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亚裔歧视

南加被警察乱枪射杀的华裔女子,只是众多类似悲剧中的一个

一年之后,亚特拉大的枪声音犹在耳,而在圣地亚哥又发生了疑似患有精神病的女子被警察冲进屋中枪击身亡的惨剧。我们通过调查发现,警察对待精神病人的处理方式存在着诸多问题,结合之前的陈智博被枪杀案件,Yan Li和陈智博的案件绝对不是孤例。华盛顿邮报建立了一个被警察枪击身亡死者数据库,通过这个数据库的统计数字,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呢?

郑少雄的悲剧创伤了整个社区,但治愈的道路漫长且艰难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得到安全和正义,而目前国家的警务、监视和监狱系统都不能给我们安全和正义。能给我们安全和正义的是积极培养各种制度和关系,这些制度和关系将以我们所有人的治愈、问责和社区为中心——包括那些在芝加哥南区和其他地方被结构性抛弃的人,包括在痛苦中煎熬的少雄的家人和朋友,包括在痛苦中煎熬的奥尔顿的家人和朋友,包括生活在恐惧中的海德公园的社区成员和芝加哥大学的学生,包括那些名字从未出现在报纸上的受伤害的人,包括我们所有人。