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为什么对出生公民权有这么大的执念

本文系作者原创,授权“美国华人杂谈”独家发布。转载需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作者:Abdallah Fayyad
译者 | Yanzi
全文共 5800 字,阅读大约需要11分钟

本文编译自Vox记者阿卜杜拉·法耶兹(Abdallah Fayyad)的文章“What the conspiracy theory about Nikki Haley’s citizenship is really about”

 

靠着胡乱喷前总统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川普开启了他的政治生涯,如今他再次散播关于谁具备合法资格担任总统的毫无根据的说法。这也暴露了他对美国民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看法。

 

2016年,川普声称他的初选对手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可能没有资格担任总统,川普现在又对另一位共和党竞选对手的公民身份提出了质疑。这一次,他针对的是前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尼基·黑利(Nikki Haley),因为这位对手正试图取代川普成为共和党的领袖。川普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了一篇来自Gateway Pundit(一个以虚假信息和阴谋论为生的右翼网站)的帖子,该贴声称黑利可能不具备总统资格,因为她不是天生的美国公民。

 

先做个背景介绍。根据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必须是天生的公民。虽然美国建国者没有给出“天生”这一词的具体定义,但该词通常被理解为出生时即为公民的美国人,无论是因为他们出生在美国本土,还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是美国人。

 

过去,川普曾声称奥巴马和克鲁兹出生在美国境外,所以不是天生公民。但事实上,奥巴马是天生公民,因为与川普的说法相反,奥巴马出生在夏威夷。至于克鲁兹,他确实出生在加拿大,但法学界普遍共识是,他出生时也是公民,因为他的母亲是美国公民。

 

关于尼基·黑利公民身份的最新阴谋论略有不同。川普并不质疑她出生在美国(她确实出生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医院),但错误地主张认为,黑利的父母是从印度移民过来的,在她出生时还不是美国公民,因此她不是天生的公民,也就没有资格担任总统。

 

尼基·黑利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在班贝格县长大时,是当地唯一的印度家庭。她的父母在中间,尼基在左边穿套头衫。顺时针方向依次是姐姐Simran,哥哥Mitti,最下面是弟弟Simmi。

 

无论黑利父母的公民身份如何,她在美国出生的事实意味着她是一名天生的公民,这一点毋庸置疑。这是《宪法》第14条修正案赋予她的与生俱来的权利。但这并没有阻止川普分享有关她公民身份的阴谋论。川普不仅仅是对她的公民身份表示怀疑,他还将一种危险的观点正常化,那就是声称出生在美国本身并不足以获得完全和无条件的公民身份——这与《宪法》第14条修正案背道而驰。

 

被川普指责为非天生公民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奥巴马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身为印度裔美国人的尼基·黑利如果能够胜选,将成为美国第一位南亚裔总统;如果克鲁兹在2016年获胜,他将成为第一位古巴裔美国总统。 

   

种族主义是川普攻击他们公民身份背后的驱动力,这一点显而易见,再加上川普毫无根据地声称2020年选民舞弊的辖区恰好住着大量黑人人口,从这些事实中不难看出,对于谁是真正的美国人,川普有着自己的一套看法。

 

这就是为什么川普对黑利的攻击如此阴险:这完全符合他更广泛的政治计划,那就是重新定义和大幅限制哪些人应该被视为美国民主的合法参与者。

 

为什么美国有出生公民权

 

南北战争之前,美国公民的身份是有条件限制的,黑人,无论是自由人还是被奴役者,都经常被剥夺公民身份。例如,1857年,美国最高法院在德雷德·斯科特诉桑德福德案(Dred Scott v. Sandford)中做出了最臭名昭著的判决之一,裁定黑人不能成为美国公民。法院认为,黑人是“低等生物,无论在社会关系还是政治关系上都完全不适合与白种人交往,而且低等到他们没有白人必须尊重的权利”。

 

这就是美国在内战修宪时试图根除的种族主义法学理论。具体而言,第14条修正案——该修正案将公民权作为宪法赋予任何在美国出生的人的无条件权利,无论其种族如何——明确规定,“所有在美国出生或归化美国并受其管辖的人,均为美国公民和其居住州的公民”。

 

