认曾经错信谣言,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知道,在华人文化中,认错并不简单,死不认错的人也很常见。无论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自尊心,亦或是真金白银的利益,无论如何都不肯认错的人,在每个人的社交圈子里都有那么几个。

 

再加上川普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 “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 的叙事,也一次又一次地刺激着反体制的人更加反对民主党。

 

那个不幸被国会警察打死的死者,36 岁的 Ashli Babbitt,看看她被这些右翼信息洗脑以后有多么愤怒。

 

 

大选舞弊的谣言,也驱动着大量的华川粉,认为拜登是靠舞弊上台的。在他们眼里,不仅民主党被收买,主流媒体被收买,高科技公司,社交媒体巨头被收买,大法官也被收买,彭斯被收买。就连川普本人,也已经是背叛了其初衷的叛徒。所以在阴谋论和谣言社区 QAnon 的驱动下,激进川粉什么的做得出来。

 

现在还有人相信,川普会在 3 月 4 号就职呢。所以,有些对谣言深信不疑,病入膏肓者,还真不知道怎么医治。

 

 

结语

 

川普虽然已经落选,但川普主义并没有远去。还有很多没有从全球化得到好处的失落人群,他们对无论左右的建制派都是充满怨恨的。而且被谎言洗脑的人,被 QAnon 操纵的人还大有人在。很难保证下一个四年,不会再出现一个极右翼的候选人,能唤起这些人的斗志。因此,梳理支持川粉人群的思想根源,是很有必要的。

 

参考文章:

杜延林:华川粉现象的意识形态根源

*https://cutt.ly/JkpK8BS*

Moreless: 右倾的海外第一代华人移民是哪些人

林垚: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https://cutt.ly/PkpK7np*

方可成:“白左” 污名化与社会达尔文主义

*https://cutt.ly/SkpK5XX*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