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网红翻车被骂文化挪用,美国 “政治正确 “什么时候才到头?

作者:木子立风

字数:5210

预计阅读时间:13 分钟

 

前言:“文化挪用” 长期以来就是频繁被人讨论的话题。在我们迫切的需要重新审视种族主义问题的时刻,我们需要看清文化挪用与文化欣赏的区别。虽然我们有幸可以自由的了解与欣赏各种多元化的声音,但同时,我们需要保持对这些话题进行讨论,也需要对文化和背后的故事保持敬畏之心。

 

“文化挪用”(culture approporiation)顾名思义就是泛指个人 / 群体借用其他民族的文化产物,这个词的分量和热度随着互联网 “政治化” 的发展持续增长,在近年来变成网上冲浪越来越常见的一个“罪名”。

 

最近全球顶流网红 “肯豆”(Kendall Jenner)被网友和媒体骂上了热搜,她被指责是“文化挪用” 玩“cosplay”角色扮演墨西哥人的无耻商人。她贩售了一款自己原创品牌的 “墨西哥国酒” 龙舌兰,并且在广告中通过用特殊的 “南美画风” 滤镜、两个麻花辫、粗布服装、场景把自己 “墨西哥化” 了一番,还雇用了墨西哥大叔作为背景 “道具” 一起出演。

 

网上已经找不到视频了,但是具体的事件经过在这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f1j5Ly9M5c*

 

美国有色人种社区、反种族主义者和南美人民为什么看完之后都气炸了,他们为什么要指责她?

 

文化挪用是白人致富的 “财富密码”

 

美国众所周知的各种文化作品中最大的特点,就是文化的多元性,文化的多元和发扬是件好事,但是文化挪用的本质和偷窃无异,在当代美国占领主导话语权的语境下,结合殖民历史,主要指代的是美国白人(偶尔也有其他族裔)对美国少数族裔文化符号的窃取、色情化和商业化,同时伴随着对原民族文化创造者拥有者的贬低。

 

龙舌兰被誉为被誉为国酒,也是墨西哥的灵魂,2006 年时龙舌兰酒的墨西哥产区,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中。但是在肯豆贩售的龙舌兰广告里,墨西哥文化的博大精深消失了,美酒配上美女彻底沦为了消费品,而真正的墨西哥人,则被刻板印象刻画成辛苦工作的农民大叔。

 

如果还是难以理解的话,可以想象这样的场面:如果肯豆在美国 cosplay 李子柒在美国搭出一个亚洲稻田,骑着白马叫卖 “666 白酒”,背后还要配上几个插秧的咱们华人农民,华人能不气炸了吗?“文化挪用” 往往还是主观和富有争议的,但是仔细一想也很简单,文化挪用本身不是致敬,它涉及种族主义、殖民主义,让原文化民族感到被侮辱。

 

而且,肯豆本人是几乎没有少数族裔血统的欧裔美国人混血,也就是失去了文化认同的 “美国白人”,广告本质上是为了肯豆为自己创立的 818 龙舌兰(818 Tequila)带货,大费周章一场“墨西哥化” 纯属是为了挣钱。

 

这两年,作为美国主流的 “白人” 的讨论在中文也越来很多;美国白人往往被简称为“white”,在美国生活多代互相融合,他们不同于欧洲人或新移民依然有民族文化,美国人的 “白” 也隐含着 “空白的文化” 的含义,往往是同时缺乏民族文化和民族身份,是美国一个 “主流” 的大社群,“白人”在美国的定义很大程度来源于肤色,往往也是历史上种族主义中的压迫者 / 跟随者。

 

2019 年,另外一个美国知名网红,金 · 卡戴珊(KimKardashian)文化挪用了 “和服”kimono,这个带她名字 Kim 的词汇,作为自己的“塑形内衣” 品牌名,一经公开直接引发了日本人民和世界民众愤怒。甚至日本的京都市市长直接在脸书上发了公开信,要求她换个名字,还引发了一阵互联网的 #KimOhNo(# 金大姐求你放过)行动,全体抵制她的这种行动。

 

中华文化没能逃过一劫,

我的文化不是你的装饰物

 

这件事过去之后,去年一个美国德州白人女性的创业者出款了一套 425 美元的 “现代精致麻将”,引发了全世界空前全球华人的吐槽。

 

400 多美元的麻将

 

这件事被美国华裔和亚裔、外加美国普通民众骂上了不少世界知名媒体,这些媒体包括新加坡的华南早报、USA Today 和马来西亚的雅虎。美国德州的这家公司还特别做出了宣传说:“不是你妈用的那种(老土)麻将。”

 

亚裔社区反对的不是这麻将不好看,而是麻将是中华文化的符号。是从华裔奶奶到年轻人的共同宝藏,美国抖音 tiktok 上的不少亚裔网红咆哮:“您挣钱就挣钱,能不能不要贬低我们的传统民俗?还把我们如此平民化的娱乐道具卖到 400 美元?”