该修正案于1868年获得批准,对我们如何定义美国身份产生了深远影响。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历史学教授、《出生公民权:美国内战时期的种族与权利史》一书作者玛莎·S·琼斯(Martha S. Jones)在去年写道:“出生权为谁成为公民设定了一个公平的标准——所有在这里出生的人都要接受同样的标准,无论他们是谁的后代。它确保那些出生在美国的人,公民身份不会因为他们的政治立场、种族、信仰、文化、性别或性取向而有所区别。与生俱来的公民权保障了那些出生在这里的人,免受那些会将公民身份当作奖励或作为惩罚而剥夺的政治领导人的影响。”

 

但是,虽然围绕出生公民权的法律框架在过去一个半世纪里或多或少地得到了解决,但这并没有阻止美国基于种族或民族血统严格限制人们的公民权利,也没能阻止人们质疑一个人的公民身份,尤其是当这个人是非白人时。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会编造关于奥巴马出生地的谎言。正如塔尼希斯·科茨(Ta-Nehisi Coates)2017年在《大西洋月刊》上所写的那样,出生地质疑论(birtherism)“不过是旧美国信念在现代的重新演绎,即黑人不适合成为他们建立的国家的公民”。  

 

奥巴马1975年在夏威夷普纳霍学校年鉴上的照片。来源:普纳豪学校1974-1975年年鉴

   

可以肯定的是,川普并非首个提出废除出生公民权想法的人;这个想法在右翼圈子里已经酝酿了几十年。共和党人多次在国会提出立法,试图大幅限制《宪法》第14修正案中公民权条款适用的对象。

 

目前他们的这些尝试并未取得太大的进展,但随着像川普这样的支持者越来越多,情况或许不会一直如此。

 

川普对出生公民权的执念并不新鲜

 

川普会攻击尼基·黑利受益于出生公民权,这并不令人意外。终止出生权公民身份多年来一直是川普关注的问题。

 

当他在2015年竞选总统时,川普告诉当时的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比尔·奥莱利(Bill O’Reilly),这个问题现在已经“经过充分审查”,而要终止出生权公民身份只需要“国会的一项法案”。

 

但大多数宪法和移民学者表示,做出这种改变需要修改宪法,这比简单的立法门槛更高,必须由众议院和参议院中的三分之二多数提出,然后必须得到四分之三的州的批准

 

川普在白宫任职期间国会并未采取此类行动,但他在任职期间仍试图削弱出生公民权的合法性。

 

他在2018年接受Axios采访时说:“多么荒谬: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允许一个人来到美国,生下孩子,孩子基本上就是美国公民,享受所有这些福利长达85年的国家。这太荒谬了,必须结束。”川普的说法是错误的:根据主张减少移民的智库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在2010年的一项分析发现,在全球194个国家中,有30个国家给予非法移民的子女自动出生公民权。在这30个国家中,实行出生公民权政策的国家大多位于中美洲和南美洲,只有美国和加拿大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定义的发达经济体。

         

当时,川普说他可以通过行政命令简单地终止出生公民权(实际上他不能)。

 

一年后,即2019年8月,川普再次告诉记者,他“正在非常、非常认真地”考虑发布行政命令,终止出生公民权。他没能这么做。

 

2020年11月下旬,川普在大选中落败后,他的政府成员表示总统正在考虑在卸任前的几周内赶紧发布一项行政措施,以试图终止出生权公民身份。川普表态说,他一直表示正在认真考虑此事,但他没有法律权力规避第14修正案中的公民权条款。

 

尽管如此,川普在担任总统期间也曾转而采用其他办法来限制出生公民权。在他任内初期,他的政府废除了奥巴马时代的一项限制拘留无证孕妇的做法的规定,结果被移民和海关执法局拘留的孕妇人数增长了超过50%。

 

2020年,川普领导的国务院颁布了一项规定,加大了怀孕的外国人获得美国签证的难度,声称赴美生子的“生育旅游”做法“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    

 

换句话说,作为总统时,川普虽曾多次谈到发布行政命令结束出生公民权,但他只采取了一些边边角角的政策限制孕妇入境,但从未真正实现他的目标。但在2023年5月30日,川普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Truth Social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表示,如果连任,他将在重返总统办公室的第一天就把这项命令作为优先事项。

 

川普在视频中误导说“根据拜登目前的政策”,在美国非法居住的父母所生的孩子将自动成为公民。这不是拜登的政策,而是对第14修正案的一贯解释,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包括川普执政时期。