 

这套麻将被白人女性宣传为 “富有个性化的创造力和内涵”

 

这件事引发了全球关注后,这三位创始人把这套麻将下架了,并且向社会道歉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这算是最新的一件事,但凡商业炒作,时尚大牌也是被诟病 “文化挪用” 的重灾区。

 

2018 年,维多利亚秘密借鉴了美国原住民和中国元素做为时尚大秀的装饰物,左边两个被原住民严厉抗议是彻底的文化挪用,但是右边挪用的不成功,有点四不像,只是被一些中国网民吐槽丑。

 

但是现在,我们依然可以发现很多品牌运用各种东方时尚元素,也经常充满了性感和挑逗,隐含着不尊重,这是消费主义同时 “色情化” 以及 “女性化” 亚洲文化,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中国第一时装高定的设计师郭培的成衣不被借鉴,古代的汉服很少欣赏,一些中国符号被奇奇怪怪得拿来表达 “欲望” 却很常见。

 

还有大家可能对下面这件事情还有印象:2018 年,18 岁犹他州美国女生 Keziah Daum,穿着中国特色的旗袍参加毕业舞会,然后把照片传到 Twitter 上后,被不少美国亚裔批评是文化挪用行为,当时有很多义愤填膺的亚裔网友评论:“我的文化不是你的毕业礼服!”

 

Keziah Daum 和高中同学们在图中做出的手势非常幽默,具体可以参考 usa today 的解析,简而言之就是她们学着一些网红在搞笑,大概等同于中国人学快手大喊 “奥利给”。

 

同这让很多中国新移民和中国人感到不解,我们的旗袍被一个美国女生穿了,这不是好事吗?补丁还专门去采访了纽约的汉服社爱好者,一位爱好者告诉我:“美国人的了解也有限,但是只要喜欢我们的民族服装,我很支持啊!” 现在依然可以找到,中国的澎湃记者指责美国亚裔,一顿批评的严肃分析说 “文化挪用“是“被迫害妄想” 和“文化不自信”。

 

但实际上,美国亚裔并不是澎湃记者所说的 “缺乏共情” 和“自我矮化”,恰恰相反,实际上这是美国亚裔社区对种族主义的反抗和警惕;作为美国亚裔中为白人女生打上 “文化挪用” 符号的人,是曾经在美国种族主义作为少数长大的亚裔二代,ta 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我们曾几何时,从小到大,我的亚洲肤色和单眼皮,我的服装和食物,被这些白人嘲笑 “奇怪、和我们不一样、好笑”,我的英语有口音也曾被嘲笑;而代表主流的白人女孩在毕业典礼时,却因为旗袍好看,穿上了属于我的民族的衣服,摆出搞笑而不严肃的手势,这是对美国亚裔更深层的一种侮辱。

 

这本身就好像在说,亚洲女性如果在美国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可能会被排斥这是个 “外国人”,但是现在,白人女性在美国穿上亚洲女性的服装,就变成了“时尚” 和“漂亮小姐姐”,这背后的种族主义令人窒息。这个女生作为美国主流,她可能没有想过去了解过美国排华历史,中华文化,甚至也根本不在乎中国在哪。

 

将我们美丽的旗袍作为殖民主义的高歌,民族的服装背后有反殖民反封建的故事,也有伤心的历史。而现在,同样美国主流白人女性只把它当作了 “好看的礼服”,这些历史本该还给亚裔社区的尊重,但百年之后仿佛从来未曾存在。

 

犹他州鲜有有亚裔或者亚洲移民,我不反对穿衣的自由,而我反对的是这背后的种族主义。

 

东方主义,

种族主义深处的疤痕

 

聊完亚裔社区存在的文化挪用,最近 StopAAPIHate 反对亚裔种族歧视的社会运动,让许多亚裔美国人觉醒了。但是你知道 AAPI,也就是指代所有美国亚洲移民 / 居民社区的 Asian American,“亚裔美国人” 一词出现之前,亚洲人被形容为 Oriental,也就是 “东方人”。

 

这个词汇虽然已经进入了尘封的历史,但实际上 “东方人” 和黑奴一样,是一个带有种族歧视的落后词汇。这和我们说 “西方人” 不一样吗?没错,“东方人”的背后是一个西方盛行几百年的概念 – 东方主义(orientalism)。

 

*(American 指代 “美国人民”,其中包括留学生、新移民、无证移民等泛指在美国生活的人;与 American citizen“美国公民” 所指代的法律意义有明显区分,所以 APPI 和 Asian American 指代的是所有在美国的亚洲族裔人群,与有无公民身份无关)

 

东方主义近年来在科幻电影中相当常见,利用亚洲文字和建筑特征渲染未来是一个 “无感情、无个性和反乌托邦” 式存在。

 

2019 年,网飞出品的《爱,死亡和机器人》的《狩猎愉快》(good hunting),改编自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的一篇小说,用东方赛博朋克的艺术设定反映殖民主义,表现了反种族主义和反殖民的主题,这个短片第一次看觉得奇妙,第二次看会流泪。

 

《爱,死亡和机器人》海报

 

它设置在殖民主义制度下的蒸汽朋克的香港,华裔男女主角和香港一样,象征着被殖民者侵犯和改造。在欧洲的历史上,东方长期是一种幻想中的存在,在 “西方” 的知识、美学、制度和政治经济政策中,长期积累的那种将 “东方” 假设并建构为异质的、分裂的和“他者”。

 

甚至在一些激进作品中,东方甚至被认为是西方的对立面;即所谓的 “他们”(They)表现成“我们”(Us)的反面。这也给欧美“排华” 和对亚裔的种族主义更深层次的一种解释。

 

美国流行文化中反复的对亚裔女性描绘出的 “可支配性”

 

历史上,当欧洲殖民兴盛之后,西方被塑造成刚强的侵略者,东方则被描绘成了被侵略的一方,前者是 “雄性阳刚” 的,而后者是 “软弱阴柔” 的。如何合理化殖民和侵略呢?东方主义提供了一种特别合理的解释:

 

东方的土地本身被女性化,所以招致了随后征服,以 “性” 象征性的去维护种族主义。西方把亚洲女人从亚洲男人那里夺走,亚洲符号、亚洲人和亚洲是奖品或战利品的存在,注定要被西方支配或征服。

 

种族主义不仅仅是基于种族的公开仇恨或虐待:它不是基于种族 “嘲弄” 的偶然事件。更根本的是,种族主义是延续和允许种族压迫行为持续有效体制。东方主义是一个文化框架,在西方对亚洲种族主义合理化:我把你描绘的很阴柔,所以我统治你是合理的。

 

李小龙的成功得益于香港的电影公司,避免了被西方女性化,直到今天,大部分好莱坞电影依然主流在丑化和女性化亚裔男性。

 

在美国,这种 “合理” 无数次出现过:当华裔劳工在历史上被处以屠杀时,华裔男性被认为身体虚弱,被合理化。

 

当日裔美国人被关押时,因为这些公民天生不是美国人,而且永远是 “他们” 不是“我们”,对外国人做什么,自然也被合理化。

 

当凶手 Ronald Ebens 和 Michael Nitz 将陈果仁(Vincent Chin)殴打致死时,这种行为的理由亚裔是 “他者”,同样被合理化。

 

当亚裔妇女被骚扰和强奸时,因为她们 “性感” 惹的祸,无数次被合理化。

 

而文化挪用不只是一种文化令人着迷,因为它代表了对 “异国情调” 的消费,色情化,这是对殖民历史的歌颂, “酷” 和 “前卫” 不是商业、种族主义或者消费主义的借口。

 

反亚裔的种族主义继续发生,我们必须探索这种种族主义的潜在逻辑,它是一个强大有力的体系。东方主义历史遗留将亚裔的身体永远定位为 “他人” 和 “阴柔”,我们要反抗种族主义。

 

结语

 

其实补丁已经写过很多篇反思种族主义文章,种族主义在新冠疫情期间对亚裔社区曾经尤其沉重。说实话,我们把服装啊、时尚啊这些本该让人愉快,本该去政治化的话题也扯上 “种族主义”,并非本意,更不是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文化挪用” 是一个相对主观且模糊的概念,我们也不会逼着你去认同本来高高兴兴文化融合与借鉴,变成一场“批斗大赛”;这是谁都不想去看到的事情。

 

说起政治正确,“政治正确” 在中文语境倒是常常变成作恶谩骂、欺凌弱者的借口,比如反黑人、反对同性恋、厌女和欺负华裔二代。

 

一个网名叫 “凌飞” 的人在文章中,一边自称“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边对着别人的女儿,政治意见不同的大学生黄艾琳公然多次进行网络霸凌和人身攻击。

 

我想问一下,“政治正确”的反面是什么?每一次我们稍微谈论点先进的价值观的时候,总会有人说 “啊,你们就是在宣传政治正确”,你是一个虚伪的“黄左”!我想问一下,自强不息的华人,“政治正确” 剥夺了你什么?你失去什么吗?不能把你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感是吗?

 

有一些人说,你这是剥夺了我的言论自由!否认了 “弱者就弱,黑人就是多罪犯” 的事实!美国弱者现在是“特权阶层”,说都说不得了吗?为什么要照顾弱者的感受?我想,著名亚裔脱口秀女演员 Ali Wong 的一次采访发言,用来反驳再合适不过。

 

 

言论自由的定义又是什么?自由是否至少应该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才能称之为自由?不让伤害非裔这叫伤害自由吗?歧视女性叫自由吗?中文社区从什么时候,把不正义和放肆的自由,已经宽容到大于正义和善良的自由?你反对的 “政治正确”,什么时候做过好事?难道不更像拥抱糟粕的借口吗?

 

补丁立志于传播美国亚裔社区进步的视角和声音,进一步思考 “种族主义” 对于我们,不熟悉美国历史和社会结构的移民,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忘了历史就会重复历史,我们拥抱糟粕,就会与文明无缘。

 

参考资料:

http://reappropriate.co/2014/04/what-is-orientalism-and-how-is-it-also-racis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