 

甚至在1898年,最高法院在“合众国诉黄金德案”(United States v. Wong Kim Ark)一案中维持了第14修正案的出生公民权部分。该案涉及的被告叫黄金德,他出生在旧金山,父母是中国公民,但在美国合法居住了20年(当时还没有非法移民这一说法)。21岁时,他回到中国看望父母。当他返回美国时,黄被拒绝入境,理由是他不是美国公民。大法官贺拉斯·格雷(Horace Gray)以6票赞成、2票反对的多数意见撰写了这份意见书,认为黄金德出生在美国,他的父母没有“在中国皇帝手下担任任何外交或官方职务”,因此美国宪法第24修正案的公民条款自动使他成为美国公民,最高法院也因此确立了所谓的“出生地法”(jus solus)概念,即非美国公民在美国所生的子女也是美国公民。  

 

黄金德于1894年填写了这份表格,以提醒美国政府他正在前往中国并计划返回。三名白人签署了这份文件,证明他出生在旧金山。照片来源:国家档案馆

 

川普在他的竞选视频中,还称他的行政命令将终止所谓的“生育旅游”的行为。他说,“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十万人在怀孕的最后几周在酒店里滞留,以非法和不当手段为孩子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一些专家表示,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远远低于川普所说。川普竞选团队“数十万人”数据很可能来自移民研究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该中心的研究主管史蒂文-卡马罗塔(Steven Camarota)在接受事实核查团队的电话采访时说,如果川普说的是一个时期,比如说在10年期间,那么他估计的“数十万”生育游客可能是准确的。但卡马罗塔承认,移民研究中心的估计所依据的数据并不仅限于川普所说的“怀孕最后几周”赴美生子的妇女。    

 

当川普反复提出限制出生公民权时,保守派反对出生公民权的呼声日益高涨。

 

共和党众议员布莱恩·巴宾(Brian Babin)提出了《2021年出生公民权法案》(Birthright Citizenship Act of 2021)。该法案试图重新定义“受美国司法管辖”的含义,使出生公民权仅适用于父母一方为“美国公民或国民;合法获准在美国永久居留且住所在美国的外国人;或在美国部队服现役的外国人”的子女。该法案有31名共和党共同提案人,但未被提请投票表决

 

除了川普再次承诺限制出生公民权之外,几位在共和党初选中与他竞争的对手也纷纷跟风。例如,最近退出竞选的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曾承诺“终止非法移民的子女有权获得出生公民权”。同样已经退选的商人维韦克·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则辩称,第14条修正案被曲解了,如果正确执行,它将排除无证移民子女获得公民身份的可能性。

 

甚至连黑利也附和了特朗普的观点。她去年夏天对福克斯新闻说:“对于那500万非法进入我国的人,我反对出生权公民身份。”

 

出生公民权政治

 

终止出生公民权在美国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想法。虽然民意调查结果各不相同,但显然绝大多数美国人支持出生公民权。在无证移民的子女在美国本土出生是否应该自动获得公民身份的问题上,美国人的意见更为接近五五开,但一些民意调查显示,相当多的人反对修改宪法,将无证移民所生子女排除在出生公民权条款之外。

 

但是,尽管反对出生公民权的政治活动看似痴人说梦,但川普和他的一些共和党对手仍然这样做还是有原因的:利用白人身份政治在共和党的基层选民中获得支持。    

 

正如弗吉尼亚大学公共政策教授阿什利·贾迪纳(Ashley Jardina)2018年在《华盛顿邮报》上所言,“川普可能提出的终止出生公民权的提案完全符合以白人不满情绪为中心的身份政治”。在贾迪纳撰写2019年《白人身份政治》一书过程中,她发现与其他人相比,感到“与他们的种族群体有一种团结感”的白人更有可能支持终止出生公民权。

 

这就是为什么说,终止出生公民权是极其危险的竞选承诺:它让主流政治更容易接受对丑陋过去的向往——在过去,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取决于个人的种族。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出生公民权在短时间内被推翻,但围绕这个问题的争论可能会对美国民主产生持久的影响。毕竟,如果有人已经相信美国的大部分选民一开始就不应该拥有投票权,那么说服他们选举被篡夺可能就更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